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的尾聲了。有了小孩的日子,時間過得非常快;本來每年都要寫一點年度總檢討,慚愧的是,一整年都在帶小孩中度過,好像沒有甚麼特別的事情好檢討的,如果硬要檢討,大概會是奶瓶沒洗乾淨,或是早上爬不起來這種不值得一提的事,寫出來,恐怕這篇文章沒人讀得下去,那麼,就來寫點一般人感興趣的,就是去哪裡跨年。

有了小孩後還能去哪裡跨年?

我們沒瘋狂到把那麼小的小孩,帶去跨年晚會人擠人,原來的計畫是,在家裡生看電視轉播,本來是十分乏善可陳的跨年活動,結果在跨年前兩天,接到了小小哈的大姑姑來電。小小哈的姑姑邀約大家去淡水福容飯店跨年,公婆也預計在跨年夜當天跑到台北跟我們會合,所以我們就一家興高采烈的出發了!

從捷運淡水站出來跳上計程車直衝福容飯店。

照片 1.JPG   

到達飯店已經是晚上六點,但小小哈的大姑姑還有表哥,還在台中前往台北的路上。本來想去飯店外的餐廳用餐,但因為時間已太晚,全員到齊後就直接搭電梯到福容2樓的餐廳用餐。

電梯裡,小小哈念國一的表哥,抗拒的說他不想吃Buffet,想吃路邊的香雞排。我跟小小哈爸安慰他,當然是Buffet好吃,等吃完Buffet我們再陪他去買消夜。

他淡淡地說:「我每天都在吃Buffet啊!吃得很膩!」

聽到這句話,我們彼此互看一眼,不自覺的一口同聲問他:「每天吃Buffet?」。

他媽媽聽到我們的對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大概是覺得他怎麼可以這麼講話,況且哪有每天吃Buffet。我們驚訝之餘,也意識到,身為名醫之子的他,過著比他人稍微優渥的生活,吃Buffet的機率本來就比一般小孩高的許多,真的有可能一個月就會吃上幾次;小孩的形容詞很單純,每天就代表頻繁的意思吧!

不知道小小哈以後會不會也這麼說:「我每天都在吃火鍋啊!吃得很膩!」(因為他老媽我非常愛吃鍋)但吃鍋感覺比起吃buffet,真是一整個遜掉了!

進到餐廳後,肚子餓到整個沒有心思拍照,坐定後就開始猛吃;小小哈可能了解我的心思,非常識相的整頓飯都纏著他爸爸,讓我得以不斷往我的胃裡塞食物。不知道是太餓還是怎樣,福容的Buffet雖然樣式不多,但水準超乎我預料的好!尤其是德國豬腳跟牛排,真的可以吃上個好幾盤,非常過癮。

小小哈的阿嬤跟小小哈的姑姑,偶爾用疑惑地眼神看我暢快吃喝。心裡可能在想,我們家這位媳婦是怎麼一回事?怎麼把小孩放給爸爸,自己大口開心吃肉?真的不是我刻意不管小孩,小孩此刻要找的人不是我,我想裝賢慧也沒得裝啊!

我們住在10樓,是兩張雙人大床的房型。福容的房間很大,小小哈在裡面可以恣意奔跑。浴室使用的是不是甚麼飯店自有品牌的沐浴用品,整套都是歐舒丹,非常高級。

重點是這台意式濃縮咖啡咖啡機,之前在別的飯店連美式咖啡機都沒看到過,更何況還是espresso!真是嚇到我了!小小哈的爸知道我愛喝咖啡,進房後特別幫我沖了一杯,沖出來的咖啡很好喝,一般美式沒得比。

  照片 1.JPG  

不愛喝咖啡的人,旁邊還有三種茶可以沖泡。

照片 2.JPG  

 吃飽飯後,一行人晃到漁人碼頭夜遊。夜晚的福容飯店格外有情調氣氛,隔壁的情人塔更顯得璀璨耀眼。跨年夜,漁人碼頭的訪客非常多,連豪大大雞排都排滿了人。

夜遊漁人碼頭.jpg  

一路上跟小小哈的表哥與表姊聊了很多,記得當年我跟小小哈爸還沒結婚時,小小哈的表哥才念小四,他當時還是穿著小YG,在飯店內跑來跑去叫我舅媽的小鬼,現在竟然變成了隨身拿著iPod聽著賈斯汀的青少年。真是時光飛逝,看到他就覺得自己老了好多。

小小哈的表哥一路上追問我喜歡哪個英文歌手。我腦海裡只有浮現麥克傑克森還有瑪麗亞凱莉這兩個古人(本來還有空中補給,但我想他應該連聽都沒聽過)。果然他除了麥克知道以外,瑪麗亞他以為是菲傭之類的名字。

他喜歡的歌手除了女神卡卡跟賈斯汀這種台灣媒體比較常報導的,其它的我一個都不認識。第一次體認到甚麼叫做世代的差異,本來還以為我自己是很樂意吸取新知,趕上時代潮流的中年婦女;但我錯了,小孩的世界太寬廣,台灣的新歌手我都沒認識幾個了,更何況有的小孩還走國際化路線,哪有美國時間去趕上他們腳步。

講完歌手,我們聊到他未來的讀書計畫:他說大學絕對是要去國外念。我問他為什麼,他說台灣的大學都太爛,老師水準很差,國中老師的英文講的比他爛。我是不知道台灣大學都太爛這個觀點他是打哪來,他後來補充說,他覺得現在考很低分也能進大學,大學生素質都很差,所以他才這麼認為。的確是如此,不過我沒特別想要對他說甚麼,他才國一,他只能很片面得從媒體接收到一些訊息。

而且,他的親戚中除了我們,幾乎都是移民美國,他除了從小就學英文以外,常常去美國度假,跟美國的親戚也用英文對談,學校不可能每個英文老師,都有如他這樣的成長環境。他會這麼想也並不奇怪。

後來我們聊到房子。他忽然提到他某個長輩回國後,花了1.5億買了一間豪宅。那個長輩當然不是我們這邊的長輩。

我是早就知道此事,但聽到他親口跟我說這事,頓時不知該回答甚麼,只好說:「真厲害!」本來以能在台北市購屋感到欣慰的我們,頓時覺得自己真是窮斃了!

小孩很直白的天南地北暢所欲言,卻是聽得我這個舅媽一臉尷尬;這個孩子的世界,簡直沒有窮人啊!1.5億說得彷彿跟1500元一樣輕鬆,我們這些長輩在他眼中,現在看起來似乎彼此沒有不同,但等他長大了,他就會發現,原來舅舅跟舅媽,就是他的世界裡的窮人,除非我們中樂透,他的表弟小小哈,也永遠不可能擁有跟他一樣同樣的資源。

想到這裡,內心忽然覺得有點感傷,不是因為覺得自己窮而感傷,嚴格說起來,比起很多有一餐沒一餐的人來說,我們已經是幸福到不可開交,只是忽然覺得,跟這孩子,雖然是至親,但卻是不同世界的人,這是一個無法跨越的鴻溝,也許我們會因為是親戚的緣故,把這個部分隱藏得很好,但那終究是事實。

一個失婚朋友的女兒,有次我們一起上餐館,吃一百多塊的義大利麵,見到她那天滿臉的開心,後來才知道,她最期待的就是吃義大利麵。那個朋友單親養家,很少有機會帶小孩上餐廳吃飯。

但今天,即使我們坐在一人將近一千塊的餐桌上,也看不到小小哈表哥有甚麼驚喜歡樂的神情;不是他故意要這樣表現,孩子的表現原本就是這樣毫不掩飾,當然也不會矯情配合同桌的人。非常確定他對於這種餐點,真的是吃得很膩。

每年農曆新年,除了紅包之餘,都會想要送外甥們一點小禮物,價格不高卻是親手挑選,可是當我聽到小小哈表哥的小學同班同學,在畢業時送他一台iPod當紀念時,忽然不知今年過年該送他甚麼,才能帶給他們驚喜了。該不會是一台mac book吧?(待續

下一篇:2011,淡水福容飯店家族跨年(中)-情人塔好浪漫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aNa2
  • 當然是哀鳳四A史( ̄▽ ̄)~*
  • 我這舅媽是無業遊民呀<("""O""")>

    Christine 於 2012/01/15 23: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