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哈出院在家隔離了兩天,週日下午帶他去公園放風,他開心得不得了

害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就在小小哈週四才剛出院,週五睿睿的狀況就開始變得很嚴重,考量週六上午醫院沒有適合的醫師可看診,想等到下週一再帶睿睿去看小小哈的主治醫師。

但就在週日早上六點多,我準備餵睿睿喝奶時,一摸到他的臉,驚覺睿睿可能發燒了。

拿出耳溫槍量,體溫38.1,確實是發燒了,趕緊抱著睿睿,跑到隔壁房間叫醒把拔;我們拿出吸鼻涕的蛋寶寶幫他用食鹽水蒸鼻子、拍痰,拍完痰後,他咳出了一大口綠綠的痰,又咳到吐奶,應該是發炎的很嚴重;把拔一邊幫忙一邊打瞌睡,顯然也很累,我讓他先回房陪小小哈繼續睡覺,以應付接下來可能隨時就會早起的小小哈;我繼續清醒觀察睿睿.約一個小時後,睿睿體溫退回37度左右,餵他喝了點奶,食慾很差,喝不到100c.c.又沉沉入睡了。

忙到早上八點多,我趕緊奔跑到家裡對面的7-11購買青菜跟米,想要煮粥給小小哈當早餐吃。

自從睿睿出生後,我們就很少開伙。睿睿還小,怕被傳染流感,平日不敢帶著他常搭捷運外出去生鮮超市補貨;就算補貨回來,恐怕也無暇開伙,所以我們全家已連續三個月餐餐都吃外食;還好對面有7-11,雖然它所販售的食材價格,比超市貴很多,但過個馬路就到很方便,尤其偶爾睿睿在睡覺,不方便帶他一起出門,仗著距離近,我一個人還有辦法快去快回,在七、八分鐘以內完成採買。

買回食材料理完畢後,就直接丟入電鍋中燉煮,待小小哈起床後就有熱騰騰的粥可以吃。

下午給睿睿吃了一點藥,看起來狀況還是很糟糕。愛笑的他,怎麼逗都笑不出來,雖然沒發燒,卻一直嗜睡,足足睡了六個小時都無法清醒;雖然已經沒再發燒,似乎還在可以繼續觀察的範圍,但到了下午五點,我覺得若今天半夜若狀況突然惡化,半夜急診對我們更麻煩,決定馬上奔去急診室。

到了急診室量,護士量睿睿體溫38.2,又燒起來了!醫生聽完他的肺部,觀察他的呼吸,認為睿睿已經變成"腹式呼吸",有呼吸窘迫的現象出現,要我們照X光檢查肺部;照完後看片子確定是肺炎,要立即辦理住院。

其實在帶睿睿前往醫院的途中,我跟把拔心裡都暗自感覺,睿睿恐怕是被哥哥傳染了,也許等會兒檢查後會住院也不一定,只是我們彼此都沒有把這樣的想法說出來,畢竟也不希望它會成真。

醫生聽到哥哥小小哈才剛因肺炎住過院,問小小哈是不是黴漿菌感染的肺炎?我們說他做過細菌培養,但培養不出任何東西,醫生診斷應該是支氣管發炎之類的。

也許因為我們彼此心裡有數,所以,當醫生跟我們說,看X光片睿睿應該是肺炎時,兩人的反應並沒有很大,只有苦笑了一下說:

「唉,怎麼哥哥住完院換弟弟,兄弟輪流接力。」

醫生打去病房幫我們詢問床位,聽到我們說哥哥才剛出院,必須居家隔離,同情我們的辛苦,就說要幫我們再打去詢問「新生兒中重度病房」可不可以收睿睿

新生兒中重度病房會將寶寶與家屬隔離由醫院24小時照顧,平日我們只要在特定時間過去訪視即可,對於我們家中還有一個剛出院必須居家隔離的小孩,這樣的安排對我們最好。

醫師問病房護理師,睿睿才三個月又剛滿十二天,是否可收?(可能新生兒病房只收沒滿三個月的寶寶吧?)好險,新生兒中重度病房還剩一個位置,也願意收;之後醫生跟她們又講了一些術語,可能是她們問醫師,可不可以讓睿睿跟其他寶寶住在一間,醫師表示沒關係後,我們就被安排帶睿睿去吸蒸氣,吸完蒸氣後就有人領我們上樓去病房簽署一些文件。

簽完文件後,睿睿很快地就被護理師領走,要我們先在病房外等候。

IMG_0284  

看完住院文件,發現睿睿的主治醫師並不是剛剛急診的醫生,而是另外一個醫師,而這個醫師之前我曾帶小小哈給他健診過,對他印象不是很好,原因跟專業度沒關係,而是他回答關於小朋友的問題,都感覺都有點模玲兩可。

當我正大聲地抱怨這段往事時,忽然我眼前的電梯門緩緩打開,那位我口中讓人不滿意的醫師,竟然就站在我們面前;那個樓層很安靜,現場也只有我跟把拔兩個人,那位醫師應該已把我對他的評論聽得一清二楚。

頓時三個人都尷尬不已。

在一陣尷尬的氣氛中,醫生過來自我介紹並開始解說睿睿的病情,我也只好裝鎮靜地當作甚麼事都沒有發生。

然而他這次的說明,還是如同先前我與他接觸過的感受一般,讓我不大滿意。

我問他:「請問這麼小的baby,是否需要立即使用抗生素?」

他的回答是:「會用,也是照書上指示的安全劑量使用。」

我們真正想聽到的答案是,這麼小用了真的安全嗎?會不會有甚麼副作用?我們當然知道醫生會依照他所讀的教科書上說的,安全方式使用啊!

我問:「那要用多久?」

醫生:「要看狀況。」

我:「那要住院多久?」

醫生:「要看狀況。」

真的覺得不是我太嚴苛,而是這樣的回答有幾個家長可以接受?

之前小小哈的主治醫生,會以她臨床的經驗,明確地告訴我們抗生素的使用會用多久,住院住多久,甚麼樣的情況下必須使用抗生素,以及甚麼樣的情況下可以出院;這些揣測性的回答,說穿了也等同於「要看狀況」,但起碼能帶給我們多一點了解,減少不必要的擔心。

把拔安慰我說這位醫生只是不擅長應對,不懂家屬想要知道的是甚麼,不代表他的醫術有問題,他的風格就是屬於「實話實說」,比較不懂得包裝而已。

因為不能換醫生,也只好對自己說但願如此。

醫生講解完離開後,剛剛抱走睿睿的護理師,拿了睿睿換下的衣服給我們;睿睿住院期間一律穿著醫院的衣服,也不需要家人準備任何東西,只要送母奶過來即可。

在醫院睿睿可以24小時得到很好的照顧,我並不擔心,但想到睿睿要一個人住在這裡,我的心情很難過卻也沒有辦法,家裡還有一個哥哥小小哈,這樣對我們全家都是最好的方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記憶的形狀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