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小小哈時,一點都不擔心月子中心問題,那年生育率又創下低點,月子中心冷冷清清。

 

但我們家二寶碰上龍年生子潮,加上油電雙漲.萬物齊漲,台北市月子中心也一起大漲!過去一日平均大約5500的房型,近日都已經飆到6600,而且還搶訂一空,定價上更開始出現7000、8000,甚至9000的房型,也一位難求。

 

儘管今年我可是足足提早了八個月,就開始未雨綢繆坐月子的事宜,但眼下便利的地點,大概可能也都沒房,而大多都是超過8000元的房間,我也實在無法接受這個價格。

 

另外一個方案是請人到府做月子,就可以兼顧大寶小小哈;但家裡多出來的房間,一直沒裝上冷氣,不巧小小哈爸想裝的型號正值大缺貨,也不知何時可到貨;等到確定冷氣可買到,屆時再來尋覓約訪月子婆,恐怕為時已晚,總不可能讓月子婆跟哈底迪都不吹冷氣,或者他們吹冷氣我不要吹、又或者讓他們去睡客廳?

 

小小哈對於陌生人有很強的防備心,一時半刻不可能跟月子婆培養出"玩在一起"的情感,即使請了月子婆,我白天晚上都不用照顧哈底迪,卻可能要親自盯著精力旺盛的小小哈;到府坐月子這個方案對我完全行不通,打住不再想。

 

於是,回到我的老方案,去我的老地方。登記住房時,醫院的護理長跟我說,生子潮登記大爆滿,到時恐怕要在病房自費等上好幾天,才進得去月子中心;看樣子,我也只好抱著等待的決心了!

 

因為小小哈的關係,坐月子的考量又顯得複雜許多;若屆時他沒去上學,坐月子那段時間,他白天就無人照顧,也不可能整天都把他關在月子中心;就算想這樣做,月子中心也無法接受。

所以我就想,何不先商量公婆,來我們家裡住幾個禮拜,協助照顧小小哈。

 

以為公婆會一口答應,萬萬沒想到,他們希望小小哈過去跟他們住一陣子,不想住在我們家。小小哈爸當場反對。

 

反對的原因是,驟然讓小小哈離開家裡,到一個陌生的環境去居住,小小哈一定會嚴重適應不良;而且公婆的作息又是早睡早起。所謂的早起,可不是一般的早,而是屬於古人「聞雞起舞」的時間,約莫凌晨三、四點;而且公婆除非碰到下雨刮颱風,幾乎每天都會上山運動;想想寒冷的冬天,小小哈可能半夜就被揹出去,實在有點讓人擔心。

 

最近,發生了一件事情,讓我們更不放心把小小哈留在鄉下

 

有天照例回到公婆家我跟小小哈爸因晚上沒睡好,待小小哈早起後,就直接請公公幫忙看顧,我們倆人躺回床上補眠。

 

婆婆剛好那天上午外出做志工,小小哈就由公公一個人照顧。三個小時我們起床後,倒也沒見發生甚麼事

 

下午,小小哈爸的妹妹.妹夫帶著小孩回娘家;大家坐在客廳聊著聊著,公公突然說,早上因為風勢變大,他急著要上三樓收衣服,就給了小小哈一片餅乾,要小小哈坐在樓下一個人等,沒想到小小哈真的很乖,就乖乖坐在那邊吃餅乾;但他下樓後,發現小小哈被蚊子叮了一個大包,讓他很心疼。

 

他想表達的是兩件事:「這孩子很乖」還有「該死的蚊子叮我孫子」。但是我們其他人卻聽得一身冷汗。

 

公婆家一樓的大門,一向都是敞開的,外面就是車水馬龍的大街,兩歲的孩子,就一個人坐在客廳?萬一他忽然跑出去大街上呢?外面的車子可是一台台的疾駛而過呀!又或萬一他走出去,走丟了呢?又或是有人走進來,把他帶走了呢?

 

聽完公公的陳述後,我的臉色開始大變,礙於大庭廣眾下,公公的女兒女婿還有其他外孫,都在身旁,還是得尊重一下老人家的顏面,即使內心大喊"OH! My God!!!",還是忍住不吭一聲。

 

倒是小小哈爸的妹妹,馬上變臉地說:「怎麼可以把兩歲的小孩單獨放在樓下!」

 

公公開始辯解他只是離開一下就馬上下來,完全不會有問題之類的話;但不管他怎麼說,小小哈爸的妹妹都馬上予以駁斥,我聽了雖沒吭聲,心裡也實在無法接受。

 

我最後很小心地說了一句:

「爸,不管以後要去哪裡,都可以牽著他去,不要他單獨放在一個地方。」

 

公公被他的女兒批鬥後,一臉悻悻然;他會不會就此聽我們的話?嗯,不見得。

 

老人家的心裡一定是認為,以前你們這些小孩,還不是都這樣給我帶大的?我以前都這樣做,你們也沒有怎麼樣啊?而且,那個年代的男人,小孩都是丟給老婆管的,根本沒有太多照顧小孩的經驗;所以他會這麼做,我雖然不認同,但可以理解他的行為


所以我當下的感覺不是生氣,更不想責怪公公甚麼,比較多的內疚是自己貪睡,把小孩讓公公照顧。
把小孩交給長輩照顧,若出了問題要怪誰?若怪長輩,說真的長輩也是蠻衰的吧!
有時候也不能盡是只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想。

 

看著坐在我一旁玩耍的小小哈,忽然有種失而復得的感覺,心裡產生了一種"即使在親戚長輩家,也不能讓小孩離開自己視線太久"的想法;小孩終歸還是要自己看顧最保險,不要便宜行事。

 

有了這次事件,我們當然是更加希望公婆若協助照顧小小哈,要在我們可以掌控的空間內,也就是在台北的家裡;至少台北的住家空間比鄉下的透天厝小很多,站在廚房就可以瞥見到客廳,有甚麼聲響可以馬上聽見;公婆不熟悉台北,也不會常出去趴趴走,就不會發生只有一個老人顧小孩,又要同時做其他事,有顧此失彼的情形。

 

只是,公婆雖願意幫我們照顧個幾週,卻似乎不大願離開他們的老家,直嚷著要我們把小小哈放在鄉下

 

站在長輩的立場,願意幫忙照顧孫子,地點卻還得依照他人要求,是否太強人所難?
也許是的,他們沒有義務或責任,非得幫我們照顧孫子不可,更不要說得要按照我們要求的方式照顧


站在我們的立場,如果公婆願意幫忙,可以減輕我們"少年人"的負擔,至少那一個月,我們倆人可以專心坐好月子跟上班,費用上我們也不是抱著"吃定家人"的想法,該補貼的費用也會補貼,絕對不會讓公婆做白工


目前小小哈爸跟公婆的溝通,陷入了瓶頸,小小哈爸個性也倔,碰了釘子後,就再也不想提這件事,跟公婆的關係也發生了一點疙瘩,這時我最好是保持緘默,免得又火上加油,橫生枝節

 

至於我這邊,除了拗我那有求幾乎必應的媽媽,屆時跟公司多請幾天假來幫忙,不過不管怎麼請,又不是她生小孩,總不可能要她去連續請好幾個禮拜;至於我爸近年身體不好,當初又極力反對我們生二寶,更不可能請他來看顧小孩


橫豎孩子自己生的,還是要自己想辦法吧!就像小甜甜卡通歌曲的歌詞一樣:


「每一個孩子都勇敢,每一個孩子都樂觀,自立自強有信心,前途光明又燦爛!」

 

    全站熱搜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