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上班是一件很讓人疲憊的事,那跟教授討論論文的過程,可真是一件讓人想死的事。

 

從大學畢業到現在,十幾年的工作經驗,完全沒辦法運用在跟教授溝通這件事上;公司的老闆比學校的老闆,好說服又明理的多了,想法不同時,公司老闆即使覺得妳的想法實在不怎麼高明,但起碼會看在妳平日也是為他做牛做馬,熬夜加班的份上,多多少少採納妳的做法,但教授就不同了,如果認為你的論文內容與他的想法不謀而"不合",那麼不管妳說甚麼,在他的眼中都是狡辯與自以為高明,更是一種試圖挑釁教授權威的行為。

教授的門派之見,就跟武俠小說裡的武林派系一樣,假設你是本門弟子,跑去修習外門的武功,那可就犯了欺師之名;我的某位同學,就因為當時修的某門課,跑去修了其他老師開的課程,而被指導老闆大罵:「你不要給我學某某某老師剪剪貼貼那套!我跟你講,那套在我這裡是不管用的!」因為被指導老闆認為誤入邪教,這位同學那年當然無法順利取得畢業資格。

至於我,也沒有比我那位誤入邪教的同學聰明到哪裡去;一直處於搞不清楚狀況也不想搞清楚的情形之下,自始至終都沒修過指導老闆開的任何一堂課;我們這種學程訂了一種很奇怪的規定(好在這種學程至我們這屆就停辦),就是必須主修一種特定領域,至於如何認定妳是哪一種領域,就看妳怎麼集滿相關領域的四門課。四門課看似簡單其實卻很困難,不是每一種課每學期都會開,也不是每次都會配合在職生,開在晚上或是假日,所以選到是幸運,選不到算倒楣;在這樣的狀況下,只能採取大數法則,不管是哪一種領域,就看哪一種領域的相關課程,可以早點修到快點集滿四門,所謂儘早功德圓滿不要浪費時間,才是上策。

雖我未被認定是誤入邪教,但我好不容易集滿的主修領域課程,跟指導老闆兩年來主開的課程,嚴格來說沒有絲毫關係;所以即使身家清白,但我從未投入門下修習過他的武功也是事實。但基於他是所內德高望重的教授,也是學校當初開辦這個學程的Leader,選擇他當老闆,還是一條不得不走的道路。

每個人都很好奇我們跟指導老闆的關係何以如此薄弱,也就是,不是至少每周都要定期開一次會的嗎?關於這種默契,顯然得我們跟老闆之間並不存在,一方面是個人也無法抽空進行每周一次的會晤,再來則是老闆大概對於在職生的指導動力不如一般生;畢竟我們在他的眼中,有一部分是試驗性質的人員,就像電影Avatar一樣,我們這批人是介於一般研究所的研究生與在職專班的在職生之間,的一種曖昧不明人種。

 

當初教育部召集國內五大校開設這樣的課程,課程本身就存在一些問題,召進來的學生照理來說應該全職就讀,但如果把標準訂的這麼嚴苛,以現在失業率居高不下,景氣如此低迷的狀況,要大家捨棄工作當全職學生,結果只會有一個就是「沒人就讀」,所以雖打著全時就讀的招牌,但又另外開了一扇門提供給部分在職生,讓在職生可以藉由選修一些夜間在職專班或研究所的課程,以補足無法選修日間學分的困境。

這對於學校或學生本身來說,都是美意一樁,不過對於教授理想中的教學品質與投資報酬率來說,可就不這麼如此;學校把資源投入至日間的課程,學生卻有一半跑去選修夜間的課程,造成了日間資源的浪費;在不堪虧損與成效不彰的情況下,我們變成了最後的尾聲,學校再也不開辦類似的學程,以後社會人士若想繼續進修,本校只有兩條路給你走;不是辭掉工作去來考本校日間研究所,就是乾脆花點錢來考本校在職專班,再也不會有類似我們這種卡在一半的Avatar。

研究生中的Avatar的悲哀就是,一般研究生不認同你,認為你是學術能力有問題的人。大部分跟一般生一起修習的課程中,我們的成績都不會太理想,畢竟一般學生有的是時間複習功課,我們除了期末考前幾晚挑燈夜戰以外,其他夜晚是不管課業的在公司奮戰;一般研究生是走標準程序,也就是該考得都考過的歷程入學;我們這批Avatar,當初雖也是透過考試入學,但考試的內容偏向社會實務,我們又非商管科系畢業,不具備商學背景,對於經濟會計統計理解能力有限,上課的內容如果太過於理論導向或傾向算數方面,考試成績往往都跟一般生有一段落差,一言以蔽之就是------->慘!!。

在職專班雖然從你的年齡上,可以辨別出來你應該是跟他們是相似人種,但畢竟你跟他們還是來自於不同班級,也是透過他們不甚理解的方式入學,所以要跟他們混在一起還是有某種難度。

老闆對於Avatar人種,存在一種矛盾的心態,他應該把你當在職專班的學生看待,在標準上給予一種合理的寬鬆,但又不免因為你混了一部分一般生的血液,還試圖期望你會有不尋常的表現,更能積極一點投入學術研究。每年的歲末年終或者學期終了,不免偶爾會聽到某些同學的嘆息:「當初我應該念在職專班的啊!」,多少都是因為長期身份尷尬產生的有感而發,但已投注了時間與心血還有金錢,一切為時已晚也回頭太難。

如今只希望論文能順利過關,其他關於自己是否是人類還是Avatar也無所謂了!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