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五年前罹患肝癌,經過腫瘤切除,這幾年病情獲得控制;前年發生骨頭移轉,做了一次放射治療,中間病情有所起色,直到今年發現肺部移轉。起初爸爸不以為意,即使有些不舒服,爸爸認為腫瘤並無變大,並不想馬上處理,醫生也同意先觀察;一兩個月後,肺部腫瘤變大壓迫肺部,開始出現呼吸困難,夜晚疼痛無法入睡,才考慮再次進行放射治療。

昨日上午弟弟忽然打來,說爸爸病情突然惡化,開始出現黃疸等不適現象,要我盡速返家探視。

弟弟電話中還說,爸爸跟他談到祖先牌位的問題;他擔心日後弟弟若不拜祖先,就要在他還能處理時,跟叔叔討論把祖先牌位從爺爺家遷到廟宇寄放。

我跟弟弟一致認為,爸爸一定是擔憂自己此次的病情,才會去提這種奇怪的事。我跟弟弟說,要勸爸爸暫時不要想這個問題,反正爺爺還健在,有人會拜祖先,若爺爺不在至少還有叔叔,不需要輪到爸爸來擔憂,現階段他只要把身體照顧好即可。

電話中聊了一下,下午我就帶著小小哈回去看爸爸。

爸爸看起來情況確實很糟,連說話都有氣無力,問了他檢查的狀況,他說,台大安排了超音波,但報告要下周才會出來,他目前先做肺部放射線治療,至於黃疸的問題,懷疑是肝引起,但報告沒有出來以前,目前也只能如此,就是等待。

今日表姊問我有沒有回家看爸爸,我問她為何這樣問,她說,姑姑幫爸爸去宮廟問病情,神明指示狀況很不樂觀,似乎是延誤了治療,必須儘快住院,否則有不好的後果。

親戚們都很關心爸爸,表姊前陣子已問過我病情,當時我還回答她,狀況看似沒問題,但事隔一週,卻是她來告訴我,狀況不大理想。

我聽完,淚水已在眼眶裡打轉,但內心又告訴自己不可因此哭泣,如果哭泣了,表示我相信這樣的說法,如果我採取接受並樂觀以對,事情並不一定會發生;但病情嚴重確是事實,我們都需要積極勇敢面對。

等小小哈下週開學,白天我就有時間可陪爸爸去醫院回診,或是多回家探視爸爸。我也有心理準備,最壞的情況爸爸嚴重到需入院治療,白天我就可以陪伴看顧爸爸,即使是孕婦,這些我也都還做得來,晚上則可由媽媽或弟弟接手。

這個時候,我又開始慶幸白天的時間是屬於我自己,我還有時間可以探視與照顧爸爸;老天爺當初讓我不要上班,可能真有特殊安排,本來以為只是照顧小孩而已,沒想到可能還會有爸爸;我很不喜歡這個安排,並非是我不想照顧爸爸,而是我希望爸爸健康。

此時此刻我深深感謝這樣的安排,金錢也換不到的就是陪伴,我很感恩我擁有陪伴家人的時間。

爸爸生病後,更讓我體會到手足的重要;如果爸爸只有我一個女兒,我想我現在肯定是焦慮又分身乏術,弟弟仍跟爸爸同住,隨時可以觀察到爸爸的狀況,我跟弟弟可以兩個人互相商量,精神上彼此有依靠;如果只有弟弟一個人,白天工作忙碌,晚上又要回去面對生病的父母,心理壓力一定也很大,尤其當爸爸跟他說些奇怪的話題,諸如祖先牌位問題時,感覺疑惑不解還有我這個姐姐可以討論。

所以,我又再度肯定,我們的二寶底迪,是一個很重要的角色;以後等我跟小小哈爸生病時,如果只有小孩一個人,他該當如何面對?不管心理上、經濟上,恐怕都會是一種沉重的負擔;若有兄弟倆人日後互相扶持,不用獨自去面對父母的病痛與離去,為了這個原因,辛苦養育兩個小孩,絕對是值得;他們是我們為人父母的禮物,也是彼此的禮物。

壞消息讓我更深刻體會到很多事。

一個人在順境時,會以為自己無所不能,不珍惜健康、不珍惜金錢、不珍惜親情友情;有錢不好好存下來,有時間寧願在外頭吃吃喝喝,也不願回去陪伴父母吃一頓飯,跟父母鬧翻了,就僵著也不願低下頭去檢討自己;總有一天,我們會隨著年紀增長,不再有能力或體力或機會,永遠卡住好位置,保持領高薪,更不再有體力與時間,可以供應工作上無止盡的消耗,屆時,想要把握住甚麼,才發現失去更多。

父母,不會永遠等在那裡,等兒女有時間才去陪伴他們;天下無不是的父母,曾經我也對於爸爸過去的某些行為感到怨懟,但對於一個生病的父親,我只希望他可以恢復健康,而我也願意付出我的時間或者金錢,或者任何可以付出的以換得他的健康。

AnyWay,祈禱爸爸身體好轉。

    全站熱搜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