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10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爸爸還沒從醫院送回家前,家人都心裡有數爸爸的狀況不大好,所以先幫爸爸安排身後的事宜。

回想起來,這些事情還是準備的有些匆促,如果可以有更充裕的時間,在爸爸還清醒時,跟爸爸好好商量一下,或許會更圓滿一些;但也礙於當時不便跟爸爸提起此事,加上爸爸也未主動交代太多,所以除了爸爸的心願「依照信仰宗教儀式處理」、「葬儀全權交給某教友處理」以及「塔位要放置於教院的專屬靈骨塔」這三個心願以外,其他都由媽媽做決定。

好在有具備豐富經驗的教友的協助,某些禮儀我們還是依照傳統方式,在爸爸回家安息以前,已在家中準備好木板與板凳;爸爸往生後,馬上電話聯絡教友過來助念;爸爸的妹妹與弟弟等親友,也都及時趕到送爸爸最後一程,並在爸爸往生後,助念的教友們尚未趕到前,先在一旁持續唸頌經文給爸爸聽。

爸爸所信仰的宗教是道教的某一支教派,並非是傳統的道教,所以沒有所謂的道教的"師公"或"道士"來做法事這些儀式,也不需要花錢請助念和尚或尼姑幫爸爸念經,只要家屬跟教友一起誦唸的經文給爸爸即可,並由該教的掌教幫爸爸做簡單的接靈與引靈儀式;跟佛教不一樣的是,佛教必須持續念經8~12小時,才可以移動大體,但爸爸的教友們在經文唸完後,爸爸就徹夜被載至殯儀館。

到距離告別式以前,爸爸的大體先移至殯儀館,而接靈好的牌位,也不放置家中,是先安置在距離家較近的一個生命會館,會館人員會幫爸爸早晚上香拜飯,媽媽跟弟弟每天再過去幫爸爸念經,中間的做七儀式,則是由教友準備鮮花蔬果等祭品,然後家人再共同過去幫爸爸誦經。

爸爸所信仰的宗教對於後事的處理觀念,以簡單樸素為原則,所以中間除了做三個七的儀式,每次約一個小時,其他並沒有多餘的事情要做,告別式在爸爸往生後十二天就舉行。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很遺憾悲痛的,我最親愛的爸爸,在上周四永遠的離開我了。

那天早上,當我在醫院看到爸爸受到如此折磨,我做了此生最痛苦的決定,決定請醫生拔除爸爸賴以維生的血壓升壓器,讓爸爸的血壓緩慢地下降;歷經一個下午,等媽媽跟弟弟過來醫院討論拔除的決定;傍晚五點,終於,升壓器卸除;

每次離去前,我都會跟爸爸說:「爸,我明天再來看你」,但那天,我卻跟爸爸說:「爸,你好好休息」;可能當時我內心隱約知道,過了那晚,將再也永遠看不見爸爸了。

果然,那是我跟爸爸說的最後一句話。

爸,你終於解脫了!我這個叛逆愛頂嘴的女兒,此生沒有做太多讓你感到開心的事,但我知道,你一定很高興那天,我勇敢地說服媽媽跟弟弟,做了這個決定。

我一向最了解你了,雖然每次你聽到總會恥笑我,自以為了解很多人,但,我真的了解你。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傍晚,住院醫師忽然跑過來跟我說,她懷疑爸爸可能有肝昏迷情況,想幫爸爸抽血檢查氨指數是否過高;如果過高,考慮用灌腸的方式處理,以解決爸爸無法排便,氨過高導致腦病變。

我聽到灌腸有點擔心,詢問灌腸會不會痛?住院醫師說,灌腸就跟浣腸差不多,不至於到疼痛。

抱著不確定地心情,等著醫師安排抽血;我回房說服爸爸,趕快喝下他遲遲不願意喝下的口服瀉藥,並且告訴他如果再不排便,醫師就要幫他灌腸;他嚇得馬上一口喝下,顯然他害怕灌腸。

過了半晌,主治醫師忽然一個人走入房內。

通常台大的主治醫師巡房時,身邊都會跟著住院醫師與一堆實習醫師,至少有六七個人陣仗,但是今天只有主治醫師一個人默默走進來。

他靠近床邊握著爸爸的手,詢問爸爸狀況;爸爸看到是他熟悉的主治醫師來了,很焦慮地說,他不要打針,不要治療,甚麼都不要;我以為爸爸已經意識模糊,只可以對人搖頭或點頭,沒想到看到主治醫師,卻忽然瞬間清醒,口齒不清地吐出一堆話。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爸爸由單人房轉回雙人健保房後,狀況忽然急轉直下,轉房當天,他還抱怨媽媽幫他買的豆漿不夠熱,直嚷著要我們拿回去便利商店重新加熱,但過了兩天,他開始陷入不斷昏睡,幾乎無法用完整的語言,表達不滿與感受了。

我內心十分焦慮,擔心他這是肝昏迷的跡象;詢問護士,護士說應該是口服止痛藥導致昏睡的緣故;但不斷昏睡的結果,就是幾乎滴水未進,本來他三餐都還能吃點飯菜,或喝點安素,吞些簡單的水果和麵包,但轉入健保房開始昏沉後,他開始甚麼都不想吃,連水都不想喝.

直至周五中午,爸爸輸完第二次的250cc血液後,仍然未見精神好轉,不時喊著頭暈,我愈發感覺狀況不對,不斷詢問住院醫師這樣的情況該當如何?爸爸轉入健保房後兩天都未進食。

弟弟知道此事,從公司打給我,說他在某大醫院從事護士的友人,建議我們該給爸爸打高濃縮營養針或白蛋白,並說如果我們家屬不堅持要求,醫生不會理我們。

我詢問住院醫師關於營養針與白蛋白,醫師卻再次跟我強調,台大沒有直接由血管注射濃縮營養針這種東西,也許別的醫院有,但她跟我保證台大沒有;即使有,也是加入400cc的點滴中施打;基於爸爸的狀況,血管壁已經很脆弱,她完全不同意直接打血管這種事,點滴可以考慮,但過去她給爸爸打過點滴,結果引發他肺部更喘,更不舒服。

所以,住院醫師評估後認為,此時給予爸爸營養針也無濟於事,更遑論是白蛋白注射;以白蛋白注射來說,爸爸未達健保給付標準,整個療程約須自費9000元來施打;醫師認為錢也許不是問題,問題是打了之後幫助不高;且白蛋白若未配合利尿劑施打,水腫現象不會有明顯好轉;以爸爸目前狀況,已經出現腎臟功能衰竭,利尿劑她不建議給予。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