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每當我遇到猶豫不決或極度迷惘困惑時,最常做的事情是卜卦,次常做的事情是拜拜;但拜拜的頻率很低,頂多一年拜個一兩次;有一年感情嚴重不順,也就是那一年比較「衰小」,所以那一年比較常去卜卦跟拜拜,過了那一年後,也沒有甚麼問題想要卜卦了。至於問神倒是很少,至今我唯"二"次問神,一次是好友的通靈堂姊,在我失戀迷惘時講了讓我心安的話。

好友的堂姐信奉的神明,跟她傳達我的未來:我會在09年結婚,對象在公家單位,老公不會賺大錢,但是工作與收入都非常穩定,我的婚姻還不錯;殊不知當時的我,最討厭的對象就是公務員,還有對於我的未來老公「不會賺大錢」這點,也感到有點遺憾,除此之外,這段預言對我那受創的情感,確實造成很大的安慰,總結就是「下一個男人會更好」!

現在對照起來,她算是都講對了;我老公不是公務員,但曾經是公務員,目前的公司也跟政府脫離不了關係,以一般問神的結果來說,我朋友的堂姊很準,但不知是她很準,還是我因為受到她的預言暗示,不自覺選擇了現在的老公?

第二次求神,是在去年父親病危時,到龍山寺求籤問父親病情;為了怕自己誤判籤文,我第一次拿籤去問廟內的解籤義工。義工說這是代表病情會好轉的籤。我高興地告訴父親,父親微笑著沒說什麼,我看得出來他並不相信,可能是因為他認為在劫難逃,當時我卻深信不疑。

事後證明我父親沒有好轉也升天去了,顯然我是得到了一張「安慰籤」;可能是我求籤當時,心情太過悲傷,龍山寺的神明不敢再給我打擊,所以給我安慰,讓我抱著希望度過父親往生前最後一個月。

說它不準,它的確不準,但若斬釘截鐵告訴我,我父親必會於不久後撒手人寰,讓我們全家不抱任何希望渡過最後一個月,又會好到哪裡去?再準,也不能改變命定的事實。自從那次後,我對於問神更不感興趣,除非想再得到安慰。但我的生活沒「衰小」(台語)到需要得到那麼多的安慰。

如果硬要問些甚麼,卜卦還是我認為準確度很高的一種方式。而且它的準確性,無關神明或拜哪個高靈;以科學的角度來看,卜卦的準確度只是一種偶然性與必然性的問題,宇宙原本就是一個大訊息承載體,宇宙間有許多物質與訊息交換,並不是現在的科學可以詮釋;人體本身具備了接收與交換訊息的能力,很多事情的發展與答案,我們的本靈或者說是潛意識早就知道,但意識層面並不知道,我們原本就已經知道的答案,但無法詮釋給自己了解,於是透過卜卦工具,不管是米卦,金錢卦等取掛工具,將現象排列出來,所以形成六十四卦,透過這些卦象來詮釋事件的發展與吉凶。

了解卜卦的基本原理後,就會知道易經是一門很科學的學問,而非迷信或是不合潮流的老把戲,而且因為它不牽涉到任何神或靈,就算結果準確也不會讓人有毛骨悚然的感覺,所以如果遇到我用理性思辨也無法得到的答案(比如東西遺失了到底有無可能尋回?),我會傾向於卜卦而非問神。

在睿睿皮膚非常嚴重的那陣子,許多人建議我去宮廟問神.我一直沒有去,異位性皮膚炎本來就是很棘手的問題,即使棘手也並非絕症,這個毛病的發病因素也很單純,應該也不是甚麼因果病或跟卡到陰有關.如果醫生就能回答我的問題,為什麼要去問另外一個空間的神靈?當時睿睿才開始嘗試中醫不到兩週,雖然他讓我照顧起來格外勞累,但我還不想那麼快宣判他的皮膚只能靠某個神明才得醫治。

期間有一位好友很熱心地,去問了她很相信的關公關於睿睿的皮膚問題;關公甚麼都沒有回答她,弄了護身符與符水回來給我,廟方收費三百元,還表示如果想要進一步回答問題,要親自帶小孩去;即使朋友很好心要開車帶我前往,但我對於揹著五個月大的小寶寶舟車勞頓到三峽,實在不敢領教;而且宮廟除了信徒眾多,好兄弟也很多,小孩的靈體不穩,到陰性磁場強烈的地方會有干擾,還是不去為妙。

睿睿的皮膚在中醫的治療下,效果很顯著,就不確定那次問神的結果,是否對於病情有何具體幫助;然而,我還是很感謝那次問神,感謝的不是神,而是幫我去掛號排隊問神的朋友;朋友透過她相信的方式幫助我,相對於用三百元換回一袋祭改的平安用品,我寧可記得朋友傳遞給我的這份溫情。人做不到神可以做到的事,但神也不見得可以做到人可以做到的事(好繞舌)。

我喜歡閱讀宗教讀物,喜歡探索宗教與各種法門,但是我不加入任何一種宗教,也不特別信仰某一種神,更不喜歡被拘束在每個周末都要固定前往某個場地,從事某種集體的活動,由可能自己都不甚了解宗教真正內涵的所謂上人或高僧,或所謂的師兄師姐,帶領我去理解任何一門宗教。

很多人除了頭髮比較少,不吃肉,或者穿著制服以外,智慧不一定就比較高。如果真的想要了解一門宗教或一種學問,並不需要透過他們,圖書館是開放的,知識是流通的,沒有任何一種教義或經典是神秘到無法透過自己的腦袋去一窺究竟。

我信神,信這宇宙間各種天使各種高靈,各種神祕力量與各種未知;我不鐵齒,我相信神有神通,靈有靈通,通靈者知道我的過去,也知道我的現在,但祂們絕對猜不準我的未來,因為未來是掌握在我的手上,祂們怎麼知道我的下一秒要做哪一個動作?人的每個動作,每個念頭都是蝴蝶效應,不同的因會堆疊出不同的果,豈是這些靈魂猜得到又猜得準的?

神是不需要透過任何宗教儀式就可以接觸得到,如同與神對話的作者Neale Donald Walsch所說的,你就是神,神就在你心中,仰望天空,神就在那裡。我們隨時都可以跟神對話,跟神祈禱。你覺得你的神的形象應該是菩薩,祂就是菩薩,是長著翅膀的天使,那祂就是天使,祂不受人為的宗教所操控,人為的宗教並不能帶你更接近神,有時候反而讓你更加遠離。

這種「新世紀New Age」思維不大容易傳遞給周遭有固定信仰的人,至於完全沒有信仰的人,尤其是我的老公,會認為我說的是天方夜譚,而且這世界有沒有神,對他而言一點也不重要。所以如果沒有必要,我並不喜歡跟他人交換宗教或信仰觀,所以有些朋友會認為我是信佛或信道,或者認為我信耶穌也不一定。其實我甚麼都信,也可以說我甚麼都不信。

過去我幾度想要說服加入某宗教團體的父親,不要把時間浪費在跟教友聯誼傳教,或去打掃教院環境,也不要把所剩無幾的退休金,奉獻給教院印製無謂的文宣,或拿去辦不知道有沒有成功超渡到亡魂的法會;還不如多花時間陪伴家人,把錢捐獻給公益團體比較實際;但在我說服他以前,他已經先離世了。如果必須透過宗教才能發現神,才能得到救贖,我也尊重他人的選擇,這樣的方式若能讓父親無懼死亡,或者說是安心離開也是一種好事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記憶的形狀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訪客
  • 好驚訝,妳的宗教觀跟我一樣。
  • 有這樣的想法的人其實還蠻多的喔!

    Christine 於 2014/08/02 22:20 回覆

  • 阿翰
  • 其時你什懡都不要問在家拜拜就好了

  • 謝謝你的建議

    Christine 於 2014/11/24 22:25 回覆

  • 阿翰
  • 你是一貫道嗎

  • 不是

    Christine 於 2014/11/24 22:20 回覆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