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常看某個風水節目,有天看著看著,覺得這集採訪的素人屋主,看起來有點眼熟,原來是我的隔壁班同學。

不同班的我們,照理來說不熟,我們也確實不熟,但當年我們念的是新成立的學校,班級數比其他的高中少很多,人數不多之下,各班同學即使不完全認識,名字多少聽過。

而這個的同學,之所以會讓我印象深刻,是因為我們曾一起策畫,並且主持過校園迎新晚會;他的聲音跟說話口吻都沒變,唯一變得是他的身材外型,好像變了兩倍大。

在電視上看到跟以前長得不太像的同學,感覺雖然奇妙,但因為已經有過很多次類似經驗,看到他還不算太詫異。

有次在公視上,也看過一位同學大談法律問題,那位同學有陣子頻繁出現在媒體上,有陣子書店架上的第一排就擺他的書。

這個當律師的同學,以前是個超級悶葫蘆;小時候我跟他是鄰居,常常搭同一班公車上下學,一路上他怎麼都沒辦法擠出一句話,聒噪的我坐在他隔壁簡直快要悶壞,通常都是我自言自語,他卻能始終沉默不答的一路到家

律師同學的外型沒甚麼改變,一開口說話卻判若兩人,悶葫蘆的他如今口若懸河到不行!

除了律師同學以外,還在電視上意外發現過很多同學;某年金鐘獎看到大學男同學上台領獎;有幾年看到另一個女同學在報新聞;還有一次看到同學在電視上大談股市行情,變成股市老師了!

還好,從來沒在社會新聞上看到任何一個同學。

讓我最震驚的是,在跟孩子們看巧虎DVD時,竟然看到大學的某個酷酷學弟,站在巧虎旁邊一起跳!

在電視上看到老同學很驚訝,或許當有天他們在家樂福等賣場看到我時,會更驚訝:『妳,現在怎麼這樣("平凡無奇"或"不知上進"或"無所事)??←←可以填好多種意思一樣的形容詞)』

還好,他們認出我的機率,比我認出他們要低上太多。

歲月催人老,半點不尤人。

也許有些人參加同學會的目的,就是為了一睹發同學身上的變化。

看到原本瘦瘦的同學,變成大胖子,或是看到頭髮濃密的同學,變成大禿頭之類的,當然也會有一些比較"正向"的變化,只是說歲月在我們的皮囊上刻畫的,除了皺紋或掉髮或身材走樣之外,要出現返老還童的現象很困難,尤其是在女人身上。

我不喜歡同學會也很少參加同學會,有一部份的原因是,我想讓美好的回憶永遠停留在過去,不管是他們的外表或是性格,有些同學真的會讓我感覺,過去的回憶完全崩壞。

舉個例子來說,

或許很殘忍,但我完全沒辦法直視一個當年的萬人迷,如今變成大肚中年禿頭大叔;這個外表對我來說已然是陌生人的人,彼此的話題又必須要很努力從記憶中尋找線索才搭得上。而說真的,我們又真的在乎或關心對方現在到底在做什麼?

也是有一些同學沒變,但幾乎沒有,除非經過整形拉皮,或嚴格飲食控制與健身;比如說原本的小胖子變成模特兒衣架子,但我腦海中還是會浮現他們的老樣子,還是感覺眼前的同學好陌生。

已經各自走在人生道路上的同學們,平時完全不聯絡,所以當某天看見對方時,都會感覺對方變了好多;而畢業後就持續保持連絡的人,即使經過十幾二十年,都不會覺得對方有甚麼改變;不是沒有變,而是共有的那份感情與記憶,並沒有留在過去,而是陪著兩個人不斷往前走,不斷幻化成新的記憶。

所以對我來說,老同學相見不如懷念,偶爾在電視上看看,或在書店看到同學寫的書就拿起來翻一翻;金鐘獎時隔著電視恭喜得獎同學,如果看到同學跟巧虎一起跳舞,也不用怕被對方知道,我笑了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