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哈的爸過去常笑我:「真不知道妳的自信是打哪來的?」

可能是因為,我老是在他面前說大話,說我們一定會怎樣又怎樣,我可以如何又如何。

他每次聽完都感到傻眼。我想即使他嘴巴不承認,我真的改變了他的人生,但我還是覺得他能娶到我,真是何其有幸(小小哈爸看到這句話,大概會大叫:妳這種無知的自信是打哪來?)。

愈是對自我感到懷疑,愈是艱困的時候,不就愈要這麼告訴自己:我們是很優秀的,我們可以辦得到?

今天晚上吃飯時,我跟小小哈爸說:「你覺得我有可能去考日文檢定嗎?」

2005年時,我曾經學過半年日文,等到要上進階課時,補習班卻說人數不足開不了班,等了好幾個月都沒下文,後來工作太忙,也就擱置上課;六年後的現在,五十音都已忘得快要差不多。

不知道為什麼,這陣子腦海老是浮現重拾日文的念頭;這個念頭在2008年底浮出過一次,但當時MBA的課業剛開始,再加上工作很不順心,學習日文就再度被我擱置,想不到接下來的課業順利,工作卻更不順心,不順心到最後乾脆跑去結婚,連工作都沒了。現在當了一年多的全職媽咪,前陣子才決定要去日本旅遊,這幾天竟然想到該來重學日文了?

「日文檢定?甚麼意思」小小哈爸問我。

「比如,我現在開始讀日文,那我四個月或是半年後,應該可以去考三級吧?也許我再讀個半年,我就可以去考二級,也不一定呦!」

「隨便你,你要考甚麼都好」他不置可否。也許說是要學外星話,他也不會有太大反應,只要有外星人可以教我。反正他聽慣了我的胡言亂語。

「想當初我也是很不得已的,中斷了我的日文之路」

聽到「日文之路」這四個字,本來埋頭吃飯的他,噗哧大笑出來:

「日文之路?妳有踏上過嗎?」

學了五十音不叫日文學習之路嗎?不然要叫甚麼?總之,他大概又覺得,他那自我感覺良好的老婆,又在那邊說大話了。

如果五年前我持之以恆的學習日文,那我現在至少二級也要考過了,畢竟當時我還是單身、沒小孩,有充裕時間念書的小姐。

當別人還沒質疑我時,我已經在內心質疑自己一百遍:從小姐變成老媽子,體力與記憶力都大不如前,每天都要抽出時間念日文,我真的可以辦到嗎?

很多表面上看起來有自信的人,其實心裡都充滿了自我懷疑,只不過比他人更擅長用自我催眠的手法,告訴自己辦得到。

以前在念高中或大學時,學習的科目何其多,一學期同時要念七、八種課是稀鬆平常;當時又是怎麼學的?有些課,一週也才只上一堂或兩堂。

我也是三十歲才開始念MBA,半工半讀花了三年才拿到學位,難道當時的時間,真的有比現在多很多?當時還得上班,晚上還要時常加班呢!

也不過才幾年前的事,那時候在公司擔任的職務,壓力真的極大,還要抽出時間念一堆科目,搞定可怕的論文:最後,為求達到學校規定的畢業英文驗證門檻,Toeic硬著頭皮考了850分,沒拿到900分是有點遺憾,但也應該是高分了。為什麼現在一個日文會難倒我呢?

所以,我左思右想了一下,沒可能做不到呀!除非給自己找不做的藉口,那為什麼不給自己找,非得做的理由。

不過非得做的理由是甚麼?

轉行去日商上班?去日本留學?交日本男朋友?這三項好像都不大可能發生,最後一項"交日本男朋友"是有點誘人,但也不一要學日文。

總不可能是告訴自己,是為了要去日本旅遊,所以想考日文檢定考?這理由太脆弱,我們不是每年都會去旅遊,也不見得會去日本,那如果要去泰國不就要學泰文,去印尼就學印尼文喔?

目前想不到甚麼好理由,唯一硬擠出來的理由,大概就是,有些事現在不做,以後可能就不會做,還有,生活中總是要為自己設定一些目標,也許這樣的目標現階段看起來沒甚麼具體影響力,但它能督促我保持學習,並且讓學習成果回饋成一種成就感,以成就感帶動生活滿足感,這樣人比較不會老。

怕老的理由,應該很夠說服自己了。

    文章標籤

    日文

    全站熱搜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