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7331_162433520000_2.jpg  

12/3(六)Day 4

醒來時,發現已經是下午一點半!小小哈還是繼續呈現昏睡狀態。前兩天發高燒,小小哈的精神還是很好,早上雖會比平日晚起床一點,最晚十點左右就會起床,心理很是擔憂是否要帶小小哈去醫院掛急診;小小哈的爸認為我過度擔心,他認為,哪個小孩發高燒到第三天還會活力十足?況且,多睡一點對生病中的小孩也不是壞事。

不管發生甚麼事,小小哈的爸總是老神在在,而我總會特別驚慌。話說回來,哪一個做媽咪的不是這樣?還好的是,我是一個極易受人影響與說服的人,如果聽起來有道理,倒也不會很堅持非要幹甚麼不可。如果不是因為小小哈的爸屢次勸退,我早在小孩發燒第一晚,就馬上奔去急診,如果不巧又奔錯醫院,奔到動輒要人辦住院的某些大型私立醫院,那麼我現在可能就會是在醫院裡,而不是在家裡。

於是我便打消了掛急診念頭,先餵小小哈吃了一點麵。

吃完麵後,小小哈開始在屋內四處活動,看起來我的擔憂似乎是有點多餘,體溫雖然還是在38度,但已沒有再飆高到39度以上了,顯然多睡一點是有幫助。

雖然他會在屋內自行活動,但活力顯然比前兩天更差,再加上食慾不振的緣故,感覺雙腿十分無力,常常走不到幾步就跌倒,自己站不太起來又會發怒,不僅完全沒有笑容,而且脾氣暴躁異常,若不合他的意,玩具拿起來又摔又扔,而且還往大人身上摔,儼然整個人成了另一個我不認識的寶寶。

此時,我們心裡還是認定第二個醫生的說法,小小哈得到的是腺病毒,會發燒五~七天,所以對於他能在今天退燒,並不抱持太大期望,而且既然不可能是玫瑰疹,也就不特別留意是否有發疹現象,只希望他的發燒溫度,能一天比一天退些,讓他感覺不要那麼不舒服。

可疑的是,我卻在小小哈的耳後與脖子交界處,發現了一大遍疹子。到了晚上,開始蔓延到右半邊的額頭;小小哈的爸說,這應該是因為昨晚小小哈趴在他身上過久,汗水與不乾淨的衣服導致,但我直覺這可能是體內的問題,才會導致疹子出現。

既然醫生完全沒提到可能是玫瑰疹,那麼小小哈頭上的疹子,又是甚麼呢?

上網查詢了資料。

腸病毒退燒後,也會出現所謂的病毒疹,外觀類似麻疹或德國麻疹。小小哈的疹子乍看之下,的確是一點點小小紅紅,不太像是網路上查到的玫瑰疹圖片,而比較像是麻疹。

今晚小小哈不肯進食,連奶也不願意喝,八點多就睡著了。雖然沒有一覺到天亮,中間也只醒來了一次,顯然是非常疲累。

12/4(日)Day 5

早上醒來第一眼看到小小哈,簡直嚇壞了!疹子遍佈了整個頭顱與臉部,包括嘴唇上方與下方都有;解開衣服一看,更是傻眼,除了四肢以外,腹部. 胸部 與背部,屁股與股溝,是一大片的紅疹。不過可喜的是,測量體溫後,他已經完完全全的退燒了!

退燒後的小小哈,開始爬進小帳棚玩玩具,並且在家裡到處奔跑;在他發燒這幾天,身體不適到對於喜愛的玩具完全沒有興趣。

以為病毒疹,應該是不會癢,查到的資料也是如此,但小小哈卻不停地抓頭,偶爾還會去抓身體,一直指著藥膏,示意我要幫他抹藥。

真不知道這到底是甚麼疹?

晚上小小哈的外婆特定跑來探望他,看到一臉疹子的小小哈嚇了一跳,以為他是得了麻疹,殊不知現在已有麻疹疫苗,打過疫苗後,要再得到麻疹的機率實在很低,但有其他很多屬於"後起之秀"的病毒,是完全沒有疫苗可對抗;老一輩的人覺得燒了那麼多天肯定是甚麼大病,發了一堆疹子卻不是麻疹,很是奇怪。

不知道是否出疹子導致身體不舒服,小小哈今晚睡的極度不安穩,從10:00安撫到12:00都無法入睡,一直持續哼哼嗚嗚的發出聲音,一會兒睡又一會兒醒,中間一度我很不耐煩,便用嚴厲的口氣責罵他:"燒退了!還要耍任性嗎?"

小小哈聽到我在生氣,驟然安靜不在發出聲音,但忍不到三分鐘又開始抽蓄啜泣。現在想起來,他當時真的是很不舒服,不是在刻意胡鬧。

我跟小小哈的爸輪流輕拍,又是拍到凌晨四點多小小哈才真正睡著。

12/5(一)Day 6

上午又回到小小哈當初發燒看診的第一間醫院,主要是因為離家近,想要請醫生開點止癢藥膏給小小哈抹。

沒想到醫生一看到疹子,就說:"啊,玫瑰疹"

"這是玫瑰疹?不是腺病毒後起的病毒疹嗎?"

"不是,是玫瑰疹。"她篤定的說。

"他不是得到腺病毒嗎?"我又問了一次。

醫生可能覺得我老是這麼問很奇怪,畢竟從第一次帶小小哈給她看診,她就沒提過可能是腺病毒感染;但她有所不知,除了她以外,還有其他醫生斬釘截鐵告訴我,這不是流感就是腺病毒;雖然一開始沒帶小小哈看診前,我強烈懷疑是玫瑰疹,但在沒有一個醫生附和之下,早被我踢出嫌疑清單以外,誰知道最後的罪魁禍首,竟然是玫瑰疹?

"這疹子主要遍布在身體,不在四肢,且看這疹子的外型,就是玫瑰疹。"

"玫瑰疹不是不會癢嗎?可是他會癢耶?"我在網路上查到的資料,都說不管玫瑰疹或病毒疹,都是不會癢的。

"應該不會癢,但極少數可能會癢吧!"

我想,癢也許只是一種相對的感覺,而非絕對,就像有人說生孩子剖腹後不怎麼痛,但我在術後,卻是痛到一整個想罵髒話。比較敏感的孩子可能會覺得癢,但有的孩子就不覺得癢。現在的醫學答案,部分是根據過去臨床累積的數據來判斷,但或許有那麼一萬分之一或一百萬分之一,是會感覺癢的。

玫瑰疹是會癢還是不癢,都不重要了,我只想趕快幫小小哈止癢。

兜了一大圈,跑了三趟醫院,如果再加上明天另外一家醫院複診,就等於是四趟了!終於得到了一個結論。

就是,不是流感,也不是腺病毒,而是玫瑰疹!這是跑了兩家醫院,看了兩個醫生,其中有一個還是小兒科主任,之前通通都沒有得到過的推測。

既然如此,那我隔天再去另一家醫院看腺病毒報告,只會非常可笑了。

12/6(二)Day 7

小小哈身上的疹子還是很多,但擦了醫生開的「可樂洗劑」,一種類似痱子膏之類的藥品,再加上喝了醫生開的「普利西敏液」,感覺他沒再那麼瘋狂的抓自己的頭,食慾也開始逐漸恢復,早上願意開始喝奶,中午也願意吃點稀飯,晚上也睡得很安穩,一覺到天亮。

但整天情緒還是不太好,早上亂翻櫃子上的物品,責備他後,他卻故意把更多物品剝落;當我要逞罰他,打他的小手心時,他竟然鼓起嘴巴,抓住我的手,意思是要我不要動他!

第一次看到他有這樣叛逆的反應,怎麼發燒幾天,性格就變得如此乖張?原本那個可愛的小天使跑哪去呢?

12/7(三)Day 8

疹子幾乎已經全退,小小哈的情緒似乎已完全恢復到沒生病以前,對於他昨天出現的異常行為,我內心鬆了一口氣,希望那是他不經意的反應,不然我真的會擔心他是不是發燒,把腦的甚麼地方給燒壞了?

早上帶他去公園溜滑梯,可能是體力尚未完全恢復,溜沒幾下就要我帶他回家。

下午整個人都活蹦亂跳,也很愛笑地會跟我玩遊戲,也如往常一樣會撒嬌討抱,心裡一塊大石頭終於放了下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記憶的形狀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