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從六月份開刀到現在,一直騰不出時間把整個生產的過程跟心得記錄下來,每每想要好好坐下來打字,就聽到小小哈的哭聲,可以靜下來的時間真是既少又短暫,就連想看的書,也是斷斷續續的得趁著空檔才能看個幾頁;已經是下午五點半,好不容易把午餐解決,再餵小小哈喝奶,把他哄睡,該整理的先整理完,就坐下來抽空打點字;這一拖轉眼已經八月!再不寫恐怕時間一天一天過去,之後就再也不會回頭紀錄下這些東西了。

2000/6/7

開刀前天下午得先到醫院辦理入院。

約莫下午三點鐘,我們就到醫院櫃台繳交住院單辦理住院手續,櫃台小姐幫我們打電話聯絡病房,確認是否有安排好床位等事宜,聯絡完畢我們就直接上到醫院6樓。

電梯門一打開,正對我們的櫃台護士小姐,看到提著行李袋的我們,馬上招呼過去填寫資料。除了要開刀前最後一次門診,護士曾要我帶回家的一堆手術同意書等需要填寫以外,到了醫院辦理住院又是一堆資料待填;護士逐張逐張的詢問,並且要我們簽名,包括個人身體狀況紀錄表,還有母嬰同室同意書等等四~五份表格。

我的女性朋友中,沒有甚麼人有過生產經驗,大多數是跟我一樣晚婚甚或是不婚,更遑論生小孩了;所以在生產前,無法跟其他朋友討論關於母嬰同室的問題,一些男性朋友基於他們老婆的經驗,紛紛勸我不要選擇母嬰同室,理由不外乎是,母嬰同室會讓產後母親不能得到休息,假若是住在健保病房,小孩的哭鬧聲也可能會吵到其他床位的媽媽;一開始我也曾考慮過不要母嬰同室,我想如果開完刀不能好好休息,又要照顧哭鬧的寶寶屆時一定很累,但到了醫院準備簽同意書時,我還是選擇同意,那是一種如果選擇不要母嬰同室,似乎會對我的寶寶感到愧疚一樣。當時羊先生看我簽下同意,還很疑惑地問我:你確定?

其實我也不確定,不過,反正那又不是切結書,到時候真的覺得不能接受,大不了就拒絕同室就好了!(雖然最後被迫不能母嬰同室,至少我一開始誠意很夠)

簽完後,後面陸續又有兩對夫妻也要辦理開刀住院,看來果真如醫生所言,明天剖腹是好日子,我排到第八台刀,恐怕也無法如我所願在早上九點到十一點之間開完。

如我所料第一天報到沒有單人房,我特別叮嚀護士小姐要幫我候補房間(一開始我就決定要自費住單人房,後來果然證明我的決定是正確的,單人房真的輕鬆自在又安靜)。

拿到櫃子鑰匙後,發現我的病房號碼,竟然是我們的結婚紀念日,也太巧了。

進入病房,開始有點動搖是否要自費住單人房了;雖然這是三人健保病房,但基本上房間只有兩個人。可能是因為這年頭孕婦太少了,醫院為了讓孕婦感到舒適,所以在安排上也儘量寬鬆,讓大家住得舒服,三人健保房馬上就因為只有兩個人住變成雙人健保房了。

IMG_0142.jpg

在我的病床對面,住一位剛生產完的孕婦,後來發現她並未選擇母嬰同室,所以整個病房不管是白天或晚上都很安靜,而我隔壁這個床位是空的,所以我一個人可以擁有很大的空間。

IMG_0144.jpg

很幸運的,我的病床在最內側靠窗,所以隱密性也很高。

但我也害怕這一切安靜的美好,只是我的幻想,或許只有第一天兩個人,第二天可能又會有新孕婦進來,所以還是堅持單人房比較妥當。

4:00pm 護士進來抽血,量血壓,剃毛。剃毛是使用簡便式刮鬍刀,從肚皮開始剃,真有種殺豬拔毛的感覺。幫我剃毛的玉米頭護士很親切,動作也很小心謹慎,很多人都說剖腹產的過程會讓人感到不被尊重,但至少目前為止,這個步驟並不會讓我有不舒服或不被尊重的感覺, 

4:30pm 換了另外一個護士進來量寶寶心跳,大約測量三十分鐘,並要我注意機器上的指標,寶寶心跳在120~160都是正常的,如果高於或低於這個標準就要按服務鈴通知護士。

IMG_0148.jpg

醫院的服務鈴對講也實在蠻方便的,以前因病住過一陣子台大,都沒有查覺到這個東西的便利性。

5:30pm 跟護士請假外出用餐。

原本護士玉米頭護士告訴我可以請四小時假,沒想到等到下一個換班的護士,不願意讓我請假外出,勸我叫羊先生外出買回來給我。想到從今晚開始就要一直躺在醫院,當然要出去透最後一口氣;央求了老半天,護士很勉強地打電話給主治醫生確認才得以放行兩小時。

雖然覺得護士有點難纏,但她也是一種敬業的表現,是我這樣的病人配合度太低了,堅持要出去吃飯。

走到寧波西街上,發現一間店<<郝家食堂>>看起來生意不錯又有免費冬瓜茶可以暢飲,便走進去看看;這家店的超牌應該是蒜味燒雞;點了一份燒雞麵,羊先生點了很沒創意的排骨飯。

蒜味燒雞果然是鎮店超牌,份量很多,好吃又爽口,雞肉也很嫩。

IMG_0150.jpg

蒜味燒雞套餐可以選擇搭配麵或飯,我是選擇搭配炸醬麵。炸醬麵的話......味道就普普!主要是燒雞好吃!

IMG_0149.jpg

一個人就把整大碗燒雞給解決了!羊鮮生嘖嘖稱奇孕婦的食量真的不是蓋的。這應該是開刀前的最後一餐了,不管怎樣我都要吃得飽足一點。

爸爸後來聽到我竟然在開刀前去大吃大喝,直呼我的行為不可取,應該攝取清淡一點的飲食才對。

排骨飯的排骨很一般,配菜也不多,食量大的男人可能吃不飽,還好羊先生可以接受這樣的分量。

IMG_0154.jpg

如果不是因為在這產檢加後來的住院開刀,平常沒事也沒不會特意走到寧波西街附近找食物,算是一個蠻讓人驚喜的發現。

8:30pm 回到醫院, 護士推來監聽胎心音的儀器監測。

11:56pm 護士又推來監聽胎心音的儀器監測,並提醒我等等12:00開始不能進食。

12:00pm 熄燈入睡。一整個晚上我幾乎都無法睡著,從來沒有被人從肚皮切開的我,也不知道是緊張還是焦慮;我並不害怕,只是感覺有點奇妙,挺著肚子這麼久了,忽然要卸貨心情還是挺複雜,呈現了可怕的失眠狀態,早知道我應該先準備安眠藥。整個病房熄燈後黑的可怕,隱約只見到廁所的小燈透過的光亮,小小的光亮卻讓我覺得很刺眼。

創作者介紹

記憶的形狀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