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遺憾悲痛的,我最親愛的爸爸,在上周四永遠的離開我了。

那天早上,當我在醫院看到爸爸受到如此折磨,我做了此生最痛苦的決定,決定請醫生拔除爸爸賴以維生的血壓升壓器,讓爸爸的血壓緩慢地下降;歷經一個下午,等媽媽跟弟弟過來醫院討論拔除的決定;傍晚五點,終於,升壓器卸除;

每次離去前,我都會跟爸爸說:「爸,我明天再來看你」,但那天,我卻跟爸爸說:「爸,你好好休息」;可能當時我內心隱約知道,過了那晚,將再也永遠看不見爸爸了。

果然,那是我跟爸爸說的最後一句話。

爸,你終於解脫了!我這個叛逆愛頂嘴的女兒,此生沒有做太多讓你感到開心的事,但我知道,你一定很高興那天,我勇敢地說服媽媽跟弟弟,做了這個決定。

我一向最了解你了,雖然每次你聽到總會恥笑我,自以為了解很多人,但,我真的了解你。

我們幾度自私地,希望透過一切方法,只為了讓你,
能留在我們身邊,但那真的讓你很痛苦。

你曾說過,做人要開開心心地活著,我知道這絕對不是你要的。

離開醫院後,晚上八點多,媽媽從醫院打來告訴我:「爸爸準備回家了,好嗎?」

冷靜地,淡淡地說聲好.掛上電話,我坐在客廳沙發上掩面痛哭。

娘家離我那麼近,只需搭捷運半小時,但我得配合媽媽傳統習俗上的堅持,不能以孕婦狀態,回家看爸爸最後一面;小小哈爸急忙趕過去了,他代替我去送爸爸離開。

沒有人了解,我最大的遺憾,不是面對爸爸的離去,而是我就距離爸爸那麼近,卻不能見爸爸最後一面;不能在他離開世上以前,再看他一眼,對他說永遠愛你。

晚上九點半多,弟弟說,爸爸到家後,原本始終緊閉的雙眼,當他聽到"到家了"時,忽然間猛力睜開,撐得好大好大,努力環顧了我們家整個客廳,然後靜靜地坐在椅子上,很平靜地,嚥下最後一口氣。

上個月,九月初時,我還在客廳裡目送弟弟跟小小哈爸送爸去急診;然後他就開始了住院的日子;十月初,他終於回到家了;我萬萬沒想到,爸那天走出家門,卻是永遠的離開。

記得,爸離世前的周六夜晚,我還因眼睛角膜刮傷,在萬芳醫院掛急診;爸得知消息後,馬上打手機給我,用著微弱到幾乎聽不清楚的聲音,問我眼睛看得怎麼樣,要不要緊?我在電話中幾乎又要落下眼淚;他自己都還在跟死神搏鬥,還要爬起來拿出手機,用盡力氣撥出電話,關心女兒的眼睛小傷。

那是爸爸打給我的最後一通電話;隔沒兩天,爸就幾乎陷入昏迷狀態,時而清醒躁動,無法用清楚的意識表達語言,也無法跟我對談;他只能靜靜地看著我,眼神流露出痛苦與無助。

那時,我每天都坐在他旁邊想著:

「眼前這個被病魔折騰到憔悴不堪的人,真的是我的爸爸嗎?爸,你在哪裡?」

如今,爸爸真的離開了,我每天也還是充滿了疑問:

爸,你現在在哪裡?你是飄在我的身邊看著我,還是你已經飛到好遠的地方去了呢?

那個地方,是每個人以後都會去的地方嗎?

你知道,我有多麼思念你嗎?

雖然我們意見始終不一致,還吵過好幾次架,但你一定不知道,你對我有多重要。

雖然太陽還是每天升起,路上的行人來走去,一切仿佛都沒有改變,但是,它就是變了。你消失了,不再打電話問我起床了沒,不再問我可不可以幫你打字,不再唸我怎麼又喝冰水與咖啡

每天早上起床,都期待能再接到你的電話,讓我從你離開我們的這場噩夢中醒來。

這個世界是如此的虛幻又真實,你應該要存在,但你卻離開我們了。

好想知道,你到底去了哪裡?那個世界美好嗎?你在那裏開心不開心?有沒有認識很多朋友?

理智與情感的距離,看似很近,其實非常遙遠;

理智上,我知道我永遠看不到你了,情感上,我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這幾天走在路上,都會希望你就出現在街角;這陣子每天回娘家幫忙媽媽處理事情,經過你跟媽媽的臥室,我都還會希望瞥到,你在床上睡午覺的身影

我拼命重讀生死學方面的書籍,尋求我對你離去的理解與接受;一直以為,我讀過好多這方面的書籍,當有天面對家人的離去,我會有著比別人多一點的釋懷

死亡是另一個生命的開始,我應該要感到為你欣喜,慶賀你的重生;

但是,這真的好難,不管我讀得再多,了解得再多,發生時,還是椎心刺骨的痛

我揣測著,你多年來投身宗教,比一般人明白生與死,但當自己面對時,你是甚麼感覺?是不是跟我一樣感到茫然無措?

你曾說過,你總努力以你的方式,當一個好兒子. 好爸爸,也認為自己做得夠好了,但父母不肯定你,小孩也不肯定你;

爸,其實你一點都不完美;不管如何,即使我曾經因為某些事對你感到怨懟,但,你是我眼中最好的爸爸,也是最正確的爸爸;因為你,才有我,我的思想與種種一切;你對我的影響,遠遠超越了那些言語上的肯定

謝謝你給予我的一切,賦予我的生命,讓我有機會得以出現在世上,感受生命帶給我的所有;我對你的感激無以復加,只嘆我沒有機會繼續報答你

我會努力當一個好女兒,好媽媽,好太太,好朋友,好員工,所有我可以努力辦到的角色,請你一定要放心地去向前走,不要因為我們的傷心,對我們有太多牽掛;與你有關的記憶,會跟著我繼續走下去,陪伴我度過每個日子,就好像你仍然在我的身邊一樣

願你的來生,能夠得到所有你想要的,也願我有機會,能在無數次的來生中,再遇到你

我知道我們一定會再相遇


今天是爸爸離開後的頭七,晚上家人們安排了法事,圍繞在爸爸牌位前祝禱;我留在家裡照顧小小哈,讓小小哈爸前往參與,媽媽又特別警告我,身為孕婦,不要出入停放太多其他遺體的場館內;所以我無法過去。

我想爸爸今晚應該有回來看看我們吧!以他的現在的"狀態",我想他若要瞬間從館場移動到我家都不是問題。這麼想,對於至今,我都無法過去看爸爸,就感到又釋懷一點了。

    全站熱搜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