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碌心煩於爸爸的病,轉眼小小哈從九月初開學入托兒園,至今已快滿一個月了!

趁著今天眼疾未康復,感冒又未痊癒,怕到醫院會傳染給爸爸,趕緊在家著手記錄這一個月來小小哈的就讀情況:

9/3~9/9第一週開學週:

懷抱著既期待又擔憂的心情送小小哈上學去。進入學校後,老師很熱情地過來打招呼,並跟我們介紹班級的環境。

小小哈很新奇地看東看西,又有點"人群恐慌症",看到別的小朋友靠近就會很不自在,所以我請老師幫我們安排坐在班級最角落。

小小哈坐下後,見後方有一整排教具,馬上興奮的一樣樣自顧自拼了起來;老師說,這是年紀比較大的孩子才會想玩的東西,通常兩歲小孩不會對於這種教具感到興趣。

2012-09-03 09.22.27

2012-09-03 09.13.35

比起跟其他小朋友互動,他更喜歡獨自一人操作物品;這似乎比較符合蒙式教學的概念,不過我們念的並不是蒙特梭利系統的學校,雖然我幾度考慮要送到蒙式教學的學校去,因為環境地點都不適合便作罷。

老師也沒阻止他操作跟別人不一樣的東西,我想這對他是比較好的方式,畢竟每個孩子個性不同,我也不會強迫他非得要融入其他小朋友不可。

以後要過團體生活的日子還長得很,能夠在角落邊圖個安靜就趕緊把握時間吧!

   
小小哈獨自坐在角落拼智慧板拼了很久,老師也拿了包子與米粥等點心,讓他邊玩邊吃;雖是開學日,卻沒有家長像我這樣留下來陪伴小孩;問了老師,老師說,她們的開學順序是分批進入,並非集中在同一天,這樣比較好安排新生特別照護。

 

但老師也表示,即使是新生,家長都是待一下子就會離開。

聽到這樣的說法,整園又只有我一個家長留在學校,也不好意思賴在教室太久;待了四十多分鐘,正準備跟老師示意我要離開時,忽然間,兩個老師很有默契地,一起過來包夾小小哈,讓小小哈轉移注意力,我得以趁著他不注意時偷溜。

 
第二天後,小小哈每天都吵著要上學,連早上進入托兒園時都要小跑步!一副迫不及待就要衝入教室的模樣。

這週我都進入教室陪伴五到十分鐘再偷溜,所以他每天上學都沒有哭泣。

我幻想的「難分難捨」加「大哭泣分別」戲碼,通通都沒有上演;一方面開心我可以走得瀟灑,馬上趕至醫院照顧爸爸,卻又不禁感到有點小小落寞;這個我親手照顧了兩年的寶貝,竟然翅膀可以硬得這麼快?完全對我這個老母沒有絲毫不捨?

理論上我該要捨不得送小小哈去念書,畢竟我親自陪伴了孩子兩年;我也應該要像很多媽媽一樣,轉過身默默感嘆地哭泣才對;但偏偏我的個性,就是沒有這種特別「柔性的感觸」;不是我沒有母愛,通常我覺得該做的事情,不大會被情感左右太多;只是小失望,期望兒子應該要對我不捨的戲碼,他並沒有給我照本演出。

倒是小小哈爸,第一天送小小哈去上學時,竟然跟我說,他感到有點不捨,覺得兒子好像要去當兵了!他感覺好五味雜陳。

真是太有趣了!才兩歲要上托兒園,就覺得兒子要去當兵?我還想不出「當兵」這個形容詞,因為我確定小小哈長大必然不需當兵,當然我也無法體會當兵是甚麼心情就是。

小小哈的老師每天下課,都會跟我說明他在校情況,聯絡簿也都紀錄得很詳細,讓我非常放心,我看小小哈也非常喜歡這些年輕的女老師,才去沒幾天就記住大多數老師的名字,叫得十分親熱。

,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