目前日期文章:201209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面臨父母逐漸老去,遭受病痛折磨臥病在床,是人生當中必經路途之一;我想我可能比週遭的朋友,早了點走到這條路,所以有很多心得,可以記錄下來分享。

長輩臥病在床,除了自家人的意見分歧之外,通常還會有來自長輩的親朋好友,各種四面八方的意見;然而,這些建議,往往只是徒增家屬困擾。

第一種親朋好友,就是親戚。

同輩的親戚比如表姊妹或堂兄弟這種角色,不會有太多的建議,頂多只是隨時關心病情而已;但長輩的親戚,特別是長輩的長輩,因為輩份比較高,講話往往會比較直接,再加上他們普遍認為自己是妳的「長輩」,所以會提出諸多關於病情與照顧上的指導建議。

他們都是熱心且善意,只是,有的人提出來的建議,讓人聽完有種想要後空翻的感覺。

有的親戚是直銷商,不管親戚間得到甚麼病,他都會不停告訴對方,吃西藥很傷身,只有吃他推薦的保健食品治療,才不傷身又能迅速痊癒;我一向十分反對亂吃來路不明的藥品或是保健食品,尤其是貴得要命的所謂直銷體系的食品,但親戚卻不斷強調這些食品都是純天然,對人體無害,老是勸爸媽要一起多吃。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第二週開始,老師不讓我陪小小哈入園了,只讓我把小小哈送到門口,就逕自把小小哈抱進去。

一開始小小哈跟我都感到錯愕,小小哈來不及反應就開始放聲大哭;我焦急地問老師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怕這樣小孩會被嚇到;老師只有連聲抱歉,說這是學校的規定,家長只能陪伴入園一週,接下來都不能進入,以防細菌跟其他不必要的麻煩(比如小孩走失)。

我悻悻然地離開,內心有點不滿學校的做法,可是換個角度想,我是唯一每天都入園陪小孩的家長,其他家長都是送到門口為止,學校有學校的方式與規定,這樣的做法就長期來說,有其校園管理上的必要,只是心裡層面上我一時無法接受。

哭了三.四天,還好小小哈只有在被帶入的那一刻哭泣,帶進去開始吃點心、玩玩具時,就再沒哭泣過說要找過媽媽,甚至可以說完全忘記媽媽。

雖然有早上的小哭泣,但每天下課去接小小哈時,見他總是一副很開心也笑咪咪的表情;回家睡前也都嚷著明天還要繼續上學,上學的途中也沒有抗拒;我想,他還是很喜歡去上學,也喜歡這個學校,如果不是,他應該會吵著不要上學才是;只是早上分離時要小哭一下罷了。

幾次去接小小哈,都是聽到他在學校的主任(也就是園長)辦公室遊戲;據說比較小的孩子,到了放學接送的那段時間,都會先被安排到主任辦公室;通常小小哈在主任辦公室,都會吃到很多零食或點心,所以他更加開心,而且主任偶爾會送他玩具車讓他帶回家玩,他會記得哪些玩具是主任送的,還有主任請他吃過飛機餅乾等等小細節。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忙碌心煩於爸爸的病,轉眼小小哈從九月初開學入托兒園,至今已快滿一個月了!

趁著今天眼疾未康復,感冒又未痊癒,怕到醫院會傳染給爸爸,趕緊在家著手記錄這一個月來小小哈的就讀情況:

9/3~9/9第一週開學週:

懷抱著既期待又擔憂的心情送小小哈上學去。進入學校後,老師很熱情地過來打招呼,並跟我們介紹班級的環境。

小小哈很新奇地看東看西,又有點"人群恐慌症",看到別的小朋友靠近就會很不自在,所以我請老師幫我們安排坐在班級最角落。

小小哈坐下後,見後方有一整排教具,馬上興奮的一樣樣自顧自拼了起來;老師說,這是年紀比較大的孩子才會想玩的東西,通常兩歲小孩不會對於這種教具感到興趣。

文章標籤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家中長輩生病,手足間意見不合或與其他長輩意見歧異,以為這都是上一代才會出現的事;如今這樣的情節,也發生在自己的家庭中。

爸爸還躺在醫院,我們私底下已口舌爭論不斷;每個人都有不同立場與意見,每次都要爭吵一番,才會勉強取得共識。

入院第一週,基於讓爸爸好好休息的動機之下,弟弟提議讓爸轉到單人房;我同意這樣的安排,也認為單人房可以讓陪伴爸過夜的弟弟好睡一些,就先幫爸申請轉房;媽媽隔日得知此事,大發雷霆,認為單人房住一個月就要十幾萬,長久下來開銷上有極大問題。

無業遊民的我,財務上能支援的有限,即使同意讓爸住單人房,也有心理準備撐不了太久。

沒想到,弟弟睡了幾夜,卻說,他在單人房依然不好睡,影響隔天上班。

那麼,只好請白天過來協助看顧爸爸的二舅,跟弟弟一起輪值晚班;再過了幾夜,弟弟又說,爸爸晚上起床次數很頻繁,大約一晚三~四次,他實在無法睡覺,晚上應該要請看護比較適合。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自從醫師們表示對爸爸病情束手無策的那天開始,短短三個禮拜,我們從無法接受到被迫接受,中間認清事實,到現在試圖尋找延長壽命的方式,一步步往前邁進。

其中,中醫是一直都考慮,卻遲遲不敢嘗試的部分,擔心爸爸的肝病,承受不了太多藥物代謝。

入院第一週時,爸就跟我提到他想看中醫,但內心有疑慮,怕是一翻兩瞪眼,要不就是有好轉,要不就是快速惡化;我們也抱持著同樣的憂慮,即使爸提了多次,弟弟也找了一些關於台灣經方派中醫的資料,我研究過後認為值得一試,卻始終不敢行動,深怕決策錯誤,反而讓爸爸的病情更快速惡化。

入院後每天觀察爸爸病情的發展,黃疸指數持續上升,肝指數也繼續上升,腳掌從第二週開始出現水腫,食慾愈來愈差,排便也愈來愈不正常,眼眶跟雙頰都日益凹陷,精神狀況愈來愈差,本來還可以談笑風生,到後來變得有氣無力,所有狀況在在顯示,西醫的醫師們已經盡了全力,仍然控制不住他逐漸惡化的病情,再這樣下去,爸爸可能不是被肝癌帶走,而是被營養不良等等這些癌症併發的副作用帶走。

上周某日早晨醒來,腦海中浮現一個念頭,告訴我不可以再拖下去了!我是很相信內心直覺的一個人,如果上天要傳達給我甚麼,必然就是這種非做不可的感覺,那種感覺讓我拿起電話,馬上預約了我之前研究後想帶爸去看診的張醫師。

很幸運地當日就掛到下午的號碼,上午我送完小小哈之後,就先趕往醫院跟爸爸商量這件事。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自從前兩週爸爸送急診後,再加上小小哈開學,諸事纏身無暇更新近況,近日再陸續找時間記錄下。

2012/9/1(六)

下午小小哈爸跟小小哈爸的姊夫吃飯,姊夫是血液腫瘤科醫師,小小哈爸幫我詢問了關於爸爸病情的事;姊夫聽完後認為肝癌出現黃疸現象不大好,但因為我們手邊也沒有確切的數值,所以姊夫也無從判斷,只能勸我們盡快檢查找出問題。

晚上因為姊夫要先回台中,晶華的房間已經訂了,沒人住也是浪費,於是我們就在晶華酒店住了一晚;當晚我一直無法入睡,想著爸爸的問題,思考是否要先勸他去急診?雖然爸爸說檢查報告要下週二才會出爐,但人已經明顯黃疸,又不時低燒,待在家裡實在也不是辦法。

幾年前我曾腎臟發炎,連續高燒兩天,台大家醫科門診後,醫師雖然認為應該要住院,但因為家醫科沒有病床,要我先回家口服抗生素觀察,無奈回家又連續燒了兩天,不得已打去台大詢問病房,沒想到轉接電話的服務人員,轉錯電話轉到腎臟科,是腎臟科醫師接到電話,腎科醫師一聽到我是急性腎炎,又燒了三天,要我馬上返回台大掛急診,一入急診馬上就施打抗生素治療,在急診室走道睡了一晚,隔天就轉到公館院區住院住了十天,幸好當初我撥了這通電話,如果我就傻傻地口服抗生素在家躺,我可能會引發更嚴重比如腎衰竭之類的病變。

所以當晚決定隔天要回家勸爸爸去急診。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