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我自己使用原始點成功(見:開始使用原始點契機),不久後碰到弟寶生病。

年假最後幾天,弟寶開始流清鼻水,想說狀況不嚴重就沒有帶去看醫生;流了兩天鼻涕後轉為咳嗽,因為待在婆家不在台北,看診也不方便,手邊有咳嗽糖漿就先餵他吃了點糖漿;吃了糖漿一天,咳嗽還是沒好轉,反而越咳越嚴重,幾乎是整天無時無刻都在咳,凌晨弟寶開始發高燒。

病程紀錄如下

第一天凌晨 發燒、喘、咳嗽、黃鼻涕

婆家沒有溫度計無法量體溫,用手觸摸溫度不低,婆家也沒退燒藥,我跑去超商購買暖暖包,溫敷他的頭部跟背部,並幫他按摩頭部枕骨跟背部脊椎兩側;

整個晚上他都在咳嗽並持續發燒中,但睡得還算安穩沒有特別哭鬧;凌晨四點左右退燒,退完沒多久到早上七點多又燒起來,我們中午吃完午飯後就返回台北直奔醫院掛號。

第二天  退燒、黃鼻涕、不咳不喘

弟寶體溫39度多,鼻涕呈黃綠狀,醫生懷疑是鼻竇炎,開了三天抗生素,並告知三天後再回診吃完整個抗生素療程。

看完小兒科後馬上帶弟寶轉往常看的中醫院,也跟中醫師拿了中藥。這一路上弟寶一直戴著貼有暖暖包的頭巾,背上也貼了兩塊暖暖包;

看完中醫後我們就近在附近餐廳用餐;用手觸摸弟寶體溫,發現他已退燒,而且食慾跟精神都變好。

原本我帶弟寶先看西醫的用意,是想先檢查出弟寶發燒的原因為何,畢竟中醫的設備有其限制,有些地方(比如X光看肺炎,耳鏡看中耳炎等等)中醫無法一次看清楚;之後再跑中醫,把西醫的診斷告訴中醫,然後中醫再依照孩子的症狀跟體質開藥,主要我還是想要給孩子以中藥治療,抗生素沒打算給弟寶吃。

孩子的爸自從弟寶三個月時異位性皮膚炎大發作後,他就對我給孩子做出的醫療決定不太有意見,我們這兩三年幾乎都是以吃中藥治療為主,西醫診斷為輔;不過偶爾像遇到孩子高燒,醫生開出抗生素時,還是會掙扎:「真的不給他喝抗生素嗎?」

對於鼻竇炎,小兒科多半會直接給予抗生素;就診時弟寶流黃鼻涕兩天,發燒一天,醫生判斷是鼻竇炎,並且認為後續還會高燒,醫生直接投抗生素很合理。

我不是質疑醫生的做法,小孩的病情變換莫測,「寧可錯殺,不可放過」是比較安全,但這樣的做法也可能導致孩子吞下了過多的抗生素。

多數的鼻竇炎都是病毒感染居多,病毒感染沒特效藥,也沒有針對鼻竇炎的抗病毒藥物,只能使用支持療法給予症狀控制藥物(比如咳嗽糖漿、鼻涕藥水、退燒藥),以及病患多休息、補充體力營養而已,病毒感染的疾病還是得靠自癒力恢復。

至於抗生素的預先給予,主要是預防後續的繼發感染,比如鼻涕內的細菌,侵入到肺部或腦部等等之類的地方,產生更嚴重的併發症。

我想如果弟寶情況惡化,最壞的情況就是馬上衝急診;而我們也並非是對他的病況毫無其他作為,我給他按推原始點、溫敷、吃中藥,並且再多給他一些薑粉,我相信他可以順利度過鼻竇炎。

孩子的爸聽完我的說明,接受我建議的再觀察兩天,但還是不免害怕第一時間不給孩子吃抗生素,是否會造成更嚴重的後果,深怕會有萬一。

孩子的爸也不愛抗生素,對於中藥的態度雖然是肯定的,但僅止於一般小感冒,碰上急症,就顯露出他對中醫信任度還是不及我。原始點就更不用說了,他一直覺得那只是「筋絡按摩」而已。

這次他見孩子在婆家沒服退燒藥,使用原始點方式一天後完全退燒,精神也很好,就不再多反對。

就醫回家後當晚,飯後餵食了一包中藥,繼續按推頭部、背部跟溫敷,直到天明弟寶都沒再發燒。

第三天  清鼻涕

他的鼻涕已經由綠黃轉為清澈,這是好現象,這代表發炎症狀已經得到緩解,但鼻子上仍是掛著兩串鼻涕,所以我繼續給他按推跟溫敷;他的精神狀態跟食慾比昨天更好;上午我添加薑粉混在中藥裡給他喝,中午再喝一次,到了晚上他的鼻涕變得更少。

中醫師開的中藥也都是以溫熱性為主,加上薑粉的熱性跟暖暖包24小時的外熱源,他的自癒力恢復的很快。

第四天  痊癒

幾乎完全沒有鼻涕,整個人生龍活虎。

從發燒到他鼻涕變清澈,算一算其實只經過大約48小時,如果看完小兒科後給他喝抗生素,我想他也會痊癒,但抗生素還要繼續往後再喝六天。

當弟寶被診斷是鼻竇炎隔天,朋友的女兒也被確診是鼻竇炎,她直接吃抗生素。

弟寶沒吃抗生素,兩天就好了,而朋友女兒後來也是痊癒了,但她持續吃了十天抗生素。

當我得知朋友女兒也是鼻竇炎時,我馬上跟朋友分享我的做法,但朋友還是選擇了抗生素;我明白她有她的壓力,畢竟孩子也不是她一個人的,老公未必會能支持她的做法。我是身體力行,不斷給另一半灌輸觀念,花了不少時間跟他溝通以及試出成果後,孩子的爸才能慢慢接受,但也不到全盤接受。

我們自小就習慣西方醫療,除了西醫沒有其他選擇;中醫一向被當作保健來用,事實上中醫對急症很有辦法,只要能對症,中醫不會比西醫慢,甚至更沒副作用。

旁人對於原始點這套做法,若沒有親自聽完張醫師演講,了解其原理跟觀點,一定是不甚了解,感覺這好像什麼民俗偏方,不敢斷然施行在孩子身上。

朋友對弟寶的快速康復有點驚訝,但她可能當下只是覺得這是特殊案例,認為弟寶就是身強體壯,又或是她女兒特別虛弱必須使用抗生素才有幫助。

事實上並非如此,後續弟寶跟哥哥都還有成功案例,我會陸續紀錄下來。

我也是自己嘗試過,才敢給孩子試試;嘗試的過程也有設定風險管理,若兩天內沒有一點好轉,會馬上奔急診。

中藥跟原始點都有同時發揮它的效果,這次讓我更有信心,不用依靠抗生素就能讓孩子復原,而且還恢復得更快。

 

特別聲明:

所有使用原始點治療方式,都需要在了解原始點的基本理論與操作手法後,才能實行病患身上,不建議貿然只憑此文就自行操作。
生病還是需要就醫,在已確認是何種病的情況下再斟酌自身情況,選擇適合自己的醫療方式

原始點基金會網站
http://cch-foundation.org/

原始點案例影片
http://cch-foundation.org/list/?206_1.html

原始點理論手冊
http://cch-foundation.org/list/?12_1.html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ristine 的頭像
Christine

記憶的形狀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