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念私托的弟寶,在我們抽中公托後,對於要不要給他轉學,陷入抉擇

弟寶念的學校是公辦民營,是屬於政府單位內設置的幼兒園,但課程規劃全權由外包廠商設計,只要單位同意即可,與一般坊間公辦民營的幼兒園有差異。

弟寶目前念的幼兒園,有幾乎同等於公托的低廉收費(五年前約6000元上下/月,近2年8000上下/月),又有私托的緊湊課程規劃;哥哥小小哈2歲進入幼幼班就讀,小班開始每周都有英文課,陶藝課樂高等等才藝課程;中班開始學習數字,大班開始學習小一數學跟ㄅㄆㄇ正音;大班畢業升小一前,他已經把小一上學期的數學課程全部學完

它價格合理、課程豐富、重點是,老師把小孩帶得極好;小小哈就讀時;學習到很多有趣的東西;上了小學後,還被老師稱讚字寫得很漂亮,進度跟得上,也得到學業優良前幾名。

我們都相信這家幼兒園對哥哥小小哈成長,發揮了正面影響,弟寶交給,我們也放心。

弟寶延續哥哥腳步直到大班畢業,大人跟小孩不用重新適應,是我們原定的計畫。

會去幫弟寶抽公托,著實是不得已。

幼兒園原本承接的業者跟主辦方發生了一點問題,後來決定不承接;公開招標了半年,沒有廠商領標,直到年中都還沒確認廠商為何,只好發通知給家長,建議另覓他途或者改抽公托。

一部分家長就近找私托預繳下學期訂金,我們家附近,口碑好的私托幾乎額滿,中班生要插班不是那麼容易。

害怕屆時沒學校可念,只好硬着頭皮去抽傳說中,很難中籤的公幼,沒想到竟然還給抽中。

抽中後隔一個月,學校又說找到業者,可以續辦了!原來的老師也可能全數留任。

這下真讓人掙扎!可以繼續念是很好,只是公幼豈是想抽就能抽到?真要放棄這個機會?

純粹莫名直覺,我總是認為抽中公幼就轉學至公幼。

倒是孩子的爸爸,雖然聽說新業者可能會漲不少學費(一個月由八千多漲至一萬多),因他擔心害羞怕生的弟寶,換校後會發生適應困難,所以想讓弟寶繼續留在原校。

家中長輩聽聞後,也是一致反對我們把弟寶轉去公托
老人們彼此間口耳相傳公托沒教甚麼整天在玩』,還舉出三叔公六嬸婆等等的說法,說他們的鄰居還是誰的孫子,就是念公托後,小一完全跟不上。

我是覺得可能念公幼或公托的孩子,上小一時,確實比起提早起跑的私托孩子,需要花較多時間適應課業,但總是會跟上。小小哈班上有九成都是該校公幼直升,也沒見他們有跟不上的問題;除非這些念公幼的同學們,上了小一後完全沒在學習,不然一直都跟不上的這種情況根本不可能。

老人反對歸反對,我們也只是納入參考,在還沒收到兩邊學校的註冊單時,都還能逃避不想這個問題

到了七月中,我開始焦慮怎麼還沒收到公托註冊單上網查也沒有得到相關訊息,只看到北投國小附幼的網站上貼出,會在7/23陸續掛號寄出公幼註冊單;我想台北市的各校應該時間點都會差不多,果然我們在7/21就收到弟寶的註冊繳費單,繳費單期限是8月15日前要完成公幼繳費,否則棄權。

巧的是,收到公幼繳費單當天,爸爸就被弟寶幼兒園園長約談,說新舊業者需交接學生名冊;弟寶符合『眷屬』資格得以入校,但優先資格是以父母在該單位服務的一等親為主,新業者要重新審核我們的資格,要再附上親屬證明。

弟寶過去不須證明就能入園,是因為哥哥入園時已經通過眷屬資格審核;換了新業者,再加上今年已有接近100個員工家庭在排隊,必須重新清查學生名單也是迫於壓力。

親屬證明說難不難,說簡單還不簡單。我們不是二等親以內資格,要出證明,至少要印四、五個人的證件才行。

既然已經有公幼門票在手,何必要麻煩這麼多人為我們出示證明,何況後面還有那麼多人排隊等著入園;我們既然已經有其他去處,何苦卡住一個位置不放,除非是真的沒校可念,再去求爺爺告奶奶,還說得過去。這下子,我們毫無懸念,只有轉公幼一途了!

除了不想麻煩這麼多人,還有一個疑慮,新業者的課程規劃據說跟舊的園方完全不一樣,是走坊間公辦民營路線。

既然是公辦民營,其實就是等同於公托跟公幼,這樣我們繼續留園的最大誘因"課程差異化"也跟著消失;我並不清楚究竟公辦民營跟公幼,在教學理念上是否全部雷同,但我想這兩者跟私托作法有很大差異。

雖是已別無選擇,內心還是感到有種淡淡的哀傷。對於這家兩個孩子都念過的幼兒園,一路走來我們也有著滿滿情感;弟寶原本孤僻內向的性格,因為在學校交了很多好友,也慢慢開朗不少;如今,又要再適應一次新環境,未來會如何,讓我感到些許擔憂。

下了決定後,內心感到很不安,不知道這個決定是否正確?抽了一張牌卡,得到這張:

 

明智的決定

一直覺得,會離開這個學校,並能順利轉至公托,都是上天的安排。

一般人幼兒園念到一半,就發生下學期可能學校辦不下去的情況,還真不常見!而被通知後,還能馬上抽到公幼,更不常見。

但心裡總是有篤定的感覺,相信即使弟寶不能繼續就讀原校,也能有好的歸處。

而上天既然讓我們抽到公幼,就要轉學吧!宿命論的想,這冥冥中都是被安排着走。

照理來說,我們原本就是舊生,既然續辦,豈有不念的道理,但偏偏就出現「資格再審查」的這個條文,然後又有一張現成的公幼入園通知擺在眼前。怎麼選,似乎就很明白了不是?

這張牌是在告訴我,平靜的接受這個改變。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ristine 的頭像
Christine

記憶的形狀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