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已是高齡產婦,產檢醫師檢測我的初期母血與頸部透明帶,跟她討論了很久,她認為我可以考慮不做羊膜穿刺,並舉出英國的研究案例,表示我的年齡,在英國的標準來說,可不需要接受羊穿,只需要保持後續的追蹤檢查即可;

本來我也就不想做羊膜穿刺,她這麼說正好襯了我的心意。但,我不是大不列顛帝國人,而且,為了避免接下來到生產前的不必要擔心,我還是決定去扎一針。

要前往柯滄銘診所前,不免俗爬了一下文;柯滄銘診所目前的看診狀態,目前爬得到的文,顯然有點過期;現在柯滄銘診所已經不接受用健保卡排隊掛號,而是採取抽號碼牌的方式,朋友在年初去,也都還是排健保卡;至於抽號碼牌的方式是怎麼個抽法,排隊人潮究竟如何洶湧,也沒有比較新的資訊可供參考。

分享一下昨天到柯滄銘診所排隊掛號的心得:

1.羊膜穿刺必須現場"本尊"親自掛號,號碼牌則可以代抽;昨天就遇到有人請婆婆代為掛號,被護士請了回去。早上診次於08:30開始抽「掛號號碼牌」,08:50開始依號碼牌次序掛號,但千萬不要8:30才到達診所排隊。

如果不怕被婆婆討厭,倒是可以請婆婆凌晨5點就去門口排隊抽號碼牌,保證抽到第一號,然後孕婦在家悠閒地睡到8:50再去掛號,要不然要請婆婆變裝或易容能力強一點,才有可能騙過櫃檯的護士幫忙掛到號。

2.掛號時請準備好新台幣一併交出,不收美金歐元更不收信用卡。

3.號碼燈號與看診燈號分開跳號,依照號碼牌的燈號排隊掛號,護士會給掛號的號碼,再依照看診燈號看診。

4.我10:20分抵達,抽到62號的號碼牌,號碼燈號僅跳到42號,等了前面20個人掛好號,將近30分鐘,才輪到我掛號。10:20看診燈號只跳到13號,但那些人可是7:30就來排隊的人,也不能怨恨人家比我早穿刺完畢回家睡覺,早起的鳥兒有蟲吃。

5.掛號時,護士表示上午診已經掛滿,把我排到下午診的13號,也就是,如果想要上午診就穿刺完畢,務必要在7:30左右抵達醫院排隊抽號碼牌,以確保掛到最前面的號碼。如果可以,凌晨請老公去門口搭帳篷最萬無一失。

6.約莫上午11:30,看診燈號才跳到22號,預計上午診應該頂多看到30號左右;診所規定下午診4:00次1:00開始抽「掛號號碼牌」,1:50開始依號碼牌次序掛號,但下午診如果真的1:00才來抽號碼牌,那麼可要等到天荒地老,預計可能要6點才刺得到吧!

依照這個邏輯,要看下午診的人,最好早上10:00就先來抽號碼牌,先完成掛號,然後就離開去辦其他事,等到下午差不多時間再返回診所穿刺,依照我昨日的經驗,只有上午抽號碼牌掛到的號碼,才有可能掛到下午診的前20號。 

6.我排到下午診的13號,大約是下午3:15才輪到我,穿刺完畢休息約10分鐘,到離開醫院已經將近下午4:00。

我從早上10:20抵達醫院,中間在台北地下街閒晃,直到下午4:00才得以返家,應該是最近柯滄銘診所做穿刺的孕婦又暴增的關係導致,以前去那邊穿刺的孕婦,好像都沒有這麼漫長的等待。

掛號心得:

要不就是很早很早到,先抽號碼牌掛號,要不就是乾脆晚點約10點以後再到,直接被掛到下午診,總之不管早到晚到,不等上兩三個小時是不可能的!如果是無法9:30以前抵達診所掛號,最好要請上一整天的假,極有可能被掛到下午診的號碼。

昨天有碰到一對夫婦,不巧只請了半天假卻被掛到下午診,因為無法臨時再請假,現場哀求護士,無奈也無法插隊先看診,只能下次再來。

 

穿刺前,藥師會針對穿刺的檢查方式,做簡短三分鐘說明。

小小哈爸詢問我們做完後,是否需要臥床休息等注意事項;藥師回答:「不需要,我們的護士抽完後都還直接上班,沒有那麼嚴重,跟正常生活一樣就好」

接著我們就被請到一旁的走廊等候,等到上上一組穿完,再被請到穿刺床外的椅子等候。

檢查前,醫師會先用超音波做基本檢查,確認週數與性別。

柯醫師說完:「17週又一天,體重245公克,是男生,四肢健全沒問題」,助手開始準備器具,在我的肚皮上抹上碘酒準備穿刺。

據說穿刺的針很長,但我跟小小哈爸看到都覺得還好,並沒有大家說的那麼可怕,比我照胃鏡要插入喉嚨的管子,短得太多太多了,我覺得照胃鏡的管子還比較可怕咧!羊膜穿刺只不過是使用比較大的針筒而已。

穿刺前,醫生先用儀器定位,很迅速地就把針刺進去,並以雙手固定住針頭的位置,一旁的護士再接手針筒,逐步緩慢抽出羊水。

剛刺進去時,感覺肚子很酸,而且肚皮表面有點疼痛;抽羊水時並沒有甚麼特殊感覺.一邊抽羊水時,護士會一邊解釋超音波上顯示針頭的位置,告訴我們針頭在何處,寶寶的心跳在何處,讓我們放心。

抽羊水的時間大約只有幾秒鐘而已。抽完後,醫生很迅速地拔出針頭,轉頭跟我說:「好,結束了」然後就很瀟灑地走出去了,接下來就是兩位護士拉我起身並做善後處理工作。

穿好褲子後,護士請我到外面約坐五分鐘,就可以離開。

剛下床時,感覺肚子真是痠到一個不行,連走路都一拐一拐的;在診所休息時,肚子還是很酸,而且被針頭插入的部位還隱隱作痛。

是我個人痛覺比較強烈嗎?網路上很多人都說沒感覺,但我還挺有感覺,而且這種不適的感覺已經延續兩天。

回家時,躺在床上小睡了片刻,到了晚上仍感覺肚子有點怪異;小小哈爸認為這沒甚麼,他舉例像我們平常抽血打針後,都會覺得被打入的部位怪怪的了,更何況是拿那麼一個大針筒直接插入肚子裡?會感覺奇怪也是正常的。

但感覺奇怪的人不是他,是我,他解釋的雲淡風輕,我卻會不時痠痛。

當天晚上我依舊抱著小小哈幫他洗屁屁,隔天也照常一般生活,上超市買東西,拎東西拉著小小哈爬樓梯,沒特別臥床或不走動。

朋友問我穿刺前會不會害怕;

說真的,我沒有甚麼特殊的情緒,只覺得要趕快執行完這個既定工作,只想趕快結束回家,反倒是對於為了要等三分鐘穿刺,得在那邊久候好幾個小時,感到極度不耐煩。

但,柯滄銘醫師是羊膜穿刺界的名醫,每天穿刺將近百位孕婦,我想,穿刺對他來說,比喝水還要熟練吧!(人的一天都沒有喝一百口水);在診所護士們眼中,給柯醫師穿刺,應該是非常輕鬆自在,不是那麼可怕的事;刺完後藥師又說,不用刻意臥床安胎,更不用吃藥安胎,真是太神奇了呀!

但第一次被穿刺的孕婦,內心難免驚恐,也許去柯滄銘診所當上一個月的志工,觀看柯醫師每天刺了一堆孕婦後,就會覺得這一切真的沒甚麼大不了。

雖然我沒給別人刺過,無從比較,不過看柯醫師俐落的手法,不夠熟練的醫師恐怕無法那麼快就迅速下針。

小小哈爸與小小哈,父子倆人坐在一旁看我穿刺,也都是保持興高采烈的心情;在街上晃了幾個鐘頭,他們應該也跟我一樣,

有一種:"挖,終於要刺了,可以回家了!"的感覺吧!

回家後,小小哈無意間呢喃著:「馬麻今天去給醫生刺肚子」

之前在穿刺前,小小哈爸就有告訴過他,我要給醫師刺肚子檢查,所以我故意反問他,「馬麻為什麼要刺肚子?」

小小哈說:「要檢查弟底迪,底迪大了要拿出來」

平常都會跟小小哈說,底迪變大了會拿出來送給他,所以他知道有一個東西叫"底迪",是要送給他的;想當然爾他不知道甚麼是弟弟,也不明白弟弟跟他是甚麼關係。

今天晚上睡前,小小哈又掀開我的衣服,說要看一下我的肚肚。

我掀開給他看,他用手摸了一下說:「醫生拿針刺馬麻肚子,底迪在裡面」他還記得我肚子被針刺的事情。

連續兩天小小哈白天都會有意無意說:「醫生爺爺刺馬麻肚子,刺底迪」

沒有刺到底迪啦!如果刺到還得了呀!

創作者介紹

記憶的形狀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aNa2
  • 專業的事,交給專家來ˊ_>ˋ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