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天凌晨 發燒+嘔吐

七月最後一週弟寶放學回家,不像之前一樣,進門就嚷嚷著肚子好餓催促我趕快開飯;平常都是很快就扒光一碗,飯後還吵著要吃一堆水果又要喝牛奶的他,很異常地吃了一口晚飯就說他吃不下了,爸連哄帶騙才讓他吃完。

當晚入睡後不久,弟寶數度爬起來喊肚子好痛跟腳痛,量耳溫果然是發燒了,給他戴上貼著暖暖包的頭巾,再加上背部兩塊暖暖包,幫他後背按推;半夜三點多,他又起來還伴隨幾聲咳嗽,我直覺有點不妙,他可能快要吐了,馬上帶他衝出房間。

還沒走到廁所,說時遲那時快"啪"一聲,他口中噴出了當天吃下的所有的晚餐。

我連忙把孩子的爸叫醒,請他帶弟寶去換洗,我則趴在地上做後續善後清潔;早知道他晚餐喊著不想吃就不要逼他吃了,地板上除了還沒消化的穢物,還黏黏油油的很難擦得乾淨,讓我來回擦了至少二十遍,擦完後天已經亮了。

第一天上午 低燒+肚子脹+食慾不振

早上五點半,弟寶吐完明顯精神變好,燒也退了,不願意再躺回床上睡。怕他再繼續吐,我還在房間擺了一個他們挖沙用的小水桶備戰,還好整個晚上只吐了一次。

吐完後他還是說肚子會痛,早餐也完全沒胃口,為了讓他可以好好休息,我把他帶回床上躺,肚臍上也放了一塊暖暖包,等於前後包夾他的胃,安撫一陣子他又入睡。

跟幼兒園請了假,聽說另一個大班同學也因為昨晚半夜爬起來吐而請假,就醫說是諾羅病毒感染。我想弟寶可能是同樣的症狀,若真是諾羅,那恐怕會吐個兩天,而且諾羅也是沒有特效藥,只能依靠支持療法讓身體自癒。

以下摘錄自衛生福利部網站:

諾羅病毒感染引起之症狀主要為噁心、嘔吐、腹瀉及腹絞痛,也可能合併發燒、寒顫、倦怠、頭痛及肌肉酸痛。
一般而言,年紀較小的幼童嘔吐症狀較明顯。症狀通常會持續1至2天,之後就會逐漸痊癒。

是否有治療諾羅病毒之特效藥?

A:

目前並沒有治療諾羅病毒感染的特效藥,治療最重要的原則是適度補充水分與電解質,以防止脫水和電解質的流失。家中有嬰兒或幼小孩童的家庭可在一般藥局購得口服電解質溶液,以備需要。

 

弟寶10點起床吃了兩小口麵包,就說肚子太脹吃不下,我想讓他腸胃休息一下也好,就沒再強迫他吃,怕他體力不濟,餵他喝了半條正官庄人蔘膏,以及兩匙薑粉。

中午的午餐他也沒胃口,而且又開始發燒,體溫始終維持在38.5左右;哥哥小小哈下午要去上美術課,我也不能獨留弟寶在家,只好拿出陳封已久的娃娃車讓弟寶坐,搭捷運送他們一起到美術教室。

可能因為發燒又沒吃什麼食物,弟寶體力明顯不濟,竟然願意乖乖坐在娃娃車上1個多小時等哥哥下課。

即使天氣炎熱,但因為頻繁出入冷氣場所(美術教室跟捷運站),我依然是給他戴有暖暖包的頭巾,背部的暖暖包也是貼著,中間流汗馬上擦拭處理。

發燒出汗的同時也必須不斷補充水分,以免脫水或產生其他問題。

下午接哥哥下課後,弟寶說肚子比較不痛了。回家後煮了一點稀飯,晚上他也吃了半碗。
下午的體溫後來降至37度左右,沒有嘔吐,沒有肚子痛,體溫逐漸恢復,是好情況。

晚上聽到跟哥哥一起患病的大班學姊,因為爸媽都要上班無法請假,今天上午到學校後又吐了三次,老師只好打電話請爸媽再接她回去;弟寶今天已沒再吐,上午雖然體力跟食慾都還沒恢復,下午後整個狀況就越來越好;弟寶沒有服用任何藥物,包括退燒藥,只有吃人蔘膏,薑粉跟表飛鳴,卻恢復得很快。

當晚他也睡得很安穩,雖然肚子還是會脹,會悶悶的,但已經不像是第一天發作時的絞痛。因為康復的情況良好,所以頭部跟背部的暖暖包晚飯時就卸下來,肚子悶脹感沒痊癒,只剩肚子上的暖暖包還留著。

第二天 痊癒

早上弟寶恢復以往習慣,早上醒來就吵著肚子餓,麵包吃了一個,怕他會吐,連續兩天都不敢給牛奶,見他已經有體力喊餓就給了一杯,幸好喝完無事。

接下來整天都正常,肚子不痛不悶也不脹,食慾恢復平常。


特別聲明:

所有使用原始點治療方式,都需要在了解原始點的基本理論與操作手法後,才能實行病患身上,不建議貿然只憑此文就自行操作。
生病還是需要就醫,在已確認是何種病的情況下再斟酌自身情況,選擇適合自己的醫療方式

原始點基金會網站
http://cch-foundation.org/

原始點案例影片
http://cch-foundation.org/list/?206_1.html

原始點理論手冊
http://cch-foundation.org/list/?12_1.html

 

原始點治療紀錄相關文章:
第二次運用原始點:發燒+咳嗽+喘
第一次運用原始點:孩子鼻竇炎
開始使用原始點契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ristine 的頭像
Christine

記憶的形狀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