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簡介上是這樣子寫的:

「兩個女大學生一天之內的遭遇,以一場墮胎意外作為開端,鋪陳一個女孩為友情付出勇氣,並在社會傳統與人性背叛之間掙扎...」

看到這部片子的簡介時,說真的我壓根不想去看,感覺很沉重,對吧?

女大學生.墮胎.勇氣.傳統與人性背叛...光是閱讀文字就讓人喘不過氣,一向秉持看電影就是要輕鬆愉快的我,沒想到最後還是去踏進戲院看了。

不管在任何時代背景,任何國家,相信女性在面對意外懷孕與墮胎這各議題,都是無助與不安的,只是在較為自由民主進步的國度,或較為開放的社會體制下,女性的不安可以比較容易找到出口(但那個出口,依然還是不在男性身上),且可以被逐漸遺忘與撫平的(比如,有良好的診所與醫療),但旁人看待的眼光不管時空轉變,依然是負面與罪惡的,所以女性在不該懷孕卻懷孕時的心情,不管自古至今或是任何體制下都是一樣的,這是身為男性很難體會的一種複雜情結;也許現在的大學生比較沒有這樣子的問題,否則也就不會有九月墮胎潮這樣子的社會現象,這麼說並無意去貶低現在年輕人的價值觀,只是好奇現在年輕一代對於碰上懷孕這樣子的狀況的看法是什麼,是否會比我這個世代的人灑脫一點?是不是夾娃娃這種事,就跟發現考試被當掉必須要重修,事實上感覺是差不多的?

夾娃娃這件事本身就夠讓人精神崩潰(如果沒法很灑脫的話),再碰上假設夾娃娃的行為本身屬於違法,不但沒有醫院願意幫妳做,甚至被發現後還會讓妳鋃鐺入獄,這時候我想不管是誰都沒法很灑脫了!所以片中懷孕的女大學生嘉碧塔,只能尋求密醫,而密醫又掌握整個扭曲不平的體制趁火打劫,強迫懷孕的嘉碧塔,以及為了幫助她到處奔走的女室友歐蒂莉亞,與他進行性交易。

看到這裡我們都不禁納悶,怕懷孕就戴保險套就好了,為何片中的角色都一副不小心就會中獎的表情,最後還把自己搞得這麼悽慘。

原來是80年代還在共產體下管控的羅馬尼亞,男人不能戴套,(或許避孕藥也是禁藥)而且每戶還規定至少得生四個小孩;不知這是哪門子把人當豬養的什麼鬼規定,據說當時因為這種規定不小心懷孕的女性,透過私下非法夾娃娃而喪命者就高達50萬人。

當歐蒂莉亞問他男友,假如懷孕的是我你怎麼辦?歐蒂莉亞男友幾乎無法回答。如同夾娃娃之於女性,懷孕之於男性一樣,不管時代變遷或是制度如何,這都是一個會讓男人瞠目結舌的問題。

當妳告訴一個男人(目前設定都不是妳老公),妳懷孕了,猜猜他會有什麼反應?

通常,比較合理的狀況,他都不會出現欣喜若狂的表情,或是馬上掏出戒指套到妳手上,如果妳真的這麼想,我只能說妳被好萊塢影片洗腦太嚴重;就算他會表情掙扎地,緩緩地,從口中幽幽地吐出一句:"我...我會負責!",那口氣也彷佛是把槍抵在一個人質的腦門上,逼他不得不吐出那批貨到底藏在哪裡的準備慷慨就義的感覺;倘若不是出現以上反應,那他一定是騙妳的。為什麼我敢斬釘截鐵這麼說,因為我認識很多碰過這種情況的男人,偶爾他們會晃神忘了我的性別而吐露不想讓女人知道的真實感受,碰上這種事他們通常腦海裡只有一句話:

「ㄍㄣˋ!怎麼這麼衰?...」

(當然,身為女人的妳,可能腦海裡第一句浮現的也是這句話,但是男人只有這句話,其他的沒有了。)

歐蒂莉亞很清楚知道,她眼前的這個男人不過就是一個正常男人,這種事情似乎唯一可以依靠的只有女人,那也就是之所以嘉碧塔要依靠她的原因,而她也義無反顧的挺她到底,甚至在被迫在性交易時也參上一腳。

導演處理她們在飯店裡墮胎與性交易過程的畫面,既寫實又驚悚,重點不是在於導演重現了什麼,其實沒有什麼,比在學校看健康教育課恐嚇妳不能墮胎的影片,以及那些男人們愛看的做作A片簡單很多,最多只是幾個裸露的鏡頭,以及看起來不是很衛生的器具,會讓妳感到內心碰撞糾結不已的,主要還是在於三個角色的對白及表情,以及那些細微動作與情緒展現,那些感情的變化讓妳感到哀傷與害怕;準備墮胎的嘉碧塔本來是膽羞怯且怕生的,卻在最後變成冷漠與無所謂的只求事情趕快結束,而歐蒂莉亞本來是旁觀者協助友人解決問題,最後卻變成自己的問題而無法自拔的必需奮戰到底。 

片中沒有談到男人扮演什麼角色(似乎嚴格說起來或許就是,袖手旁觀者,加害者,與自以為是者),我不知道男人看了這部片子會有什麼感覺,似乎有人會把它當作是驚悚片來看(怎麼那麼寫實),或是悲情片來看(這兩個女人也太慘)。

當然拉高一點來說,可以說這部片子談的是:父權體制下受宰制女性的無奈,這麼去看待這部得獎無數的影片會人家感覺妳比較有深度;但是對於平民老百姓的我們來說,其實有一個更棒的問題讓我們來反思:「要是妳是歐蒂莉亞,妳會怎麼做?」(這是走出戲院時,男性友人問我的問題,真是好問題!)

要是妳是歐蒂莉亞,也許妳會為了妳的好友去奔波籌錢,去尋求密醫,去掩飾去說謊,但是妳有可能拿肉體去換取好友危機的解除?

如果說我不會,似乎顯得我太薄情寡義,但如果我說我會,那是不是又顯得我太過隨意?停了五秒,我還是說:Yes!!

談到拿肉體換取什麼這件事,有人是因為愛情(不要跟我說妳不付出,愛情就能長保穩固,除非彼此都是虔誠某教教徒,或是妳是劉耕宏他老婆王婉霏);有人是因為錢(比如特種營業之類的工作),有人是因為本身就喜歡這麼做,也不想換取什麼,anyway,相較之下為了友情也沒什麼好驚奇的吧!

滿口的仁義道德都比不上解人的燃眉之急,更何況講得超然一點,肉體就跟金錢一樣乃是身外之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只有靈魂永遠與我們同在。

我不是鼓吹夾娃娃自由以及肉體買賣論,不管是誰都不該用任何觀點去看待或主宰別人怎麼對待他/她的選擇與意志,如果用這種眼光去看待別人的某些行為,那麼我們跟80年代羅馬尼亞的那些扭曲的共產制度,為女人帶來的無形壓力與迫害有什麼不同?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