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從滿20歲可以開始投票時,印象中我投過的幾次票,都是被老媽押著去

過去家中一度債台高築,僅憑老媽微薄的基層公務員薪水養活全家,公務員的學費補助,讓我跟弟弟得以不靠就學貸款,半工半讀下還能順利念完大學

老媽的思維總停留在黨國時代:『我們是靠國民黨的奶水長大的,她總認為,當我們一家走投無路時,是國民黨給老媽一份收入才得以生存(事實上付她薪水的是人民,不是黨),但老媽長期在政府組織中被洗腦,他們那個年代的人從年輕被洗腦到老,可以理解她何以對黨如此的感激與忠貞

過去每逢投票日,我會按照老媽暗示的候選人,乖乖前去投票,慢慢地我開始不鳥她的明示或暗示,不是投廢票就是亂蓋一通,最後索性到投票當天,直接謊稱跟朋友有約,早早落跑出門!

老爸是長期的黨外運動支持者,常跟老媽為了哪一黨有問題而互相爭執;長期處在這種氛圍下的我很厭惡政治,因為政治議題把我媽搞得歇斯底里,讓我們不得安寧

我好幾年都不曾投票,也不關心政治;我覺得兩黨都一樣爛,台灣愈來愈沉淪,我的一票也無足輕重,我想除非這個島毀滅,不然不會有甚麼新的改變

我的很多朋友都跟我一樣,對於政治亂象感到無力,也不聞不問,這些人介於35~45歲之間,多半都是社會的白領階級,不錯的大學或研究所畢業,有一份穩定且超過22K甚多的收入,不管有沒有在台北置產購屋,生活多半衣食無虞,但是他們沒有比年輕人日子舒適到哪裡去

這個年齡層的人大多數已組織家庭,面臨到的問題是父母的衰老,孩子的出生,未來老的小的養育費用,還有自己中年的職場不確定性;青年人高喊22K日子過不下去,我們這些所謂的"壯年人"雖然不只領22K,但是我們也過的不是太開心

有孩子的,托育費用一個月可能高達兩萬甚至更多;有買房的,房貸基本上一個月三萬起跳,加上可能還要給長輩的奉養金,兩個夫妻拼命賺,到了月底看看結餘,却往往有一種錢都花哪去的哭笑不得感受台北市的房價高的離譜,沒買房的朋友再也買不起房,有買房的朋友換不了房,只能一家三口或四口窩在小房,或賴在老人家的房子不走;想住大一點的房,不退出台北市也不是那麼容易。被別人戲稱"天龍國"的人們,其實過得一點都不天龍,要遠離家園又是另外一個痛苦的抉擇

這是壯年人的悲哀,處於上有高堂,下有待哺孩兒的夾心餅乾生活,望著高房價與不知幾年才能還完的房貸興嘆

我們這群不關心政治也不愛投票的壯年人,在去年太陽花運動中,受到了不小的震撼;我們看到了青年人為了他們的理念走上街頭,不管那個理念究竟是對還是錯,相對於只會躲在FB按讚的我們來說,青年人實際走上街頭的行動力,才是改變一切的開始

太陽花運動那次,很多朋友開始轉載大量太陽花運動的相關訊息,私底下通常不會談論政治的我們,也開始討論起本來沒興趣了解的服貿與貨貿,甚至有些朋友還攜家帶眷,頂著豔陽跟著上街頭靜坐

這些年輕朋友的行動與熱情,讓我們這些所謂步入中年的人,想起我們也曾經有過的青春與理想;這種理想曾幾何時,早已淹沒在工作與家庭

媒體上說,這次選舉是年輕人的反撲;媒體只講對了一半,我認為這次選舉讓大家跌破眼鏡的另一種能量,是一向對政治冷感的我們,也就是30~40歲世代的傾巢而出 

以我來說,選舉當天我真是馬不停蹄。一大早拎著老二去看病,中午趕緊把車進廠保養,把小孩帶回去安頓好睡午覺後,下午趁著小孩休息時,換自己跑去醫院看病,中間幾乎沒有一刻喘息

孩子的爸說:不要去投票了吧!好累!沒差我們兩票啦!

我馬上板起臉來說:不行,這次不管怎樣都一定要去投,不能輸給二十幾歲的人啊!我一邊勸孩子的爸去投票,一邊還用訊息提醒同一選區的朋友趕緊去投票

這次選舉,我第一次在公園趁著溜小孩的時候拉票,第一次在投票前到處勸不投票的朋友們出來投票,第一次在投票當天確認朋友們出來投票了沒,孩子的爸跟朋友笑說我是政治狂,連喝個喜酒都要問同桌的人戶籍是不是設在台北市

我不是這麼瘋狂的人,事實上我很討厭有人試圖跟我拉票,就像我老媽過去對我做的事一樣;我覺得一個家庭主婦似乎每天看著孩子成長,寫寫部落格,說些自己跟孩子之間的小確幸,也就已經夠了,大家想看到的家庭主婦也差不多就是這個模樣 

但是這次,我覺得我們應該要做點什麼。

年輕人為了他們的未來,都願意走上街頭了,我難道不能為了我的孩子做點事情嗎?想當初十幾二十年前,我大學剛畢業時,我的起薪還能拿到28K(而且我還是在低薪的傳播業),現在的政府竟然告訴我們,未來的孩子們只能拿到15K,這是甚麼跟甚麼?!難道我們忍心看著孩子,在未來的二十年後,也跟現在的青年人一樣走上街頭?

開票當晚,我跟朋友在Line開聊天室互相討論打氣,看到我們支持的候選人勝選,大家興奮之情真是溢於表,我一點也不意外這次投票結果懸殊是如此之大,因為我身邊本來都不投票的許多朋友,全部都上街投票了!這種現象一定不僅只是出現在我的周遭而已

雖然只是選個地方首長與議員,但這次的選舉,可以給執政者一個警惕,做不好,即使是家庭主婦也會投出憤怒的一票!

我不知道柯P會不會比郝龍斌做得更好,但我知道這是一個改變的開始

我們這群家庭主婦或菜籃族、或職場媽媽們,沒有偶像崇拜,沒有造神運動,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孩子,我們會一起監督新市長,有沒有讓台北市變得更好,如果沒有,四年後我們會再投下憤怒的一票。

願孩子們能活在一個比我們更美好的時代

創作者介紹

記憶的形狀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aNa2
  • 選前幾天我看政治文吵來吵去看到睡不著,因為北市主要會贏的兩個人選坦白說我都不滿意,覺得都很爛,最後只是投給了比較沒那麼討厭的那個。台灣現在只有立場沒有是非到了一個很驚人的地步,而有閱讀與理解障礙的人之多,加上網路不實訊息的病毒式傳播,把只有立場無是非更是擴張到了極致。

    我的看法是這次選舉結果唯一的正面貢獻,其實只有大家覺得政治人物做得不好的就下台換人這檔事。套句馮光遠說的,如果不支持某人中華民國就會滅亡的話,每四年中華民國就滅亡了一次,上次不是才剛滅過,現在又要滅亡了嗎?但大多數網民不把別人的意見當意見,不允許有與自己不同的聲音,讓我覺得這跟控制言論已經相去不遠了。是人都會犯錯,百慮也難免一疏,將政治人物神話信仰化,實質上跟某個北方的共產國家國民唱歌說領導人是上天派來的神之子太陽之子的概念已經很接近了......

    不過我知道這歪風還沒到頂就是了。


  • 我的感覺跟你是一樣的,也是都不滿意,最後我投了反向票,就是因為過度厭惡一批保持某種意識型態的人,而把票投給比較不厭惡的,又或者他的主張也真的確實有吸引到我。

    不過我比較傾向相信很多人還是有自己的判斷能力,但因為彼此成長背景與思考方式的問題,所以想法與立場有所以歧異是在所難免,每一種聲音都是需要被尊重的就是。

    這次我比較驚訝的現象是媒體跟網民的造神運動,我覺得這會讓每個被造的神,步上基哥的後塵:希望被神化的人,久了不要真的把自己當成是神了才好。

    睡前不要看口水戰的內容啊~早早洗洗睡,身體好!

    Christine 於 2014/12/14 15:2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