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臨父母逐漸老去,遭受病痛折磨臥病在床,是人生當中必經路途之一;我想我可能比週遭的朋友,早了點走到這條路,所以有很多心得,可以記錄下來分享。

長輩臥病在床,除了自家人的意見分歧之外,通常還會有來自長輩的親朋好友,各種四面八方的意見;然而,這些建議,往往只是徒增家屬困擾。

第一種親朋好友,就是親戚。

同輩的親戚比如表姊妹或堂兄弟這種角色,不會有太多的建議,頂多只是隨時關心病情而已;但長輩的親戚,特別是長輩的長輩,因為輩份比較高,講話往往會比較直接,再加上他們普遍認為自己是妳的「長輩」,所以會提出諸多關於病情與照顧上的指導建議。

他們都是熱心且善意,只是,有的人提出來的建議,讓人聽完有種想要後空翻的感覺。

有的親戚是直銷商,不管親戚間得到甚麼病,他都會不停告訴對方,吃西藥很傷身,只有吃他推薦的保健食品治療,才不傷身又能迅速痊癒;我一向十分反對亂吃來路不明的藥品或是保健食品,尤其是貴得要命的所謂直銷體系的食品,但親戚卻不斷強調這些食品都是純天然,對人體無害,老是勸爸媽要一起多吃。

爸爸都已經病到躺在床上了,還要爸爸繼續吃?

有的親戚反對讓爸爸繼續住院,認為既然西醫束手無策,就應該帶爸爸回家休養。

如果真的可以返家休養,當然沒人想要繼續住院;但爸爸的狀況非常不穩定,醫生評估不適合回家療養。

親戚又說了,為了爸爸的療養,我們應該要搬到有院子的一樓,這樣爸爸如果返家休養,才有辦法推他常常出來曬太陽。

親戚講得很簡單,但光想到要在台北市區尋找這樣的房子,又要在這個節骨眼去處理搬家的事,就會讓我們傷透腦筋。

有的親戚認為,媽媽應該考慮把工作辭掉,專心照顧爸爸,而不是交給看護照顧,認為看護照顧,肯定不周到;這樣的話語帶給媽媽很大壓力,媽媽會擔心如果不照做,萬一爸爸怎麼了,是否親戚會議論她堅持繼續工作的行為?可是這明明是她的個人選擇,卻得要揹負他人期望壓力。

另一種親朋好友,就是爸爸的教友或是朋友。

爸爸的好友意見不多,畢竟他們從小看我們長大,多少知曉我們的狀況,只有默默問候並未有不必要的建議;至於爸爸的教友,其中有幾個比較激進的份子,實在讓人很頭痛。

有的教友,老用責備的口氣譴責我們沒善盡督導責任,讓爸爸吃些他認為「不營養的東西」;我們表示那是爸爸想吃的,教友卻認為要讓爸「吃他該吃的」,而且要逼爸硬吞下去,說這是身為家人的責任。

我不知道家人的責任除了照顧,還有折磨人這件事?

有的教友要我們別再讓爸住院,不斷批評西醫的醫療體系讓爸病情更糟;我很有耐心跟他說明必須住院的理由,他又希望我們趕快讓爸去看中醫:當我表示中醫也看兩個了,他又認為目前治療爸爸的中醫不夠「破釜沉舟」,要我去要求中醫師打破以往的常規治療,直搗問題核心,不能再按部就班,這樣會太遲。

「我們當然都希望能夠"破釜沉舟",可是當一個人身上的問題有這麼多時,總要一個個解開,中藥又不是仙丹,怎麼可能吃了兩三天,就能期望病人有多大改變,畢竟他是大病,並非是小病呀!」

「妳這樣的態度不行呀!妳跟妳媽兩個人,到底哪個人是家裡可以做決定的?要趕快想法子啊!不能再這樣保守下去了,繼續住在醫院等。」

很保守嗎?那要怎麼做才叫做「開放」?拿把槍抵著中醫的腦門,要他馬上給我華陀附身,開一帖藥方讓爸爸藥到病除?這才叫破釜沉舟?為了爸爸的病,我連被抓去關都再所不辭嗎?

耐性真的快要被這些傢伙磨光,如果不是爸爸的信仰因素,對於這樣素昧平生的人,講出這麼冒失的話,真想給他一句「謝謝」,掛他的電話。

到底教友有甚麼立場與資格,當著家屬的面,批評現在的處置方式?家屬已經夠累、夠煩了,卻一直丟出自以為是又沒用的建議,還要讓家屬不斷解釋做法:家屬只需要取得自己內部的認同,並不需要病人的教友,或是病人所信仰的宗教認同吧?

這些走跳社會這麼多年的「長輩」,照理說人生經驗該當比我更豐富,處事要更成熟才是,怎麼只懂得錦上添花,愈添讓人愈火大?

病患家屬只需要一句:「有甚麼需要幫忙的地方,請告訴我」,或是「辛苦了,要好好加油!」就能讓人備感窩心;

有的親戚甚至甚麼話都沒說,只是默默遞上紅包,說是要補貼住院費用;大家也都只是小康家庭,我們也不希望親人因此破費,畢竟紅包內的數目累加起來,對於長期奮鬥的病患家屬來說,只是開銷中的九牛一毛;重點是,就是知道拿紅包過來的親戚,他們家庭也不富裕,卻還想擠出錢幫助親人,那份心意讓人感動。

有的親戚每次探望時,都會煮東西給大家吃,那也是讓人感動的心意。

這些都比起光用嘴巴下指導棋的人,要好得太多。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NaNa2
  • 重點在將心比心而非興風作浪或落井下石哪...祝福,保重。

  • 做人最難的就是將心比心........

    碰到根本沒經歷過類似狀況的人,好難要對方將心比心。
    而且,他們也不認為自己在落井下石,而是覺得我們家屬都無力又無能,只有他們才是睿智無比。

    只好希望自己日後對待他人更多幾分同理心了。

    Christine 於 2012/09/28 01:24 回覆

  • 阿糾
  • 我父親在我大學時離開我們了
    當時,也是遇到類似的狀況
    唯不同的除了住院那段期間醫療上的「指導」外
    後續親人、鄰居等對喪禮也是有些意見的

    回想當時,鮮少人體會到除了家屬照顧病患的辛苦外
    還有那顆隨著病情上上下下,心情也像在走鋼索一樣起伏
    體力與心力與壓力都已經處在爆炸的臨界點
    唯一需要的只是一份溫暖,而不是一堆「老師」

    這陣子在BLOG看到這件事
    其實,也在考驗與妳相知相識友人的智慧
    我相信一堆關心妳的人,是有的。
    只是,不知這些關係該何時出現? 如何出現?
    對妳的感受上是好的。

    希望妳的內在可以保持平靜去渡過這些。
    加油! 保重!

  • 謝謝鼓勵,

    沒想到妳也經歷過這段....
    鄰居也有意見真的是很扯,還好我爸媽跟鄰居一直僅止於點頭之交,少了一咖進來指導

    我相信大家內心應該都想給予家屬關心跟溫暖
    無奈表達方式不好拿捏 導致家屬更多壓力 
    家屬彼此之間 並非每個人的承受力都能很好
    往往承受力比較差的 會再把壓力拋出給可以承受 或願意承受的人
    變成一個惡性循環 

    我剛好成為惡性循環下的一隻駱駝 希望那根壓垮我的稻草不會出現
    再次謝謝妳的祝福~~

    Christine 於 2012/10/03 23:4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