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開了一個十分冗長的會議

手上的事情一堆,客戶的電話沒回,
即使如此,還是不能阻擋副總要開會的決心。

『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我們大家一定要找出時間來把它討論出來!』
副總大人義正辭嚴的說著,我扥著百般不願的腳步,尾隨他進入會議室。

關於這次開會的結論,我早在上上上上週某個不知名的會議裡,已經非常認真的向大家報告一遍我的想法,不知道那天是大家還沉盡在職棒總冠軍賽的激情中,還是早上大家都忘了吃早餐,顯然,副總大人把我曾經分析過的結論,忘得一乾二淨。


他重複了上次我們上次才討論過的議題,並且又重新提出了一堆問題,我不知道該不該打斷他的談話,或是馬上打開我的電腦,把所有的資料秀給他看。
他很認真的把想要討論的內容列在白板上,並且逐條逐條的辯正,其實,我根本沒有回答他的任何問題,這一路上的討論,比較像是他自己的自問自答,我顯然是場外的一個觀眾罷了!

終於,他結束了他的自我辯正歷程,告訴我一個結論。

『嗯,我發現,我們應該要有A跟B,好,我們今天的討論總算有點收穫』

腦海中浮現出我那早在上上上上週某個不知名的會議裡,提過的結論,好一個擅長於溝通與分析的副總大人。

主管的慣性現象就是,當你把所有的想法都go through一遍提交給他,如果他不能挑出你的報告究竟有什麼毛病,那他似乎就不配當你的主管,所以,不是你的報告一定非要留給空間給提供他們挑剔,就是他們一定會在草率的瀏覽一遍後,指出一個你絕對想不到的奇怪問題。 

也許你下次會聽到更奇怪的問題是:
『我發現你有十個錯字,這簡直不能容忍,你一定要改進』
『你的想法真的太好了,但是以你的職等看起來,你只能提供比這個爛三級的想法』
『你的規劃不錯,但是我們公司不配有這麼好的規劃』
……………………………………………….
還會有什麼更蠢的問題,也許你下次遇到,你可以告訴我,讓我一起笑一笑!
創作者介紹

記憶的形狀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