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自己拼命去做一件事,得到好多周遭朋友與同事給我的支持與鼓勵,真的很感動。

年初抱著陪考的心情參加研究所考試,所以並不像也一起參加考試的朋友一樣,同時報考很多學校,並在考前做準備。


筆試科目是英文能力分析,心想既然是英文,就算報名時開始讀,也不可能在兩三個月內提升太多,所以就乾脆不讀,自從報名後,也不太在意到底幾月幾日考試,直到同時也參加研究所考試的朋友,提醒我似乎快要筆試了,才意識到可能準備動身去新竹筆試。


到了筆試當天,連學校要怎麼去還搞不清楚,反正一大早我就是往新竹方向前進,先買往新竹的車票跳上火車再說;到了新竹火車站,才開始煩腦茫茫人海中到底學校怎麼去,站在火車站旁的階梯上發呆了五分鐘,想說一直站著發呆也不是辦法,也許火車站旁應該有公車之類的站牌,於是走到附近繞了幾圈,終於找到新竹客戶站,問到前往學校的路線,原來是要搭SOGO後門的1路公車,陸續又問了幾個路人,才找到火車站旁的SOGO後門到底在哪裡。


但直到要上公車之前,還是一直搞不清楚,究竟在新竹投公車的錢,跟台北是否一樣?

排隊時我不停的用眼尾餘光掃瞄附近的乘客,想了解一下到底大家手上都拿多少錢,後來終於被我瞄到有些人似乎拿著兩個一大一小銅板,應該是一個十元一個五元,上車後我就直接投15元,司機也沒吭聲,所以應該是15元沒錯吧!


這讓我想到小學五年級時,我跟同學沒吃過自助餐(不是buffet,是賣便當那種自助餐),不曉得是小時候家裡經濟狀況比較好還是怎麼樣,我真的沒有吃過自助餐,也沒有買過便當,印象中只有餐廳;所以當第一次想跟鄰居同學去吃自助餐時,我很好奇究竟是先付錢再拿菜,還是先拿菜再付錢,於是我們把臉貼在自助餐玻璃上觀察大人行為十多分鐘,直到搞清楚整個流程才敢走進去吃。沒想到20年後第一次在新竹搭公車還是抱著這種心情,而且還不知道該在哪一站下車,可見我這部份的心智年齡還停在11歲。

還好新竹的公車,LED會顯示到站站名,上了車後問到其他乘客可在哪一站下車,也順利下了車。下了車後因為不知往哪裡走,於是又問了好幾個路人,最後爬了十多分鐘的坡,終於走到要考試的學校。

很幸運在完全只知道這個學校在新竹,卻不知道它到底在哪裡的狀況下,及時趕上了考試的時間。

考試前,看到一堆人擠在試場教室前K書。

不懂考英文要K什麼K?就算考前背了兩百多個單字,也不見得考試就會考到,但或許這就是人的心態,總覺得自己是有唸書的,而這種情景我大概已是十幾年沒見過了,所以忽然有種返老還童的感覺。

晃著晃著,無聊到觀察起參加考試的人的臉孔,順便清點人數。算一算估計大概有兩百多個人考試,也許是以一般生為主,所以大家都很年輕,

跟我年紀相仿的也不少,大約一半一半。觀察一會兒看到一個倚在門邊年紀略大,身材也頗為豐腴的女子,因為她比較黑,所以在許多年輕的臉孔中顯得格外突出;仔細一看,竟然是前男友的前女友。

是前男友從大學時交往六年的女友。「靠,不會吧!」我心裡暗自發出驚呼聲。她怎麼早不考晚不考,偏偏今年考,還跟我考一個所啊!我ㄧ邊想,一邊慢慢順著階梯呈現螃蟹狀滑行到外面的廣場外,滑到外面後,愈想愈不對。

我幹麻躲她呢?

她幾乎都沒變,一眼就可被指認出來,但這三、四年來,我的變化還挺大的(大言不慚的說,可以算是變得愈來愈漂亮)她應該是認不出我才是;況且,不管怎麼樣,我現在跟她也算是同一世界的人,都互稱對方是「前男友的前女友」。就在我一下滑進試場外觀察她,再一下又滑到廣場外思考時,考試的鐘聲響起,只好暫時放下過去的複雜問題,先進教室考試。

看到考題,滿滿十三張兩面,通通都是英文,前半部是看起來是時事分析,前幾題瞄起來是看得懂的內容,大概跟兩岸政治與財經方面脫離不了關係,但翻到第七頁,我開始眼冒金星,看到幾個我曾經見過,但從來沒跟它們熟過的符號 ; 一堆開根號與代數,以及三角函數與一堆我分辨不出來是什麼鬼的數學符號。

根本是GMAT型的題目,就算英文通通看得懂有什麼用,根本不會算。

歷年來細數我的數學之路,高中聯考:30分,大學聯考:5分。如果不是因為其他科目互相勉勵必須撐下去拯救數學這個敗家子,否則我根本考不上公立高中,或許大學也根本是需要重考了吧!沒想到多年之後,這個敗家子還是一點都沒有長進,這次就算是英文這位兄弟再怎麼無敵,也無法挽救敗家子再次造成家毀人亡的結果。

反正人都坐進來考了,報名費也交了,只好先把前面七頁看起來比較friendly的題目趕快寫完;每寫一題都祈禱一
次答案會是對的,因為必須要拿前面的分數去抵後面可能全錯的分數,並且還一邊暗自祈禱,今天其他的同學數學都沒比我好到哪去,當然這可能性幾乎是零,不然就是他們腦袋今天通通都不清楚;最重要的是,他們前面的時事分析題型答對的分數最好不要比我多太多,我才有可能度過這一關。

寫到後面的數學,看到第一題我就開始發呆,是看得懂這個題目要問什麼,但是就是不知道怎麼算。剩下來的時間還有四十幾分鐘,總不能發呆過去,於是我開始跳題,先挑看起來比較親切的符號開始下手。

唉,為什麼不是考英翻中呢?

其中有一些題目,印象中應該是有很快的算法,不需要在考題紙上留下那麼多的計算痕跡,但基於本人數學爛到不行,還是必須使用一些原始的笨蛋算法,比如我根本不記得三角形要怎麼算出高,所以我必須要畫圖,而且是用有刻度的尺,真的把三角形劃出來,就可以量到高。就在這種山頂洞人的算法下,考題紙被畫滿了密密麻麻的公式與圖,還差點因為紙上空間不夠用,必須畫到桌上去,還好因為前七頁的題目做得飛快,所以後面我有充裕的時間慢慢畫算那些公式,至於真的不會算的,像圓周率又開根號這種東西,顯然已經超越了我的大腦中留給數學運算的那塊智力範圍,就用猜的,終於在鈴響前把題目做完。

這個學校需要要筆試成績到達一定標準,才可進到書面資料審查,沒有筆試它們連妳的資料也懶得看。書面審查時會再刷掉一批人,所以當其他朋友考完其他學校筆試後兩週,且都陸續知道自己是否勝算率到達一半時,我還連筆試是否通過都不知道。

過了幾天收到筆試通過的好消息,但壞消息是,必須要在一天內把資料審查的文件送出去。一般學生來說,一天的時間綽綽有餘去準備那些研究計畫跟自傳等等東西,包括推薦函,也許教授老師在學校很容易就可以碰面,但是對我們必須要上班的人士來說,連筆試都不知道是否會通過(尤其是當我碰到有一半是數學時),根本不會浪費時間去準備那些資料跟請人寫或許用不到的推薦函。

在準備資料的那一整天,開會時我彷若陷入神遊狀態,腦袋中不斷在思考到底要寫什麼,還要趁著下一場會開始時的空檔,趕快把想到要寫的先打下來;推薦函多虧現任老闆跟保持良好關係的前老闆大力幫忙,一天內就胡謅給我讓我拿到規定要繳交的兩份,最後再加上同事跟屬下的大力協助,我ㄧ邊打字一邊列印時,在一旁充當裝訂小組。我的資料大概是所有學生中最簡單的,沒有時間去進行精美的裝訂工作,也沒時間去弄封皮或排版,公司的印表機有墨水印出來就很棒了!

當我站在郵局的寄件窗口之前,完全沒把握可以把手上的東西寄出去;在寄出去的那一刻,當場感到一陣虛脫想要趴下來痛哭一場;本來以為筆試不會通過,筆試過了資料準備工時對我來說也是短的可憐;但我竟然就站在那裡,下午四點五十分,就站在郵局窗口前,讓包裹貼上限時掛號寄出了。

那一瞬間,忽然覺得考不考上已不是重點,這段過程帶給我很多收穫。看到自己拼命去做一件事,並且得到好多朋友與同事給我的支持與鼓勵,真的很感動。

從小到大我從來不曾很認真於考試這件事,大概自以為有一點小聰明,不管是大考小考,甚至是聯考,也只有考前三個月才開始看書;數學這個科目在考試時,更是抱定每次都必須先以零分來看待。這次的考試即使我還是沒唸書,電影跟影集倒是看了不少,但我並沒有放棄後半段讓我畢生都感到恐懼的數學,咬牙用最笨的方法去對付它們,不管答案對不對,這是我生平第一次在考試時用心去做「算數」這件事。

無論結果如何是否得以進口試,我努力過了,我也對我自己感到驕傲。


結果不重要,重要在過程的感受,任何事情,感情,工作,學業,我都是抱著同樣的態度在看待。當然有些事情中間的過程得到的感受還挺糟糕的,但每次都是一種心得,每次也都是一種成長,事後想起來還是感到開心。

於是我開心在當週跟一堆朋友跑去宜蘭玩,完全不想去想口試這件事。

創作者介紹

記憶的形狀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