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度:22W+or - 5D
小小哈體重:507g
我的體重:53.9Kg

上次產檢醫生叫我要開始預約高層次超音波,本來醫生覺得一二期母血唐氏篩檢都屬於低危險,一般產檢超音波也都正常,不需要特別去做高層次,但因為台北市民有高層次超音波補助一千元,高層次超音波大約是在懷孕的20至24週進行,可以看到寶寶的4D模擬圖,而且也可以可以檢測到更仔細的胎兒狀況,除了一般超音波所做的成長測量、胎位、羊水、胎盤位置、重大畸形的檢測外,還加做脊柱、頭、顏面結構、胸腔組織、胃腸、膀胱、腎的大小結構及四肢等特定的仔細檢查與測量,,所以還是決定自費一千照一下高層次超音波。

預約高層次超音波的醫院是在我的產檢醫院婦幼,大約一個月前就要開始預約,所以一月份就已經打電話預約檢查。

超音波檢查室在婦幼醫院的同層樓,因為採預約制所以也不需要等待,報到後很快就安排入內躺平,護士小姐先幫我把姿勢調整後,然後大致上幫我照了一下,後來我才發現她其實不是護士,是超音波技師,可以幫病人照超音波但不能負責講解;這位小姐的態度蠻好的,大概照了一下就說微笑地說今天寶寶的姿勢不錯,可以照得到臉,很快地我和羊先生也在前方的電視螢幕上看到4D的小小哈的照片。

第一次看到小小哈的完整輪廓,感覺好神奇!醫生說嘴巴很像羊先生,我也覺得很像呢!但羊先生一直嚷嚷著說,4D模擬跟真正的長相還是有差,始終不願意承認!

DSCF8055.JPGDSCF8056.JPG 

接著換上正式操作超音波的醫生,這個醫生有點年紀,大約五十左右吧!並未穿醫生服,只是簡單的Polo上衣跟西裝褲,腳上還踩著拖鞋,戴著一副眼鏡,在有點寒冷的超音波室竟然穿短袖!以之前在李婦產科照頸部透明帶的經驗,其實跟這次的感覺差不多,醫生其實並不會跟妳有過多的交談,中間告訴妳的一些資訊,對於孕婦來說實在有點不清楚那些資訊分別代表了甚麼意義,比較具體是,這是頭,這是腳,這是脊椎之類的,但我通常也不會多問,說真的我也不知道要問甚麼,而婦幼的這位超音波醫生又比李婦產科的醫生多了一份嚴肅與不太親切的感覺,中間有一度小小哈的腿部姿勢擋住了小雞雞,醫生還有點不耐煩的用超音波檢查棒敲了敲我的肚子,還一邊發出了呢喃:「討厭」,這句話上讓我跟羊先生都有點傻眼,醫生心裡會覺得老是照不到或照得不順利,內心當然是會覺得有點不耐煩沒錯,但畢竟小寶寶又不是大人,他怎麼知道要擺好POSE讓你照個清楚呢?即使心裡這麼想也不需要當著孕婦跟家屬講出來吧!讓人感到實在不尊重看診者!

橋了很久,小小哈終於把腿伸直了一腳,也順利照到了小雞雞,還特別拍了一張小雞雞的特寫。

DSCF8048.JPG 

來到小小哈的心臟,醫生說看了白點,但在照的過程中並沒有多說甚麼,而我內心雖然有一點小驚訝,但還是想說等照完再跟醫生問個仔細,感覺聽到左心室出現白點,會讓人感到有點擔憂。

過了二十分鐘後超音波結束,我馬上起身問醫生是不是有甚麼問題,醫生說他整理一下等等出去再跟我們解說,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我們坐到外面等候。五分鐘後醫生走出來,秀了一張他個人用鉛筆繪製的胎位圖,感覺上那張胎位圖頗有喜感,小小哈的全身跟五官他都有用鉛筆畫上去。醫生坐下來後劈頭就問我是不是有貧血。

「我以前有貧血,但在生產前的檢查是沒有」我回答。

「妳的驗血報告呢?」醫生問。

「我在其他診所驗的」我回答。

「我會這麼說是因為,妳的寶寶的血流速度比一般的快,會擔心他是否有貧血」醫生解釋。

「這跟媽媽有關嗎?但我現在應該沒有貧血,還是如果我有貧血,可以靠飲食還是甚麼方式改善?」我焦急的問。

「跟媽媽沒有關,所以妳飲食改善也沒有用!」醫生回答。

「啊???」我當場呆住。那既然寶寶血流速度快,跟媽媽沒有直接關係,那一開始問我有沒有貧血是怎樣?

醫生看我陷入驚慌,馬上接口:「我這也不是診斷啦!我並沒有下判斷這樣一定是怎樣,我是建議妳進一步追蹤」

旁邊的護士聽完,馬上接口:「她已經排了下個月再做一次健保超音波檢查」

雖然醫生直說他不算是下診斷,但已經聽得我臉一陣發綠,而且非常擔心小小哈的狀況,只是當下對於醫生的回答,我實在提不出甚麼更進一步的問題了,他的回答有一種聽天由命的感覺。

關於小小哈心室小白點的問題,醫生說這在美國來說,通常是唐寶寶會出現的癥狀,但我若第一期與第二期檢查結果都非高危險群,他覺得沒甚麼問題,東方人出現心室出現小白點的機率很高。

回家後我心理七上八下了好幾天,上網查了一堆資料,關於心室小白點的資料比較多,似乎頗多媽媽都曾在照高層次超音波時看到寶寶出現心室小白點,的確是會拉高唐寶寶的危險值,但也有醫生在網路上回答,對於心室鈣化不需要太擔心,這必須還要配合其他指數去判斷,既然解說的醫生也告訴我不用太擔心,這個問題我就暫且先不去繼續擔憂。至於另外一個血流速度過快的問題,網路上關於這部分的資料少之又少,只有查到一筆簡體版的資料,提到多普勒超音波檢查到寶寶血流過快是因為需要快速供氧,可能有貧血的症狀,但其他的部分沒有多提,所以擔心了老半天,還是依然找不到甚麼具體的答案。

關於幫我照超音波的這位醫生,根據網路爬文的結果竟然是"名醫",是早期台灣涉足超音波領域的開創始祖,也是一眼就能馬上抓到問題的醫生,這點實在讓我們大感驚訝,因為我們對於他的回答實在是不太滿意,對於整個被照的過程也不是覺得很愉快,相較於同樣也是要自費的李婦產科的醫生,不管是照超音波的過程或是事後的講解都讓人感覺比較專業,實際上我們這種老百姓是分不出哪一個是專業的,但至少態度與情感上有些醫生會讓人感覺專業。

羊先生看我異常的擔心,就勸我先不要想太多,因為醫生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也沒有下甚麼很具體的結論,建議等到下一次的超音波再慢慢觀察,又如果我真的那麼不放心,就再花兩千多換別家醫院照;想了一下,也許換別家醫院照的答案還是相同,對於血流過快這件事,是不是日後有可能血流回歸正常,應該也不會是不可能的事,現在我那麼擔心,反而影響我自己的心情,想必小小哈的血流應該也不可能減速吧!至少這次的檢查除了血流與小白點這兩件事,在器官與其他部分並沒有甚麼異常現象,這就已經是好事了,我們實在不應該自己再繼續嚇自己。

今天我終於體會到甚麼叫做為人父母的擔心,一點點小事就嚇得半死,深怕自己的孩子不健康,這種過程真的是煎熬!!不過既然醫生並沒有特別指出是甚麼問題,也叫我們後續再觀察,瞎擔心是一點用處也沒有,也相對影響寶寶的心情吧!羊先生看我很焦慮也一直安慰我,孕婦一焦慮起來就跟發瘋一樣,身邊的人都會被影響到吧!

3月10日已經預約好要去做第二次超音波,所以這一個月包含過年的期間,我決定要選擇先安心的度過。

羊先生說,我們小小哈一定會很健康的,要我別擔心,所以我也要抱著這樣的信念過日子喔!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