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捕手是1997年在美國上映的影片,當時我還是一個準備從大學畢業的學生,當年看到這部影片時,除了覺得對於男主角Matt Damon感到驚奇,訝異於影壇竟然出現了這麼有學術氣質的男孩,另一方面是對於羅賓威廉斯的演技,尤其在看過他擔綱了那麼多部賣座喜劇影片後,出現這麼一部表演風格嚴肅的作品;片中的羅賓威廉斯飾演一位喪妻且教學事業不太得意的教授,對照於他的數學諾貝爾得獎主同窗,這位教授就如同片中,他懸掛在牆上手繪的那幅畫作所呈現的畫面般,壓抑著內心失去摯愛的情感,獨自在暴風雨中努力孤獨地划行,直到與Matt Damon的對話後,他才開始省思痛苦的部分;這並非是一個容易詮釋的角色。

Image:Good will h.jpg

當時的我顯然無法體會這部片子裡主角Matt Damon心境,一來我並非腦袋特別聰穎的學生,也非有機會可如片中的Matt Damon一般,有機會到如全美第一流學府麻省理工學院這樣子的名校打工;當時這部影片只是讓我回想到,是否每個人的青春期,或者是在生命中成長的某一個階段,對於自己的人生都會有這樣子的迷惘?我們是不是曾懷疑過自己所謂的『天賦』究竟是甚麼?我們真的有過『天賦』這種東西嗎?我們是何其平凡又微不足道的活著,而我們活著的目的甚或是意義或價值,究竟是甚麼?

可能每個人都曾經在某個意識清醒的片刻,有過類似的懷疑,在某些吉光片羽的時刻,出現過靈光一閃卻又錯瞬間消逝的念頭,我們的腦海未曾清醒過,有些理所當然的規則擺在眼前,而我們總信以為那一切都是真實無誤的現實。我想起正值青春叛逆時期,也曾有過對於教育體制反抗的心情,苦惱於為何把時間荒廢在沒有意義公式,背誦著永遠不知這輩子是否有機會可前往的中國鐵路與城市,疑惑著人生究竟在課堂中何去何從,是不是就是符合師長期待考上我被標示屬於我該考的學校。

我不是『心靈捕手』中那個可以解出世界上只有兩個人可以解出的數學公式天才,但記憶中也曾數度聽到導師或其他科任老師說過類似的話語:『妳的智力測驗ⅩX分,不要浪費妳的腦袋』、『妳很聰明,為什麼不願意好好用功念書?』、『妳有考上第一志願的實力,為什麼要跟後段班的學生玩在一起?』。

顯然我沒有把握大家眼中的好機會;當時的我十分的迷惘,再加上骨子裡流著一股反叛的血液,從不願認真聽講,數次在課堂中與多位老師衝撞,幾次因頂撞老師出言不遜而被訓導主任當眾掌摑耳光,卻又因為競賽與考試的優異成績消抵了原本該被記錄的小過與警告。當然這以現在來說的話,肯定那位訓導主任犯了嚴重體罰的問題,他的方式出現在現代,可能不知道早就被告到哪裡去了,但當年提醒你該回歸正軌思想的方式,打耳光只不過是懲罰手段中較溫和的一種罷了。

多年後當我重新再看這部片子,又再度回想起自己那充滿憤怒與懷疑的時光,經過十幾年社會教育的渾渾噩噩與跌跌撞撞,早已經把我自以為的輕狂與怨憤,與自以為無謂的質疑消磨殆盡,終究還是屈服於現實當一個所謂的平凡人,平凡的考上大學,平凡的考上研究所,平凡的找到一個也許稱不上是眾人稱羨但倒也足以溫飽,且在同學之中還算是可以搬上檯面供大家討論的工作;唯一的差別在於我沒有平凡的找到一個老公,平凡的扮演一個妻子,平凡的生下一個孩子,否則我真的可以我平凡的人生,慢慢勾勒出一個平凡的輪廓了。

多年來我努力假裝自己是正常的白領階級,又或者說是中產階級,並且努力不讓自己在M型化的兩端失衡變成下流砥柱;再看到『心靈捕手』這部片子時,沒想到又勾起了我那種不明所以的困惑感,在我青少年時期,我的人生沒有出現Sean Maguire這樣子的心理學教授足以導引我的疑惑,然而摸索了數年後,世界上依然沒有這樣子的人出現,唯一的只有自己生活的經驗線索。

就像劇中的Sean Maguire教授坐在公園裡告訴Will Hunting的一段話:

『Michelangeo,You know a lot about him,life’s work,political aspirations him and the Pope,sexual orientation the whole work,right?But I bet you can’t tell me what it smells like in the Sistine Chapel.You never stood there ,and look at that beautiful ceiling Seen that 』

人生有太多感觸,太多痛苦與快樂,是書本上無法擷取與了解的,生命就是一種功課與無止盡的學習,重點還是在於我們體會並且獲得了甚麼,而也許這一切是來自於我們有多了解自己,而不是別人眼中所看待我們的天賦,就如同Will Hunting在Gerald Lambeau教授人眼中的數學天才,在Sean Maguire伴隨他的努力發掘之下,或許他想要顯耀的人生與追求的目標並非如同於表象的智力可及,然而這一切端靠於Sean Maguire的引導與Will Hunting自我發掘。

對照1997年的<Good Will Hunting(心靈捕手)>,描述天賦異稟卻出身貧寒與受虐的童年導致的防禦心態,到逐漸化解心房找到人生目標的青年,我想到去年有部類似題材,也非常值得一談的電影<Peaceful Warrior(深夜遇見蘇格拉底)>。這部影片演員知名度略遜於Good Will Hunting,男主角除了演過在HBO上映的<歐洲派>這部無厘頭搞笑喜劇電影以外,並沒有太讓人印象深刻的作品,扮演蘇格拉底的Nick Nolte是資深演員,得過金球獎影帝較引人注目以外,就商業考量來說確實不如<Good Will Hunting(心靈捕手)>上映時引來媒體的沸沸揚揚。

<Peaceful Warrior(深夜遇見蘇格拉底)>是由同名的暢銷半自傳形式小說所改編的一部電影,基本上看過電影原著小說的人都有同感,電影很難在有限的時間,把書中所要描述的意涵與人物心境處理的很透徹,並不完全是導演的問題,文字本來就帶給人們很大的想像空間,但這部同樣由暢銷小說改編而成的電影,卻把書中的作者想要傳達的精神表達到某種程度的精準,讓人從影片中看到了那個不可一世的運動選手Dan,以及只在深夜中出現在加油站內怪裡怪氣的Socrates,他們就如同閱讀文字時浮現在腦海中一般活靈活現。

與<Good Will Hunting(心靈捕手)>中的Will不同的是,Dan是一個來自上流階級家庭中的菁英,有著前途似錦的大好運動生涯與未來,一切都如此的唾手可得,就如同Will天賦異秉的數學資優頭腦一樣,Dan的運動細胞與家庭背景,亦是他的天賦之一,但是他卻與Will一樣苦惱與怨憤,同樣不知自己的存活的意義與價值,無法敞開心房去關注於他手上掌握的美好的事物,直到有一天發生了嚴重的車禍,車禍改變了與生俱來的異秉(就好比Will有天撞壞他的腦袋)Dan無法繼續上場比賽,這時他才明白要學習的功課,遠遠超過體操上所能看見,他需要超越的不是別人,而是當大家都宣判他再也不能出賽時,那個只能杵著拐杖的自己。

發生意外後,加油站的Socrates告訴Dan:
『Everything has a purpose, even this, and it's up to you to find it. 』
並沒有所謂的意外,每件事都是一個功課。

我開始懷疑Socrates其實不是Socrates,而是佛陀的化生來著,這句話頗有東風哲學與佛理的味道。如果沒有人生的這場意外,是否Dan真的能找到他內心的Warrior?他也許繼續不可一世的活著,睥睨所有人的遜色,對照著Will無法發掘內心的潛能受困於過去的陰影,Dan與Will,到底都是兩個最後終於突破內心牢籠的Warrior,只因他們同樣都遇見了人生中的蘇格拉底,只是一個是存在於真實的校園中,一個介於夢境與現實交恍的加油站裡。

『Everyone wants to tell you what to do and what's good for you. They don't want you to find your own answers, they want you to believe theirs. 』

我不曾如此幸運得以有Will那麼聰穎的腦袋,以及天降的運氣讓我遇見像Sean Maguire這樣的師長,但有時候真的幻想能夠在半夢半醒之間,在某個加油站也能遇見Socrates,幫助我找到許多等待著自己去尋求的答案。

創作者介紹

記憶的形狀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