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完奇哥的媽媽教室,大概是下午四點半,先在大葉高島屋逛一逛,又到美食街吃了一點東西,買了一些麵包,就搭接駁車到芝山站搭捷運。

搭淡水線回家一路都不用換車,上車後看到座位馬上一屁股坐下去(基本上都是沒人讓位給孕婦的,所以搶位置現在已變成我的絕活);快到台北車站時,老媽打電話來,問我關於上周閃到腰的事。

孕婦閃到腰真的是很要命,不能照X光,也不能吃消炎藥,所以遲遲一直沒去看西醫;昨晚在家用經絡油推一推,可能因為經絡油含有薄荷與樟腦,竟然讓我出現了首次異常的宮縮現象;大概每十分鐘就縮一次,雖然後來沒有繼續再縮下去了,但心裡總覺得不大對勁,果然孕婦是不能使用任何含有刺激性的藥品,即便是外用藥也是一樣!老媽聽完到我說肚子變硬,就要我趕快去看醫生,我還心想今天去媽媽教室也沒有甚麼縮到,不知道去醫院是不是有點小題大作了。

就在我掛下電話,才剛坐到台大醫院站時,卻感覺肚子又開始變硬了,心裡覺得很不放心,於是就在中正紀念堂站下車,直奔婦幼去。從捷運上走到婦幼的那段道路,肚子開始不規則的變硬,硬到有種要撐破的感覺。

我的產檢醫師當天沒看診,就先請櫃台小姐幫我掛其他醫生。報到後護士聽到我是因為宮縮來掛號,要我直接上3F產房量宮縮。

第一次進到婦幼的產房,本來以為我會到生產的那天,才會進來產房」這個地方,沒想到我竟然在27W提早進來報到。

產房的護士要我平躺在床上,在我肚皮上綁上測量的帶子跟監聽胎兒心跳的儀器,接著就從擴音器聽到碰.... 的聲音,除了照高層次超音波時有聽過小小哈的心跳聲,但那時候聽到的聲音不如這次這麼清楚又清晰,也沒感覺小小哈的心跳是這麼有力。

懷孕後因為肚子變大的關係,平躺會極不舒服,在家都要墊高兩個枕頭才有辦法平躺睡覺的我,躺在產房的枕頭上真的非常不習慣;產房的枕頭基本上根本稱不上是枕頭,只能說是比薄布厚一點的一塊長方形布巾吧!完全沒辦法把頭墊高,我的肚子就這樣壓著我的胸口跟其他器官,感覺整個人都要被壓扁的很難呼吸;綁著那些東西也無法亂動,只好很努力地躺在那裡,設法把手放到後腦撐高當作人型枕頭,不然真怕躺了一個小時會呼吸困難休克了。

儀器播放出來的心跳聲除了碰.... 的聲響,還夾雜著小小哈在肚子裡滾動,偶爾會踢到接收器的巨大聲響;剛開始我以為是心跳有問題,後來才發現是小小哈在攻擊監聽心跳的喇叭,而且每過十分鐘就會攻擊一次,像是要把監聽器踢出肚皮的感覺。儀器擴出來的心音聲很大,本來以為護士會跑進來看是怎麼一回事,沒想到外面的護士還是繼續聊天,可能每個產婦肚子裡的寶寶都有「攻擊」監聽器的習慣,所以護士也怪不怪了!

伴隨著小小哈的心跳聲,以及拳打腳踢的聲音,我逐漸地睡著了。也許是真的是太累了,否則怎麼可能在肚皮被敞開綁上機器,平躺又極不舒服的狀態下睡著?就在我快要完全昏迷」過去的時候,護士忽然走進來拆掉機器,撕下一張長長的報表出來,她看了一報表,宮縮真的有點頻繁,要我到門診後拿給門診護士,請醫生先開安胎要給我吃。

我雖然是看不懂到底報表上的指數是甚麼,但上面有些簡單的英文指示,上方是胎兒心跳,曲線還算維持穩定,但下方的宮縮頻率出現了兩次大幅度的波浪,超越了其它指標頗多,真的宮縮挺厲害。

門診的護士拿到我的報表後,要我進去等待;前一個病人有子宮閉鎖不全的問題,醫生正在跟她討論關於開刀綁住子宮的建議;那位媽咪看起來臉上很憂慮,因為子宮閉鎖不全,寶寶隨時都有可能滑出來,醫生才會要她要緊急動手術處理;當媽媽真的很辛苦,像這樣的問題還得多挨一次手術,在家躺個三天才有辦法,醫生還告訴她到了三十幾周時還要動手術解開,也就是前後要動兩次手術。

因為那個媽咪的問題似乎比較麻煩,醫生也花了頗多時間跟她討論,我在門診內的椅子上又坐了十多分鐘,護士才要我躺到看診台上;躺上去後護士開始問我,是不是最近上班很累還是沒睡飽?我回答我沒有上班,最近除了幾天比較晚睡,,但不至於到很累;護士聽完我的回答後,不置可否的走了出去,我猜護士問這些話應該僅止於表達"關心"的層次,因為從護士身上完全聽到不到甚麼進一步的答案。

過了五分鐘醫生終於進來看診,醫生一進來就說報表上出現收縮頻率升高(大約30分鐘~40分鐘出現一次),強度也升高的現象(每次持續30秒),但不能說這樣就是很嚴重(跟每次聽到財經台,主持人說本季面板出貨淡季不淡,或是說甚麼旺季不旺的說法一樣讓人搞不清楚,醫生到底是要說嚴重還是不嚴重?....)只能說子宮目前處於不穩定的狀態,要我多休息,最好是在家臥床安胎。

後來她又照了一下超音波,說目前胎位不正,但以目前周數看來未來還是有機會轉正,只是不能是現在這個節骨眼生出來;最後醫生給我吃開三天份安胎藥,如果三天吃完後子宮還是收縮,就要我回院打點滴住院安胎,若是羊水有破更是一刻都不能遲疑要馬上奔到醫院,也就是有可能早產。

聽到早產這兩個字真是嚇到我了,懷孕到現在一直以來身體都沒有甚麼多大不適,沒想到這一周竟然出現這種現象。

拿到安胎藥後先在醫院吞了兩顆,回家後馬上躺到床上,開始進行臥床」。

DSCF8145.JPG

隔了三個小時又吞了一顆,感覺宮縮的頻率比較降低,肚子也比較不那麼硬了。

躺在床上我開始跟小小哈精神喊話,希望他可以在媽媽肚子裡待久一點,還有兩個月的時間要乖乖待著,媽媽也會努力安胎,不要讓他睡在硬硬的肚子裡而很難過。晚上睡著時感覺不再出現前一日那種嚴重收縮了,可能是安胎藥發揮了效果吧!希望不要再縮下去了,雖然不能移動,但我會努力在床上幾天的。

上網查了一下發現蠻多人都有過類似的安胎經驗,如果還是在上班的女性更是頗多人被迫得請假在家安胎,女人真的很辛苦,挺著一個大肚子又要上班,上班的情緒跟壓力也有可能導致宮縮或其他問題,但又不是每個老闆都可以接受員工因為懷孕的問題而三不五時請假,所以有很多媽咪是當碰到這樣的狀況就乾脆離職,畢竟還是寶寶比較重要;我雖然沒有請假與否的問題,但當躺在床上發呆時,只能強迫自己趕快睡覺才不會感到無聊,睡著了就不會聽到客廳的電視聲音,而想衝出去看電視了。雖然今天有羊先生在一旁當傭人使喚,但很多事還是希望能夠自己來,況且他下班回家也需要休息,卻因此不能休息要一直勞動也很辛苦,這真的是兩個人都不能輕鬆的一件事啊!

創作者介紹

記憶的形狀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愛吃的乖
  • 真的好辛苦啊,要好好加油..剩二個月了...!!!!一定會是一個健康寶寶!!
  • ^^ 謝謝啦!!
    每天都不能外出真是悶死我也

    Christine 於 2010/03/29 22:49 回覆

  • Ellen
  • 還好你可以好好休息,不用像其他職業婦女一樣還得擔心工作,放輕鬆吃飽睡足,寶寶自然就會乖了,別擔心~

    前陣子我身邊的人也都忙著懷孕生小孩,也因為工作的忙碌,甚至有人羊水有漏了....宮縮得安胎,休沒幾天後還被迫得來上半天班直到生產,也有人生出來的小孩老是太輕,得放保溫箱,正因為如此,才考慮找個更安穩的工作....
  • 真的!
    工作的壓力真的會讓很多女人面臨這樣的問題啊~~
    如果我現在還在工作想必會更慘吧!或許這樣的問題就更提早發生了。
    穩定的工作真的很重要,操到翻失去了健康與家人,再多金錢也無法換得來的啊!

    Christine 於 2010/03/29 22:5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