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26歲,網路工作者,畢業至今換過三次工作,目的是為了獲得更好的薪水。談過五次戀愛,三次被背叛,兩次不想玩,現在正在收集一次讓我不想玩了的戀愛經驗。

兩年前的書展,在世貿遇見讓我不感興趣的男人。

他稱讚我買了兩本很棒的書,問我從事什麼行業?當我正在思索要回答實話還是捏造事實時,他已經開始介紹起他自己。

我對文字工作者不感興趣,對媒體工作者也不感興趣,對身高過高到可以去打籃球的人沒興趣,對主動要求名片者更不感興趣....

有一百個我不感興趣的理由,隨便選他都符合其中之一。他完全符合我不感興趣的條件。

一週後,在公司的桌上,看到他寄過來的雜誌。某大知名的科技產業的雜誌,封面是超級大帥哥金城武。

他是記者,但他想打探的消息顯然跟我的工作無關。

我想告訴他,我希望每期都收到你的雜誌,但是強烈的建議我們不需共進晚餐。他同意我的建議,但我再也沒收過下一期雜誌。

我站在seven-eleven的報刊架前發呆,我的價值,撇開一頓未實踐的晚餐,不值得再多一本一百多塊錢的雜誌?
他顯然很有成本概念地,估算著付出與收回的差異比。

我自己花錢買了下一期雜誌。

兩年後的某天,我們在ICQ上約定了第一場電影。

剛經歷完一次被背叛的感情,我內心揣測著,下一段戀情賽開踢,結果會是三比三打合,還是四比三逼走我的感情主導權?
或者是,我們彼此之間,有出現別種比數的可能?

我喜愛村上春樹的「翻譯文字」。

坦然面對現實吧!無論你多喜愛村上的文章,你愛的,不過是透過另一隻筆揣摩出來的村上村樹。我們沒有人能真正懂得村上春樹,除非你看得懂日文。

我愛村上,但不至於會愛到為了想精確擁有「South of the Border,West of the Sun」的日文版精髓,而跑去地球村繳一萬八錢苦讀半年的日文。

我到過台大的語言中心背了一週的五十音,只是因為我交了一個懂日文的男友而已。

如今,我還是只會前五音。村上的價值,對我而言,遠不及於現實生活中一個懂日文的男人。

這個過去讓我不感興趣,只想用一本雜誌跟一頓我沒吃到的晚餐打發我的男人,愛著和我一樣愛的「South of the Border,West of the Sun」。

但是他比我陷入更嚴重的村上虛幻,因為他愛上書中的一個叫做「島本」的角色。

當你我極度迷戀於書中情節時,往往會轉化自我成為劇情中,那個令你欣賞的角色。我曾轉化自我成為Pride & Prejudice裡,那個聰敏、慧黠機智的凱瑟琳,但是,我從來不迷戀達西般氣質幽雅的男子,也曾轉化自我成為Gone With The Wind裡,那個勇於追求自我的郝思嘉,但是,我從來不迷戀如白瑞德般蓄小鬍的男子。

我不知道,他是否轉化自我成為「South of the Border,West of the Sun」裡沈浸於外遇歡愉的男人,只知道他愛上像島本一樣的女子。

在遇見我的日子以前,他曾經遇見一個符合他心目中島本形象的女子。

「自從一年前遇到妳之後,我變得非常清楚。最大的問題是我欠缺了什麼。…………………..。這個世界上,只有你一個人能夠做到這個。跟妳在一起,我才感覺到那個部份滿足了。而且滿足之後,我才第一次發現,過去的漫長歲月,自己是多麼飢餓、多麼乾渴。我再也沒辦法回到那樣的世界去了」

他曾經遇到可以解決他飢渴的女子,遠在六年前就已經遇到,如今而我的存在,幾乎可以說是無法滿足他的,而他也無法回到我們的世界不是?

我不是島本,真實的世界不是,存在於他心中虛幻的妄想也不是,我只是我,幻想介於十八世紀與二十世紀,介於凱瑟琳與郝思嘉性格的女子。

我忽然討厭起村上,討厭起「South of the Border,West of the Sun」,討厭自己的經驗與機率法則,討厭自己不是島本。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