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小小哈感冒引發腸胃不適,拉了幾天肚子,小小哈外婆跟阿嬤,都比我這當媽的還要緊張,倆人每天輪番熱線,關切她們寶貝孫子拉肚子情況。尤其當小小哈外婆(也就是本人「老木」)得知小小哈因為拉了三天肚子,體重下降0.5公斤時,非常憂慮,不斷問我到底小小哈胖回去了沒,擔心的程度讓我完全自嘆不如;想當初我剛生完小孩不到三個月,小小哈外婆就不斷唸我怎麼減重減得這麼慢,如今她的孫子只瘦了0.5公斤就大驚小怪。

上週回去探訪公婆,隔天準備回台北時,婆婆忽然有感於小小哈這陣子拉肚子一事,說了一個故事:

她說,很久以前,當小小哈爸他們都還很小,還沒念幼稚園時,家裡發生一場大火,把整棟房子都燒個精光,只好舉家遷到小小哈爸的二叔父家暫住。

有天半夜,她發現其中一個孩子發高燒(三十幾年前的事,她已忘記是哪一個小孩發高燒),二嬸嬸好心拿退燒藥給小孩吃,結果吃了後,清晨起床卻發現小孩全身發冷,嘴唇發黑;公公當時值班整夜都不在家,婆婆嚇得一大早急忙揹著小孩,天還沒亮,也沒有公車搭,就開始徒步到五公里遠的鎮上看醫生;看完醫生後,幸好小孩沒事,她馬不停蹄又趕著返家做午餐。

一進門,她的婆婆不但沒有關心小孩狀況,反而冷言冷語地說:

「一點點小事就要揹去看醫生,我的孩子都沒有妳的孩子毛病那麼多!」

婆婆覺得很委屈,默不吭聲擒著淚趕緊洗米下廚。

婆婆很少提起她的婆婆,通常都是聽到小小哈爸在談他那去世多年的阿嬤;印象中都不是很好的回憶;例如重男輕女,婆婆第一胎生女生,她知道後完全不探望,也不幫她做月子。

這是我第一次由婆婆口中,聽到最完整的,關於已去世阿嬤的故事。

婆婆會提起這件事,主要是想跟我說,她明白我為了孩子生病時的煩憂與辛苦(事實上我沒那麼憂慮小孩拉個幾天肚子,只覺得小孩烙的屎真的奇臭無比!)。

相較之下,婆婆比起她那去世多年的婆婆,對媳婦實在是太好了!

我從來不用下廚(當然跟沒同住多少有點關係),只要有婆婆在,幾乎是茶來伸手、飯來張口;自從我懷二寶後,婆婆還會主動當起搬運工,幫我提包包,牽我過馬路,就是深怕我有一點閃失;更不要說是小小哈生病了,她比我還要緊張一百倍。

所以聽完讓人義憤填膺的故事後,打從心底同情婆婆的遭遇。

聽說當初婆婆要過門嫁給公公,小小哈的曾祖母就不大滿意,認為她是「鄉下姑娘」。

原來同樣住在鄉下的人,彼此之間也有住在「鎮上」跟「鄉村」的偏見;婆婆只因為不是鎮上的人,就被列入「鄉下姑娘」。

那個年代的女人普遍都沒唸甚麼書,同樣地婆婆小學畢業就沒再升學了,學歷也是婆婆遭受歧視的地方;況且,婆婆過了三十好幾才嫁給公公,在那個年代(民國三十幾年),通常女人都是二十出頭就會嫁人,過了三十都還沒出嫁,簡直是異類,再加上家境清寒,綜合這些因素,都是小小哈曾祖母不太接受婆婆的地方。

婆婆的其他妯娌因為娘家比較有錢,學歷比較好,也大多來自鎮上或台北,所以都一致瞧不起婆婆;婆婆雖然是家族中的大嫂,但是在族裡的地位卻很卑微,大小家事都要她一肩扛,毫無說話地位。

這點,目前我從家族聚會還是隱約可以看的出來。

幸好婆婆晚年鹹魚翻身,跟那些嬸嬸的後代比起來,婆婆的子女都有不錯工作與收入;還有一件事讓她很得意,在他們還保有的重男輕女觀念中,婆婆認為她的媳婦,也就是我,為這個家族帶來男孫,那些嬸嬸叔叔,以後都是要靠小小哈跟哈弟弟去祭拜,目前小小哈爸唯一的一個堂弟,還沒有生下男生,如果他沒有生男生,那麼,這個家族的香火是靠我們這房傳遞。

我對於這樣的想法感到不可思議,甚至還有點嗤之以鼻;可是那個年紀的人,有那個年紀賴以為生的價值觀,每次她要這樣自我滿足時,也不好潑她的冷水(妳又知道晚輩一定會拜你們?如果不拜呢?如果以後小小哈他們根本不生小孩呢?傳甚麼東西呀??)

過去的女人被傳統觀念束縛,只能靠生子這件事證明自己,看似可笑背後卻很可悲;當我們用現代嶄新的觀念,批判老一輩無知的重男輕女,仔細想想,她們也是被社會氛圍洗腦的可憐女人;所以,更要提醒自己,不要把這樣的觀念複製給下一代。

婆婆難免會有些我無法認同的言語或舉動,不過愈是了解她的過往,對她的想法愈會有些改變;畢竟她在經歷嘲諷與屈辱後,當小小哈曾祖母晚年纏綿病榻時,始終不離不棄。小小哈曾祖母是她親手照顧至嚥下最後一口氣;這點換作是我,我是絕對做不到。

我想,若婆婆往後再多講些她年輕時被虐待與歧視的情節,我會更同情她,也會更體諒她。

這招真的挺有效的!

創作者介紹

記憶的形狀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aNa2
  • 長男的媳婦之女人不必為難女人(⊙ˍ⊙)
  • 偏偏女人最愛刁難女人.... ( ´▽`∩)

    Christine 於 2012/08/16 16:1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