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12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以為第二胎應該在產後初次擠奶時,會比第一胎順利,其實不然。

第四天好不容易擠出了30cc,今天清晨六點就早起開始擠,終於又多擠了10cc!!但為了這10cc,我可是多擠了一個小時!早上八點吃過早餐之後,過不到一個小時,又繼續努力地擠,又多擠了5cc;每隔兩三個小時就擠一次,每次都進步一點點,到了凌晨一點,已經可以一次擠出60cc。

一不留意,竟然擠到胸前皮膚破皮流血!

如果因為傷口痛不繼續擠,就沒有ㄋㄟㄋㄟ可以餵哈弟弟,而且漲奶的感覺很不舒服,如不按時擠出來,ㄋㄟㄋㄟ累積久了又會引發乳腺炎,只好先把傷口用藥膠帶先貼起來,忍著疼痛繼續用手擠。

帶來的新安怡手動擠奶器,在還沒擠通之前,完全派不上用場,甚麼都擠不出來,只能徒手努力擠才擠得出東西;這樣不斷地擠,感覺雙手快要殘廢,如果再這樣赤手空拳擠下去,兩年多前生大寶因擠奶所引發的手腕肌腱炎,應該很快就會再度復發。

看著胸前傷痕累累,只好安慰自己,這樣的傷勢比起第一胎擠到破皮黑青,已經好很多了,這也表示我的擠奶技巧有進步;哈弟弟第四天就有30cc的母奶可喝,估計今天一天已可達200cc的量;以剛出生寶寶每餐約一個拳頭的食量來說,200cc足夠供應哈弟弟一日所需,哈弟弟今天就可以全母奶,不需要再請嬰兒室補配方奶給他了。

文章標籤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2012.12.15 

早上哈弟弟又被護士推過來練習吸奶,一方面也讓我可以早點產生食物給他吃;其實哈弟弟根本不需要練習,就吸得比當初哥哥小小哈還要好,而且他的力道不小,應該會讓我比較快產生食物給他。

太久沒有幫這麼小的寶寶換過尿布了,笨手笨腳的掀開哈弟弟的衣服,才剛移除掉髒尿布,準備拿乾淨的尿布換上去,哈弟弟卻忽然拉出屎來,而且還噴了一點到我的袖子上,也弄髒他的整條毯子,真是看不出來,我是一個曾全職照顧小孩兩年多的媽媽呢!

今天產後第一次擠奶,擠了老半天,終於擠出了30cc;記得生完小小哈時,擠到黑青破皮,也只能擠出5cc,少到只能用針筒裝給仍住在病房的小小哈吃;第二胎母奶的量產時間確實有提早一些。

小姑全家南下過來探視,外甥還準備了一本貼紙簿要送給小小哈,他們約莫只待了十分多鐘就離開,說是要趕著帶小孩去中正紀念堂玩;雖然希望他們可以多待點時間好聊一聊,畢竟也大老遠開了一個多鐘頭的車程來台北,我在病房也悶,看到有人來就想要好好大聊特聊,不過每個家庭有自己的習慣與生活節奏,不管如何,還是感謝他們攜家帶眷,千里迢迢過來探望了。

因為是週六,小小哈放假不需要去上學,所以請公婆到家裡去陪伴小小哈,小小哈爸則到醫院陪我;在醫院陪我過夜的媽媽則白天回去休息。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2.12.14

可能是我們未簽母嬰同室,弟弟直到第三天早上才第一次被推到我的病房。開完刀後,第二次再看到弟弟,就發現他跟我在手術室看到時,長得不大一樣,原本被羊水泡得有點腫腫的他,有些消腫了,看起來臉變得比較小一點。

今天弟弟吸了幾口,但因為我還沒有"糧草"產生,在吸不到ㄋㄟㄋㄟ之下,弟弟很生氣,吸了幾口氣到睡著,睡不到五分鐘又氣到醒過來,只好推回嬰兒室給護士瓶餵了。

公婆早上過來醫院病房探望,媽媽因為前一晚在醫院睡得極不安穩,就讓媽媽白天回去補眠休息。

早上請護士過來拆掉點滴跟止痛劑,站起來行走會感到疼痛,但在可忍耐範圍,只是無法久站,到洗手台刷牙洗臉時,站不到三分鐘就想搬椅子過來坐,否則忍受不了。

今天是小小哈上幼幼班後的第一次學校運動會,但碰到我生產,大人沒辦法參加,小小哈爸只好中午就去學校將他接過來。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2012.12.13

開完刀隔天的凌晨,護士夜晚巡房了兩三次,幫我倒了兩次尿袋裡的液體,還稱讚我"量很多!很好喔!"; 不知道好在哪裡?護士解釋這表示膀胱運作的很好,雖然沒喝半滴水,但打進去的點滴都排得出來。

我跟護士說我整晚都渾身熱到冒汗,護士說,冒汗是好現象,只要不"畏寒",就表示體溫自動調節當中,不是發燒;在如此燥熱難耐之下,媽媽又頻頻要我蓋好全身,連腳趾頭都不可冒出來,簡直快要熱死我!

外面是十幾度的氣溫,我在病房內睡睡醒醒地度過了"炙熱"的夜晚;好不容易到了清晨,若一天沒有排氣,我就一天無法進食。肚子早已飢腸轆轆,偶爾還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

媽媽說要去附近吃個早餐,我卻連杯牛奶都不能喝,只能躺在床上等待排氣;躺著躺著,中間不知睡著幾次;午餐看著媽媽跟小小哈爸,吃著香噴噴的鬍鬚張便當,我只能躺在床上聆聽肚子的飢餓聲。

護士每次巡房都會再三確認有無排氣;但直至下午四點多,仍然一點動靜都沒有;上次開刀,醫生使用腹膜外剖腹法,繞過膀胱開子宮,沒有直接進入腹腔,所以開刀後不需等排氣,平躺六個小時候就可以直接吃飯;這次換了產檢醫師,使用了普遍的剖腹方式,就必須等到排氣才可以吃飯,以免造成腸阻塞;整整餓了24個小時,幾乎餓到胃痛,中間護士幾度進來確認我有無排氣,偏偏我就是一個屁都沒放;到了下午四點,護士表示如果再不排氣,那麼五點就要進來塞軟便劑,果然到了五點,面臨了被塞軟便劑的命運。

文章標籤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哈弟弟被護理人員抱走後,我躺在手術台上等待「睡覺針」。

生小小哈時,記得小小哈被放在我胸口親子接觸後,很快地就聽到右手邊,有人說要給我一針「抗生素」,又說要讓我睡覺;當我還在想:「妳說要我睡覺我就可以睡覺嗎?」,忽然之間,我就無法思考地睡著了!

醒來時,已經躺在手術恢復室,護理人員問我叫甚麼名字,回答之後,我就被推出手術房,中間經過的縫合、換床、移到手術恢復室等等過程,全然沒有印象。

這次,躺在手術台上許久,等著我的睡覺針,等了好幾分鐘,卻遲遲未聽見有人說要給我睡覺針。正在納悶之餘,開始感到前所未有的不舒服感慢慢壟罩全身,我的身體開始出現違背我的本意的反應;明知雙腿不能移動,卻無意識的拼命想要移動雙腳,這種無法控制的行為,導致我十分不舒服,因為根本就一整個動彈不得啊!愈是無法移動雙腳,愈是感到雙腳麻痺無比,好像被千斤頂壓住一般。

此時,我的心跳很正常,卻開始感覺到所謂「不舒服」的呼吸困難;回顧前一篇提到,醫師剖開層層腹腔的過程,雖然心跳不正常,也有點缺氧狀態,卻不會感到不舒服;但開始縫合卻感到異常痛苦!

我想忍住這個感覺,繼續等我的睡覺針,卻難受到一點也忍不住;於是呼叫護士,說我好難受;護士問我哪裡難受,我回答,我整個人從頭到腳都好難受!

文章標籤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進了手術房以後,護士要我慢慢自己移動換到一旁狹小的開刀床躺好,接著要我側身要我捲曲成蝦子狀,準備幫我麻醉。

第一次剖腹時,是麻醉科主任親自執行,從頭到尾速度非常快,連針插進去都毫無感覺,而且當時我必須捲成蝦狀接受扎針時,還有兩個護理人員幫我一起捲,這次則是我一個人努力捲。

護理人員塗抹了一堆消毒液在我的腰部,消毒完畢後,麻醉師接著把針插進去,感覺她的下針點,比兩年多前我被麻醉的點還要低;第一次大概是打在背部的中央,這次卻好像接近腰部的位置,也許是身體捲曲角度的不同導致的錯覺;針插入後,腰部感到一陣酸,忍不住往前縮了一下,護理人員馬上警告我不要縮,並協助幫我再矯正姿勢,接著麻醉師開始幫我打麻藥進去,接著再馬上給我一針止吐針。

這次打麻藥的時間,比上次久了一點,感覺真不舒服!麻藥進去後,很快地就感到下半身一陣麻熱,我下意識的不斷扭動我的雙腿,想要測試麻藥生效沒;可能止吐針藥效發揮不夠快,很快地,不到二十秒,開始覺得噁心想吐。

我大叫:「我好想吐喔!」

「那就把頭偏一邊,吐出來」護理人員拿了一塊布墊在我的左臉。

文章標籤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2.12.11

第二次剖腹,緊張嗎?

一想到這痛苦的經歷要再重演一次,的確是有些害怕,但隨著剖腹日期愈近,反而不感到緊張,可能是到了預產期這個月,肚子大到極不舒服,呼吸愈來愈喘,偶爾還有疼痛的現象,希望可以早點卸貨。

開刀前一晚,凌晨五點,已經失眠幾個鐘頭,好不容易快要睡著的我,忽然被肚子劇烈的疼痛與痠痛給痛醒,那種痛兩年多前懷老大小小哈時,從來沒有經歷過,是一種宮縮外加痛到冒冷汗的感覺;我躺在床上屈著身,忍到了凌晨六點,實在痛到不行,搖醒小小哈爸。

「我肚子好痛喔!要不要提早去醫院報到?」

小小哈爸揉著睡眼惺忪的眼:「現在才六點耶!等到八點送小小哈上學後我們再去醫院吧!」

文章標籤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哈弟弟38W體重:3262g

距離開刀只剩下不到一個禮拜,醫生一直很擔心我的開刀日期遠定在39W,距離預產期太近,哈弟弟會提早蹦出來!不過我卻每週都老神在在的去產檢;醫生每次都會問:『這週肚子會硬嗎?會痛嗎?』,我也只能回答:『沒有耶』。

真的是毫無產兆;懷大寶小小哈時,還得靠安胎藥度過最後四個月,這次卻一點宮縮的現象都沒有

上週哈弟弟體重延遲了一週,這週又追上來了!醫生說這樣的體重很剛好,到了下週開刀應該可以到三千五百克。明明都是同一個媽媽生的,大寶二千二百多克,跟二寶的可能出生體重三千多公克,差異了將近一千公克。

這次產檢時,醫生照了哈弟弟的胃部,確認發育的狀況,然後再照了心臟與臉部等器官,表示看起來很OK,然後再檢查哈弟弟的生殖器時,忽然說了一句:『是女生吧?』

我愣了一下:『啥咪?女生?』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