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同事跟我說,根據消息,我們會被併入一個新的部門,而我這個藏在產品企劃部下的八人單位,也會被一起併掉,由另外一個本來在做某項產品的資深同事帶領。

對於這樣子的分配,他感到很憂心,我們聊了了許久。 

這陣子老闆轉換帶來極大壓力,尤其是負責新 business的人,特別是我,掛了一串葡萄串般的人力資源身上,相較之下似乎應該要有很大的產出,但這些產出目前確實無法被量化。畢竟我們不是業務單位,假設業務或其他單位不支援,空做一堆事也徒勞無功;做新的business 對一家百年老店的公司來說並不容易,尤其當同事都是十幾二十年以上的老員工時,要花費極大的心力在溝通與影響上面,我跟前老闆花了一年的時間排除很多困難,但卻在最後面臨前老闆離去的問題。 

很多案子本來就沒有人願意要推,強而有力的推手離開後,我們要怎麼推下去? 

歷經一個月的煎熬,我奔波往返不同高層與其他單位主管簡報,從上半年產品規劃,講到整個下半年產品策略跟發展方向,一場又一場,跟業務出去見客戶也講,內部產品訓練也講,客服單位也要講,那些報告眼睛閉上都可以倒背如流,我對於 present這件事不感到緊張,還會覺得時間不夠用,但如今意識到人事變動,可能會影響公司某些長官的看法,相對的我也面臨被檢討,要不要繼續發展這些策略計畫;當我想到我的報告跟我看法好壞,可能會影響到老闆們心中的決策,以及跟自己團隊的人在公司的發展時,內心還是龐大的壓力。 

不至於吃不下睡不著,也工作這麼多年了,更多奇形怪狀的場面都見過,只是從來沒碰過,可能手上的計畫都有可能不繼續go以及自己的組織生死未卜的狀況,難免感覺比較鬱悶。 

偶爾開會時,內心會默想前老闆還在我身邊,擋掉非議與質疑,一個人面對很苦,有些事情不知道要怎麼去溝通,開會時滿滿一屋子,都是服務至少十幾年以上老員工,年紀可以當妳阿姨叔叔的同事一起討論事情,必須要很沉靜小心的回答,以及提出一些看法來溝通。

對他們來說,不管我今天做到什麼程度,我都是外來者,一個新人,以及一個年輕人。

換個角度想,既然在工作上難以再有發揮,那不如就該專心去念書,至少讓研究所早點畢業,反正我靠接案子做也還可以維生,若經過這麼多報告與說明後,還是沒能讓新老闆認為有搞頭繼續接續這些計畫,並投入資源開發的話,只能輕嘆我盡力了。

聽到各式各樣說法與經歷一個月的痛苦期後...........上午新 VP,把我們叫入會議室,告訴大家新的組織調整,竟有出乎我意料的發展。

公司要成立新的事業處,整合大陸的分公司,市場經營區域包含台灣、香港與中國大陸。 

此外,針對我們這些新的business,將成立新的處,專門經營電信產業客戶與異業客戶聯盟,並提供數位內容平台服務。 

這個處下面有兩個部門,一個就是我lead的單位,獨立出來正式成為正式部,另外一個部門,由本來謠傳會成為我新老闆的資深同事帶領。

我還是保持原來的狀態與人力,而且我的Team不用再隱身無法被正名,我們可以說我們自己是某某部門,而我的老闆還是新VP,一切都沒有改變。 

這個消息帶給我們的人極大的振奮,我原先的擔憂與疑慮一掃而空,感到不可思議的變化。

感謝我的前老闆帶我的,感謝新老闆在經過我兩次冗長的報告跟說明後,並沒有睡著,還願意接納我們既有的專案,並且給我們一個定位與組織好好專心發揮。 這段過程是我人生很寶貴的經驗,當面臨公司組織變動時,會讓人感到心煩意亂與極大壓力,人心浮動不只是自己,其他人也會浮動,當我聽到我們產品企劃跟業務部的人,私底下說她可能會沒工作時,就明白那種浮動的嚴重性,所以雖然我自己心裡也很混亂,也擔心很多難以預測的變動,卻得打起精神告訴大家一切照舊做,不要因人事或組織變動而停滯,但我哪知道哪天,會忽然什麼通通都不做了,搞不好連自己都沒頭路。 

一部份要靠運氣以外,還有一部份要靠自己的堅持與相信;我也老大不小了,做人還是不該太理想化,不過我還是相信有時候工作,就是要為一家公司做些好的影響與改變,我不想只是領薪水上班,我想我真的是瘋了,又不是千金大小姐,不管怎麼說也需要一份薪水養自己跟養家,還可以有這種詭異天真的想法。

我真的很認真的跟新老闆,描繪我們當初的想法跟理想,也許他也真的買單了。

當初公司在我未進來前,並沒有這個部門,如今因為前老闆給我的機會,讓我可以去帶領一組人做些事情,真的不希望就這樣子結束掉,它的價值有機會我還是希望能讓它發揮出來,讓我有機會能夠多做點什麼,讓這些計畫可以有更好的發展。

講到這個,MBA有可能念不完了,三年畢不了業吧!

創作者介紹

記憶的形狀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