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年初身體不適沒有積極就醫,拖延到最後變成得動刀。

有些老人家就是很會忍,幾乎痛到已經沒辦法走路,也不讓子女知道;等到檢查時,醫生表示初期沒治療,到現在只有開刀才能解婆婆的問題,而且必須加裝的「配備」沒健保給付費得自費好幾萬。挨刀以外還得破財。

婆婆的問題很嚴重,不能拖延太久不動刀;幸好家族成員透過某些關係,讓婆婆的整個醫療流程,連在大型教學醫院也快速到不可思議;這個世界乍看之下很公平,檯面下的運作超乎想像;王金平有那麼多人挺他不是沒有原因,很多看似不可能,都是「喬」一下就沒問題了。這麼說不是指我們找立法院長喬病房,而是人在江湖中走跳,有人可以「関照」(不是関說喔!太敏感了),會帶來很多方便。

婆婆幾乎沒有甚麼等待,馬上就被告知開刀日期並迅速騰出病房。

婆婆的孩子中只有我們住在台北,她的女兒都嫁到外縣市,理當是住在台北的兒子,也就是我們要去照顧她;無奈我們的孩子還很小,我又是全職媽媽,沒辦法請假去陪她(跟誰請?);本來預計每天至少帶著睿睿去探望她一次,陪她聊聊天,但婆婆第一天入院開刀,老大小小哈就感染到腸病毒發高燒,跟學校請假在家休隔離。

想請看護陪婆婆,或讓孩子的爸去陪婆婆過夜,讓公公晚上可以回去休息;但公婆為幫我們省錢,堅持不讓我們找看護,也不想麻煩我們;公公認為他可以陪老伴過夜,苦勸許久阻止不了他;公公陪了一晚,就發現醫院不好睡,自己血壓可能因此又飈高,以他八十幾歲的高齢,睡在醫院照顧病人可真是難為他了;幸好,孩子的爸嫁到中部的大姊,2個小孩都大了,每天高鐵來回台北到醫院輪夜班陪婆婆。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