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子的進度嚴重落後,老闆大頭似乎永遠察覺不到開會以外的問題,依然不斷穿梭在他的交際應酬裡。我們的新任副總「豬不理」,近來每天都眉頭深鎖,他意料不到我們的新產品,進度超乎想像之外的緩慢,更意想不到,即便自己曾帶領過千軍萬馬,但要讓一灘停滯已久的死水再沸騰起來,是多麼困難的一件事,尤其當大家都認為自己的直屬上司不是他時。

公司裡面有兩位副總大人,一位是跟著老闆大頭經歷公司由盛而衰,由網路高峰到泡沫後陣痛期的「小豬」,新任副總「豬不理」是大頭從某家知名線上遊戲公司,特別挖角過來重整目前產品困境的經營高手﹔「豬不理」初期還只是公司的顧問時,小豬對他的態度非常親切可人,每次用餐都很熱烈的告訴我們,要如何從他身上學習到新的觀念跟方式,後來當他的顧問角色慢慢轉移為公司新任副總後,小豬對他的態度就不再那麼和藹可親,甚至可以說是視而不見,當然在一般的會議或是互動上面,不至於連交換基本的意見都不願意,但是這種轉變只有跟他們兩位在工作上,常常有所接觸的人才體察的出來,原來權力的移轉可以影響我們對一個人態度的改變﹔我們私底下稱這位新副總為「豬不理」 (意即:連小豬都不理的意思)。

因為進度延後的問題,豬不理找我與技術人員開了一個進度會議,會上赫然發現,這一個月進度停滯不前的原因,卡在設計人員身上,因為設計人員過於精雕戲酌左修又改,下游接續的工程師不敢貿然把程式整合進去,以免未來又要再整合一次,導致整個進度的嚴重拖延,卻也因為我們沒有人可以有權對設計人員有所要求,所以大家一等再等,眼看農曆年就要到了!

豬不理對這樣的現象感到非常納悶:「我沒有待過任何一家○○公司,是這麼的以設計為出發點,這種產品推出的速度與功能才是重點,設計好壞與否是其次,以前你們都沒人把這個問題拿出來檢討嗎?」

我跟技術人員面面相覷,苦笑著也不知該回答些什麼,這邊的工作團隊從我到位以前就是這個樣子,過去好幾次我抱著「正常」的期望來進行我的專案,但是發現團隊中的每一個人都認為我的期望是有問題的﹔比如,我認為既然要規劃一個產品,我們當然會期待設計或是技術負責人,可以依照歸規劃的內容來製作,沒想到他們都各有一套自己對產品的想法,並且還反過來要你依照他們的想法改變原先已被定案的規劃。

這些人他們不管使用者要什麼,只管自己要做什麼,不管這樣子是否合乎消費者要求,只在乎是否合乎自己工作的方便或是創意的發揮,這在很多公司看起來非常本末倒置的工作態度,在我們這裡卻司空見慣,為了不要再有大小不斷的爭執,我還不得不繼續配合下去。

在我們的設計人員心理,她的工作依照層級是這麼判定的:
老娘(設計者本身)爽>大頭(老闆)爽> >專案PM(寫這篇日記的我)爽

你會問我,為什麼不跟我的直屬主管或是老闆說明這個問題呢?
真的,該做的努力我都做過了,自從我聽到以下這些回答以後,我只想著哪一天趕快把新的產品推出後,趕快脫離這個可怕的結構。

我的直屬主管小豬說:「你就好好跟她解釋,繼續解釋嘛!她不會不配合的」

(他不認為殺人是正確的行為,但卻要我低聲下氣去懇求殺人者不要殺人)

我的老闆大頭說:「這..當然太質酌於創意去延誤到客戶跟大家的進度的確是不好,但是我們公司就是創意導向的公司阿,如果沒有大家的一改再改,怎麼會有今天的好成品?我就直接告訴你吧!誰沒辦法融入公司的組織氣氛,誰就不是公司的人!」

(好吧!如果你也認為不支持台獨就不是台灣人,喜歡看日劇就是哈日族)

副總大人豬不理,這些事情我實在不方便告訴你,未來你要是繼續看到有什麼奇異的事情,請切莫太過驚訝跟質疑,因為你除了像我一樣遵奉好言相勸裝死到底,跟假裝這家公司的人還會繼續理你,否則除了不如歸去,我們應該忘記何謂有效率工作的真理。
創作者介紹

記憶的形狀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