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 2 (1).JPG    

為保護他人著作權,文章內不列配方。參考書籍:第一次玩手工香皂

原本應該是要間隔三天(做皂一天,等待皂化脫模兩天,一共三天)就要打一鍋皂,但我忽略掉讓吐司模風乾的時間(既然手工皂講求環保,那麼模具就讓它採自然風乾;我強迫自己矯枉過正到一張衛生紙也不能浪費!),所以禮拜一脫了甘菊甜杏仁皂後,禮拜二停工,今晚再開始籌備打第二鍋皂。

禮拜一的甘菊甜杏仁皂脫模後,切9或10等份,平均每塊大約100kg,假設一個禮拜打出兩鍋皂,就有20塊皂,一個月就有80塊手工皂的產出,這個數量算起來實在有點驚人,或許要改為一週只打一鍋皂會比較適合,不然花在買油上面的錢,可能會讓我的荷包空虛不少。

β-胡蘿蔔皂顧名思義要有胡蘿蔔,剛好冰箱有一根冰了好幾週,表面都快要長出芽,顯然已不能食用的胡蘿蔔,當然如果有新鮮的,使用新鮮的胡蘿蔔會比較好一點,但我想,不是內服的話,應該使用這種胡蘿蔔也沒啥大礙,不過還是要等我自己洗過後,才能知道用這種過期胡蘿蔔來洗澡,到底會有甚麼後遺症。

自己做皂就是有這種好處,是不是使用過期原料,內心一清二楚,市面上販售的食品或保養品,到底背後是否使用過期原料製成,消費者無從查證,好比最近有黑心原料商竄改食品期限,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未來收到我這β-胡蘿蔔皂的親友,也不需要太擔心,如果敢拿出來發送,表示我已經以身試法,洗過後沒有不良反應,而且我也絕不會隱匿,它們是使用過期胡蘿蔔製成的手工皂,並且補充說明,過期歸過期,但絕對安全無虞(但想必大家聽完後,會紛紛拒絕接受我的肥皂)。

打完胡蘿蔔汁的渣渣,我用棉布濾掉,保留作為Trace後加入的添加物。書上說,胡蘿蔔渣不宜加入太多,但沒有說明原因是甚麼,可能是怕肥皂太快酸敗,不耐放吧!我的確是無法想像,胡蘿蔔酸掉的感覺是甚麼。

也確實,肥皂裡面這種固體的添加物,對於皮膚除了可能有去角質作用以外,實在沒有甚麼多大的幫助,使用後,還會可能導致浴室水管阻塞,所以不加太多也是好的,我可不想每次洗完澡,都要去清理那滿地的胡蘿蔔渣呀!

上次打第一鍋皂甘菊甜杏仁皂,從打完皂入模到清洗收拾器具,花了一個多鐘頭,這次前後只花了四十分鐘就把皂做完。目前我認為做皂最花時間的地方,就是等待鹼水與熱油同時降溫,因為即使把兩者放入冷水隔水降溫,再一邊拿著湯匙不斷攪動幫助降溫,還是要等上15分鐘左右,才會讓兩邊都降至可以融合的溫度,目前我沒有想到甚麼更快速降溫的方式,或許用冰水來混合氫氧化鈉是一種好方法,但油升溫速度很快,當氫氧化鈉已經降至可以融合時,可能油都還沒法快速降溫,所以目前使用冰水這招我還不太敢嘗試,還是先乖乖等降溫比較保險一些,油過了融合溫度還好,再加熱就可以升溫,但氫氧化鈉就比較麻煩了,可能要整鍋倒掉再重新調配。

本來以為打皂至Trace會花很多時間,事實上這兩次都只花了五分鐘不到,尤其是今天這鍋皂,可能是因為使用胡蘿蔔汁當作添加物,竟然只打了三分鐘就Trace;實在有點擔心今天這鍋是否是假Trace,但這一切要等兩天後脫模才能知道,若是假Trace,就無法真正皂化完成,兩天後不會變成固體,只會是呈現黏稠湯水狀。

只有晚上哄完小小哈睡覺後,才有我個人的時間,晚上10點至凌晨2點這四個小時,就是我的私人寶貴時間;這段時間我跟小小哈的爸,各自從事各自的活動,我大部分是看書或上網,小小哈的爸最近著迷於看重播的天龍八部;晚上8點的場次,小小哈還沒睡,他沒辦法看,只好看12點的重播。

有了小孩以後,只要小孩還醒著,大人就無法做自己的事,這是一個殘酷的事實,但等到他大一點,我們就會比較自由了,只是那時候我們兩個也老了,還是只能在家裡看書、上網、看天龍八部,或是做肥皂,其實並沒有甚麼太大的不同。

今天打完皂後,已經是凌晨一點多,攪拌器的聲音有點吵,本來在後陽台打皂,怕吵到鄰居,中途打到一半,又改去廁所打,還要門窗通通緊閉,怕自己被鹼水燻到中毒,還好混合後的皂液,沒甚麼太臭氣味。

我在想可能做完這本書的皂後,不能選有純橄欖油的馬賽皂出現的書籍,因為那種皂據說極度不易達到Trace可入模,如果要打馬賽皂,我可能要打皂打到天亮吧!

2011/12/22 pm12:45補充

隔天晚上觀察了一下,發現皂已經變得很硬,沒想到只放一天,就很好脫模,看樣子這種配方的皂,只需要放置一天即可;這款皂我沒有添加胡蘿蔔香精,所以並沒有氣味,天然的手工皂本身即有一種淡淡的香味,聞起來還蠻自然健康的,在沒有任何香料或精油添加之下,光憑氣味與外表,實在判斷不出這是哪款肥皂;肥皂表面看得到一點胡蘿蔔,沒有書上照片看來明顯,應該是我的胡蘿蔔渣放的較少的緣故,若放多一點,成品會更漂亮,更看得出來是胡蘿蔔皂,下次可以試試看調整添加胡蘿蔔渣的比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記憶的形狀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