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左手,戴了兩枚戒指。

食指的戒指,是大學時代交往的T送給我的禮物。

Geoge Jensen 的紀念戒指,我第一眼看到它時,就像我第一眼看到T一樣,一點也引不起我的注意。

我拿在手上端詳了好久,T坐在我的對面,微笑的看著我,我知道我應該要說些什麼,比如:我好喜歡之類的話,但是不知怎麼的,我就是說不出來,我說不出違背我內心的話語,只是因為要討好一個喜歡我的人。

那時的我只是一個窮學生,根本沒聽過什麼喬治傑生,T說,這是一枚在百貨公司專櫃買的戒指,對我而言,它只是一枚很貴的戒指。

三年後,我跟T分手了,這枚戒指依然在我的食指上,朋友說,我對T一定有很深的依戀,不然怎麼遲遲不把戒指拔下來?

我說,因為它是Geoge Jansen。

那年,我第一次知道,Tiffany也是另外一個銀飾的高檔品牌。

分手後的一年,我跟T在約飯店喝下午茶,卻忘記在碰面前把戒指拔掉。T從頭到尾看著我的食指,卻沒有開口提到這枚戒指。

「我已經有男友了」我對T說。

他看著我的食指,淡淡的說了一句:「祝你幸福」

那天,我忽然發現,T賦予這枚戒指很多意義,包含了他對我的無私與付出,當年的我,不僅不認識這枚戒指,更不認識這枚戒指的價值。

但是已經來不及,雖然戴著他的戒指,我卻把我的心,給了另一個戒指的主人。

中指的戒指,是我花了三千塊,在百貨公司專櫃挑的情人節禮物。

我買給J與我一人一個,那時候的我,已經懂得要去挑戒指,送給我心愛的人。

J拿到戒指那一刻激動的告訴我,他死也不會把戒指拿下來。

多感動的一句話,這句話的解讀似乎是,他死也不會放棄我對他的情感。

我誤解了,死亡跟放棄我,是兩碼子事。

現在我開始好奇,我們已經分手這麼多年,他的戒指究竟拿下來了沒有,而戴在我的手上,屬於J的回憶戒指,在一次與泡溫泉的途中,融蝕掉了。

A 說,這代表那是一枚廉價的戒指。我知道那是A打擊我舊戀情的話,溫泉可以腐蝕任何銀製品,管它是什麼牌子什麼價格。

腐融了,我應該再重新找一枚嗎?

我以為認真付出的感情,卻換回一枚廉價的戒指,想套住別人,卻套住自己好久好久。

A在情人節當天,帶我到喬治傑生的專櫃,他說,我們應該要挑一對我們的戒指。

該戴上他嗎?我心中開始猶豫…..

如果有一天,我們不在一起了,我還會戴著我們的戒指,繼續走下去嗎?
如果有一天,我們不在一起了,屬於我們的戒指,又代表了什麼?
代表,你也曾經愛我,曾經想要擁有我們共同的信物,它見證了這相愛的一刻,但未來又是什麼?

我沒有問A,就像他脖子上的史蒂文麗圍巾,同樣見證了過去他與另外一名女子的感情,但這份感情終究套不住他。

我不想潑A的冷水,所以,我又再度讓戒指套上我的手指,這次,我套在無名指上。

希望當我下次拔掉的時候,是換上代表永恆的戒指。
創作者介紹

記憶的形狀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