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發燒後心情暴躁易怒的小小哈,連續折騰了幾天,我跟羊先生都感到非常疲憊,尤其是假日本想好好休息的兩個人,卻因為孩子生病得緊繃神經,心情也不是太好,抱著這種說不出口的悶的情況下,讓小事演變成大口角。

平日我都會盡量自己下廚,只有假日才會三餐都會在外面解決;在家帶孩子這一年多以來,剛開始每天都吃外頭,吃到後來實在很膩,慢慢開始下廚後,發現想吃甚麼都可以自己做,雖然口味不比外頭,但衛生又經濟,經年累月下來除了健康考量,也是節省了不少開銷。

而且我總想,人家都會說,最想念記憶中媽媽的味道;這裡的味道,指的都是媽媽的家常菜。如果我不會做菜,小小哈的記憶裡,只會有麥當勞或者肯德基的味道吧?所以,為了培養屬於小小哈懷念的味道,過去三十幾年不曾煮過飯的我,一定得從現在開始練習做菜,練到小小哈長大成人懂得品嚐後,就會知道甚麼是媽媽的味道了!以後當我不在他的身邊,或者當我不在人世上,他也會一邊吃著飯,一邊眼角泛著淚光,對他的老婆小孩或者對他朋友說:我最懷念的,就是媽媽的味道……..(一整個開始流淚幻想溫馨畫面)。

為母則強,為了小小哈我真是甚麼奇怪的事都開始做了,除了下廚,期望自己變成阿基師,我也開始培養省電省水的好習慣,為的就是多攢些錢給小小哈安穩的生活.寫到這裡,我又開始覺得母親真偉大(希望小小哈以後看到這篇,會孝順的在我生日時帶我去吃茹絲葵,如果那時候茹絲葵還沒倒的話)

回歸正題,雖然我假日不開伙,但小小哈這週末身體不適,不宜外出用餐,只好繼續DIY。想要炸點鹹酥雞當晚餐,卻發現家裡沒有地瓜粉。

「家裡沒有地瓜粉了,等等你下樓去買下好嗎?」我問羊先生。

羊先生一面在看手機回答:「好啊!我等等再去全聯社」。

「既然要去全聯,那多買點其他東西好了,我列給你」我一邊說,一邊拿出便條紙列下要請他採買的物品。

六點一到,我催促羊先生趕緊下樓買.羊先生拿起我的購物清單,逐一念出我要買的物品:

「這個XXX跟XXX是等等要用到的嗎?如果不是那就明天再買就好!只要買麵包粉就好了啦!」

「是地瓜粉,不是麵包粉!」我糾正他。

明明從一開始我就說是地瓜粉,而且還寫在紙上給他看,他卻看著地瓜粉三個字,說出麵包粉?

「好,地瓜粉嗎?一包兩包?」他這次終於說對了名稱。

「一包好了」

羊先生把採買字條撕掉丟入垃圾桶後就出門去。

全聯社距離家裡騎車只要三分鐘不到,但過了二十分鐘卻仍不見人影,原來他是悠閒的用徒步的方式走到全聯社。

羊先生把東西買回家後,我急著接過他手中物品也沒多看,直奔廚房。到廚房後拿起剪刀準備剪開時,看到上面寫的是大大的三個字"麵包粉"。

怎麼千叮嚀萬交代,最後還是買到麵包粉啊!!為什麼他那麼想吃麵包粉咧!

我拿著剪刀跟麵包粉衝到客廳質問他,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畫面,好像是要拿剪刀喀擦掉他的樣子

「你要的就是麵包粉啊!」他莫名其妙的盯著我說。

「我要的是地瓜粉」

「妳剛剛說的是麵~~~包~~~粉」他拉長音調。

「我明明說的是地~~~瓜~~~粉」我也跟著拉長音調。

買錯東西是小事,但買錯東西還死不認錯就讓人無法接受了。為了證明我沒有口誤,我一個箭步往廚房回衝,打開垃圾桶,翻出那張被撕碎的採買字條,試圖把碎紙片拼出來,以證我當初要買的是地瓜粉而不是麵包粉。

他見我發瘋似的把碎紙片拚出來給他看,上面寫著地瓜粉,深知自己理虧,但又覺得我太小題大錯,有點見笑起肚爛地更加不願意認輸:「但妳嘴巴說的明明是地瓜粉!」

我火氣整個冒上來:「這白紙黑字你還想賴嗎?」

「買錯就買錯,妳不會自己拿去換嗎?」

聽到這裡我更加憤怒,花了那麼久的時間去買一包我現在用不到的麵包粉,還叫我自己拿去換??

兩個人開始你來我往的愈來愈大聲,原本在一旁靜靜地看著我們吵架,始終保持沉默的小小哈終於再也忍不住的「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他的哭聲讓因為地瓜粉失去理智的我們,瞬間停止爭吵。

「好,我拿去換總行吧!」羊先生眼見他不去換地瓜粉,我今晚應該是很難放過他,便拎起車鑰匙跟麵包粉就往樓下衝。

我抱著被嚇壞的小小哈,不斷低聲地安撫。

小小哈大概是以為我們在罵他不乖,安撫了很久後終於停止哭泣,但也格外安靜,完全不敢亂動地趴在我的懷裡,看得我很是心疼。我們真是很糟糕的父母,在孩子面前這麼大聲爭吵,而且吵架的原因,還是為了一包三十多元的地瓜粉?

事後我跟羊先生討論了這次的地瓜粉爭吵事件。

我這人的確有點得理不饒人的性格,可是只要對方肯坦然承認疏失,我也不是會繼續追究的人。以這次地瓜粉事件來說,如果羊先生在買錯的當下,願意承認他的確是買錯了,或者說願意表明拿去更換的態度,我不只不會太過苛責他,可能還會告訴他不必了,我們今天大不了不要吃鹹酥雞嘛!把醃好的雞肉冰在冰箱,明天再吃也是可以。

但是問題重點就在於,羊先生始終不認為他聽錯,甚至認為那字條不過是參考用的,他主要還是以我嘴巴說出來的物品是甚麼為主,況且,他認為他已經辛苦了一天照顧小小哈,讓我可以安心睡午覺,我卻為了買錯一包地瓜粉而對他發怒,感到非常不公平,認為我一點都不體恤他的辛勞。

假日的確都是羊先生在照顧小小哈居多,特別是小小哈生病這幾天,但我跟他對於孩子的照顧方式,本來就不相同。關於小小哈的需求,他幾乎不管手邊在忙甚麼,一定馬上處理,而我則是會先判斷急迫性,比如吵著要討抱這種,我就會等先忙到一個段落再說;我每天都要照顧小孩,如果對小孩通通有求必應那肯定累死,但對於與小孩相處時間,跟我比起來相對短的羊先生來說,他當然會比較有耐心,所以這也造成小小哈特別黏爸爸,並非是我只要逮到他在家的機會,就把小小哈都推給他。

羊先生要說不公平,只有照顧一天就感到不公平,那我辛苦了一週,要的不過就是買對一包地瓜粉!有這麼困難嗎?

最後我們兩人在完全沒有共識下,結束了這場關於地瓜粉的溝通,我能夠理解他的想法,他當然也可以理解我的,可是理解歸理解,如果我們都希望對方按照自己的方式來做,最後的答案當然是無解,畢竟我們本來就是兩個不同的人,我也很明白,夫妻之間遇到爭吵這種事,大概沒有甚麼道理好講,最好的解決之道只有誰願意先讓步罷了。

唯一的心得是,下次不要在小小哈面前大吼大叫,在兩人都情緒高張非要爭個道理不可時,如何閉嘴不要多言,對我們兩人來說都不容易,但為了小小哈,我想我要多多修養我的心性,如何可以內心發怒而不要開口說半句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記憶的形狀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aNa2
  • 我在第一行看到了假日本◑▽◐

    上善若水,大智若愚,為了一包地瓜粉讓小小哈的心中留下陰影實在是划不來。我的話可能會拿麵包粉炸下去鹹酥雞,不夠道地但也是道炸物嘛~
  • 哈,假日本?是"假日"本來啦!!
    我要改一下了.

    已經不只為了地瓜粉,之前還為了薯條誰先開來吃,也在小小哈心中也留下過陰影....orz
    你不懂身為阿基師粉絲,對於用甚麼粉該有的堅持

    Christine 於 2011/12/06 03:3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