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家倆個大人都是不喜歡野餐的人,孩子的爸體質很特殊,蚊子特愛叮他,同一個空間沒人被蚊子叮,唯獨他會被叮的滿頭包;至於我,覺得吃一頓飯就是要好好坐到桌子前面吃,坐在坎坷不平的地上吃飯,感覺就是不舒服;夏天太陽大,冬天寒風吹,從小我就無法體會野餐的樂趣,反而覺得野餐對是一種折磨;露營就更不用說了,小時候參加過的露營活動,不提也罷。 

不過身為媽媽,儘管自己不喜歡,還是認為應該要盡量帶小孩接觸各種事物,不能因為個人的好惡阻礙了小孩的發展.於是我們參加了朋友邀請的野餐活動,地點在南港「山水綠生態公園」。

我十幾年前在南港軟體園區當上班族時,現在的「山水綠生態公園」就是過去的"山豬窟垃圾衛生掩埋場",那裏人煙罕至,萬萬沒想到多年後它竟然變成了一座所謂的綠公園,而且還規劃的如此漂亮,據政府官方網站上寫,它的景觀有唐朝詩人柳宗元漁翁詩句,欸乃一聲山水綠之意境,因此命名為「山水綠生態公園」。 

20160404_142004.jpg

台北市政府環境保護局網址:
http://www.dep.gov.taipei/ct.asp?xItem=78227803&ctNode=72893&mp=110001

網頁上有很多「山水綠生態公園」的照片,可以連過去慢慢欣賞。 

本來以為南港離我們家很遠,後來發現走台大側門上辛亥二高,從南港下交流道後走南深路,大約約1點多公里就到達,車程只要15分鐘!也未免太快了吧!朋友也很驚訝我們才說剛出門,怎麼瞬間就移動到了目的地。 

20160404_132244.jpg

上午11:00多到達,公園內已經停滿車輛。停車格數量不多,很多小型車已紛紛停到大型車輛的停車場,再晚點來恐怕只能並排停車了。 
我想像中的野餐應該會是在草地上,但朋友擔心下雨且怕曬到太陽,所以選擇在木棧道上野餐。 

20160404_123409.jpg

今天出門穿短袖的我們,沒想到這邊風異常的大,坐在木棧道上愈坐愈冷,早知道應該要多帶件外套。

在木棧道上野餐比較沒有野餐的氛圍,不過對我而言,坐在木板上,跟坐在草地上或泥地上,都是一樣坐在“地上”,差別只在於頭頂上有沒有遮蔽物。而且這次我們主要的目的也不是要為了野餐,是讓小孩玩「土」。

這裡的坑事實上不是沙,而是土坑;土坑或沙坑都沒有差別,小孩們都瘋狂的愛玩。

20160404_131927.jpg
跟板橋藝文特區的「水族箱假砂礫」比起來,這裡的土不會玩到塵土飛揚。板橋藝文特區的假沙,只要小孩太興奮動作過大,常常會掀起一堆灰,吸多了並不是很健康,陪小孩在板橋藝文特區玩,我們都自備口罩以免吸入太多灰塵,南港生態綠公園完全沒這個問題。

唯一的麻煩就是,小孩會玩到全身泥濘!衣服記得要多帶兩套,下半身不要穿口袋太多的,顏色太淺的褲子,回去一洗保證掏出一堆土阻塞你家水管,而且土的顏色印在褲子上不好洗。

20160404_131756.jpg

學齡前的孩子還是同性別比較玩得起來,兩兄弟很快就跟朋友的孩子玩得超開心。

20160404_132652.jpg

20160404_133411.jpg

這次的聚會我發現,哥哥對待自己的弟弟總是毫不留情,只要弟弟觸犯到他,馬上就會開罵;同樣都是年紀跟弟弟一樣小的孩子,我們家哥哥就對待他特別客氣,所以不管朋友的小孩怎麼調皮,我們家哥哥都會包容他。

20160404_133414.jpg

可能是因為不熟裝客氣的緣故?

20160404_131905.jpg

朋友小孩可能因為來太多次了,玩了半個小時就跑到早地上去踢球了,我們家兩兄弟繼續玩土。

20160404_131958.jpg

可能是第一次來感覺很新奇,足足玩了兩個半鐘頭還不願意離開沙坑,害得媽媽也跟著罰站;不是我不願意坐下來,坐在他們身邊我也會一身土,又沒帶更換的衣物,而距離他們太遠又不放心。自從內湖小燈泡事件後,我從來不會離小孩超過1公尺。

20160404_132602.jpg









儘管這裡大多數都是家長,應該很安全,隨機殺人神經病應該也不會千里迢迢,騎機車到山豬窟砍人,但我腦海中就是會浮現有人拿著刀子衝到沙坑砍小孩的畫面,所以我站在小孩身後,隨時眼觀八方注意四周有沒有可疑分子,這樣長時間下來,眼睛跟頭都痛了起來。

不只我,很多家長也都緊盯著孩子,不敢划手機。要是以前大家就都把孩子丟到坑裡,去坐自己的事了。

See! 沒有一個家長在划手機

20160404_142143.jpg

唉,甚麼時候連帶小孩去野外玩個土玩個沙,都要這樣膽戰心驚。

「山水綠生態公園」是很適合野餐與親子活動的地方,但我一個人盯著兩個小孩,很難很放鬆,爸爸又幾次離開我們跑去跟朋友聊天,不是隨時在我們旁邊,搞得我緊張兮兮。

玩到一半,哥哥小小哈還因為想拿玩具車,獨自從沙坑離開,沒有告訴我就狂奔回我們野餐的地點;當時弟寶還留在沙坑裡,我眼看哥哥奔馳而去,一時不知是要去追哥哥回來,還是留在沙坑看著弟弟,只能不斷在哥哥背後嘶吼叫他回來,卻因為環境太吵他完全聽不到,可真是急死我!還好爸爸後來發現他,帶他走回來。

哥哥小小哈回來後告訴我,他沒看到我站在他旁邊,以為我不見了他才跑回野餐地。
這孩子也太離譜了,我就站在他後面,他也不回頭看一下!我又再三提醒他,絕對不可以把弟弟丟在原地自己跑掉。呃,也不對,事實上是也不能帶著弟弟跑掉。

假設孩子A不顧一切的跑掉,我是要去抓回跑掉的孩子A,還是留下來照顧身邊的孩子B?如果要抱起孩子B去追跑掉的孩子A,妳根本就追不上他,因為在人多的情況下,當妳彎下身抱起孩子B,越過重重人群,一轉眼就不知跑到哪裡去,但不去追A,A很可能就會迷路自己回不來,所以應該還是要先丟下B去追A?

問題的解決之道就是,小孩根本就不應該擅離我身邊!

題外話

--------------------------------------------------------------------------------------------------------------------

個人至今還是對帶著學齡前的孩子野餐感到興趣缺缺,就這次到「山水綠生態公園」的經驗,還是沒有改變我對野餐的看法。

當然就教養書上來說,帶孩子野餐可能會有甚麼拓展潛能,探索世界blabla一堆好處,但是我不認為花個時間好好坐在家裡或餐廳裡吃完飯,再到同一個地點玩,就不能拓展潛能,探索世界bla...bla

以下是對野餐這個行為的諸多疑問 : 

第一,食物永遠吃不完

孩子的爸嘴叼,只喜歡吃垃圾食物,如漢堡炸雞跟趴薩,像野餐常見的三明治沙拉等這種輕食,他一律不愛,水果他也不吃,所以這次我準備了水果只有我跟孩子吃。

每次野餐的食物都會剩下過多帶回家,這次我已盡量少帶了,還是剩下一整盒水果沒人吃。

還是準備了太多。小孩只顧玩,不可能乖乖待著吃,大人要跟著小孩跑,也無法好好坐著吃。

觀察我們身邊幾攤野餐墊上的食物,沒有一家的食物能被清空。

既然要吃漢堡炸機跟披薩,為什麼不坐在店裡花個半小時,好好吃完,再到這邊來玩就好?

既然每次都會剩下很多食物,那為什麼不坐在店裡點適量的食物,好好吃完,再到這邊來玩就好?

我想我們下次應該一個人準備一個便當,這樣比較好拿捏份量。

第二,小孩到處亂跑

兩個小孩完全不聽使喚到處跑,要有一個人全程跟著他們跑,以免發生意外,另外一個人留下來顧野餐墊的物品,如果其他的朋友也跟著他們的孩子跑掉了,那留下來的那個人只有划手機跟發呆?

野餐的用意不就是大家悠閒地坐在墊子上欣賞風景,吃喝聊天?,而帶著3-5歲的小小孩,出來野餐的感覺就是,狼吞虎嚥(小孩迫不及待要奔走)後,然後大家各自跟在孩子的後面監督以策安全 ; 朋友之間的交談,比坐在店裡喝杯咖啡的時間還少。

那為什麼我們跟朋友不坐在店裡好好的吃頓飯,好好聊個天,吃完飯再到野外來玩就好?

第三,氣候問題

我們這次來南港生態綠公園的氣候很好,如果遇上大太陽,坐在陽光下野餐實在不是多怡人的事,如果沒有太陽也有風大的問題。

最後,總結我的問題是

我們為什要揹著一堆食物,在一個艱困的環境下,席地而坐吃飯,只為了稍後的各自帶開遊玩?

希望喜愛野餐的人能回答一下我的疑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記憶的形狀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