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還小的時候,很多長輩都會跟我說:「等他們念小學時,妳就ㄍㄧㄣ桑了啦!」

我每天都在期待會有這麼一天。

但等到他們真的念小學了,我只想吶喊:到底是哪裡在ㄍㄧㄣ桑了?  

可能古時候的長輩,都沒在管小孩放學在幹嘛吧 ?

小一生只有週二整天課,其他都半天課。早上8:00送出去上學沒多久,一眨眼12:00又來到,又要忙著出門去接哥哥了。

哥哥一週要上兩堂社團課,一堂游泳課,一堂直排輪,所以一週有兩天,中午回家吃完飯後,要馬上回學校上課,過了一個半小時社團下課再去接回;

游泳課是我最累的時候。

上課的地點在校外,車程往返大概要20分鐘,通常在課還沒開始前,我會跟著下水先帶著他游,等教練來再讓他跟教練上課,上完課後我們會再游一個小時。

我是會游泳的人,教自己的孩子基本功,應該也不是什麼問題,哪知道要教人游泳比自己學游泳還難!我們家哥哥天性怕水,頸部以上他堅持要保持乾燥,一嗆到水就哭。

親自教小孩游泳的下場就是,母子常陷入冷戰。

最後只好把他丟給教練,果然三堂課就學會閉氣潛水,六堂課就會手部划水前進,游泳課所費不貲,還好成果差強人意。

直排輪還好是幼兒園就開始學了,校外的教練,上課時間在周末,不然我應該會更操。

平日即使不上社團課,下午也不得閒;除了學校的功課外,我會讓他練習超前學校進度的數學,額外自己教他英文。

不敢說哥哥是沒補習或沒安親的孩子,只是他補習的地點是在家裡,媽媽就是他的老師,我們在家的活動,可能跟安親班也沒有差距太多。

很多人都會建議怎麼不讓孩子就去安親班就好了?這樣就會輕鬆很多了啊!

對!這真是非常好的建議!

而且是不是他放學去上安親班之後,我就能去上班賺錢了?

面對年金改革,勞工福利越來越差,萬一政府破產,我老了可是一毛沒有,一旦有了收入,我就能開始累積我的養老金,老了也才不至於流落街頭。

只有肖ㄟ才會放著錢不賺,在這邊當小孩的伴讀丫環,根本就是自作孽還在唉三小朋友啊?!

不過,當我心一橫,想放手乎伊去的時候,又很無聊的列了一張表出來:

放學在家V.S私人安親班

 

放學在家

私人安親班

午餐

Yes

Yes

功課督導

Yes

Yes

英文課

Yes

不一定

數學課

Yes

不一定

點心

Yes

Yes

學校社團

Yes

No

體能運動

Yes

No

繪本時間

Yes

不一定

卡通時間

Yes

不一定

平板電腦時間

Yes

不一定

安親師資

國立前五大學

不一定

費用

0

10000-起跳


如果我是哥哥,我會怎麼選呢?

師資這個部分一定不會是小孩在意的點。殺雞焉用牛刀,教小學生也不需非得要什麼學校畢業。

況且,會念書跟會教是兩回事,只是剛好我年輕時教過安親班跟補習班,所以對我來說不陌生。

至於費用,當然也不會是小孩在意的點(反正是父母在付錢)。

除此之外,我這個身兼安親功能的老木,還能提供很多附加服務,比如代客托運,小孩的書包跟物品都是我在揹。還有即時就醫服務,當他生病時我可以馬上協同就醫,不需等到老杯下班再帶去。

用膝蓋想也知道,他要選老木開辦的家庭安親班嘛!

只是俗話說,不要錢的最貴,如果我能好好上班,工作的收入實則遠大於安親班的費用,這點相信我們家孩子們的老杯,算盤也知道要怎麼打才會精,我在家全職照顧小孩的成本,遠高於直接付錢給外面的安親班。

但是我有遠超於坊間安親班的附加價值,比如兼任「駝獸」這點恐怕無人能敵。

要我就這麼單純站在孩子的利益點去看,完全無視於養老金這個事實,好像也太自以為偉大,誰會嫌錢太多?我們也不是多有錢的家庭,多一分薪水可是差很多!

但也就是這麼剛好,隨著離開職場的時間愈久,從一開始每年都會有人問我要不要去上班,到最後這兩年已無人問過我這個問題;就是說,人到了一個年紀之後,不僅在擇偶市場上乏人問津,在求職市場上也是。

沒有甚麼需要掙扎跟抉擇,尤其當已經沒有更好選擇的時候。

所以,不只是站在哥哥角度上去思考,如今站在我個人角度,重出江湖的效益很低;畢竟出社會走跳,開銷也隨之變大,可能做死做活,養老金依然累積緩慢,既然如此,只能求整體利益最大化去思考了。

小時候立志說要當總統,大家說我胸懷大志,現在說要立志當總統,大家會說我頭殼壞去;我這輩子要多有甚麼成就,也不過就是如此了,未來的名號也不可能是XX公司CEO(除非是我想自己開個一人公司過過癮,名片愛怎印就怎印),不如來展望幼齒的下一代好了,還有美好的未來可以肖想。

至於養老金,如果我有好好陪伴哥哥,或許我老的時候,他會念在我曾經伴讀的份上,賞我一口飯吃,幫我付點醫療費,不要讓我太早死甚麼的?

聽起來好像很可憐花了這麼多的心思跟時間,結果只剩下這麼卑微的活下去的期望。

不然告訴自己,就靠著跟孩子美好的成長回憶就能養老了?這也未免太矯情了吧!

父母年輕時燃燒自己,就是圖個小孩長大好好做人;當父母年老時,還是會盡量先吃自己不要拖累孩子,真的撐不下去時,就只好期望孩子還留口飯給我們吃。

有時候當思考太多現實層面的狀況時,反而不能做出更有利於孩子或家庭的決策。(又在給自己找台階下了我)

這麼好的安親服務,我好像應該多招幾個客戶?

但不好意思,我做的是客製化服務,我的安親班,客戶目前只有我大兒子,未來還會有我小兒子,他們已經跟我簽了長約到高中,不能毀約;等他們都大學後,我的安親班就可以停辦了,希望到時候我可以好好退休,過個有尊嚴有品質的退休生活。

(咦?是誰說老了只要圖個飯吃就好的?)

創作者介紹

記憶的形狀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