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週一早上的主管會議,都讓我想到電視上演的宮廷劇。

所謂的主管會議,就是大家輪流對老闆報告一圈,老闆似懂非懂的點點頭,然後再提出一些問題,這種流程很像電視上我們常常看到的皇帝早朝,先從位階低的開始出席報告,皇帝聽完會表示一點意見,唯一不同的事,電視上皇帝的意見聽起來都很有參考性,但是我的老闆(這裡暫時賦予他一個代號B.L.),他常常說出一些讓我們人仰馬翻的話。

臣子通常旁白只有一兩三句,皇上就可以馬上了解臣子想講得內容,但是我們B.L.,通常我們講十幾句,他也聽不懂你報告的內容,更可怕的是,如果有任何問題,只要你報告就是你的問題。

「這個禮拜我們發生了一個狀況,就是公司的專線斷了,資料沒有備份」
(豈稟皇上,由山海關通往嘉裕關的長城斷了)

「專線斷掉,你為什麼不備份?!」
(長城斷了?你為什麼不弄個小橋檔著先?)

「ㄟ…這..老闆,我….我…我不是網管人員」
(皇上息怒,我…我..我是文書官,不是修長城的)

「你還找藉口!」(扥出去給我斬了~~~~)

「&*#$%^&**………..」(皇上饒命~~~~~~~~~)

碰到這種狀況,解釋也不是,不解釋也不是,對標榜所謂資訊或數位服務的公司而言,老闆不知道專線斷掉這件事情該由誰負責,實在是一件很離奇的事情,就像是賣豬肉攤的老闆,不知道豬肉要跟誰批來賣是一樣的道理﹔更離奇的是,他除了不知道以外,常常質疑錯誤的窗口人員,試圖繼續扮演無知的皇帝下去,導致每週一會議上演的橋段,都是滿清末年的腐敗時期。

那位報告的同事,煞時就像誤闖入森林的小白兔一樣,露出青黃不接的表情
﹔當然,在場一向無情慣了的同事們,自然不會有人出面理會這愛自找麻煩的小白兔,也包括小白兔的主管副總大人﹔一旁的副總大人,正努力地把頭偏向背後的牆壁,似乎很努力地在檢查牆壁有沒有污損。

大家心理都在默默竊笑著:『你這個笨蛋,不說就沒事了吧!哈哈!』

我心理雖然僅存著那麼一點正義感,但是看到全場鴉雀無聲的驀然,想想現在距離年終還有兩個月,實在不應該有過於逞英雄的表現,因為老闆嘛!你期望他會因為你當著大家的面前指正他的不是,就認為你見義勇為,頒給你守望相助獎嗎?尤其尤其,我的老闆B.L.,他最討厭的就是員工明明很懂,還要在他的面前裝懂,他最喜歡的就是,當他說了一堆可怕的建議之後,你要能隱忍住你快要仰天長嘯的衝動,對他說一句:「是,您說的沒錯」,那樣,你就成功的在這家公司立足了! 

不瞞大家說,其實我也做過這樣的事,雖然事後也曾對自己的行為感到非常不齒,但當我轉頭看到,那常常繼續發呆,照三餐跟其他網友MSN的副總大人,如果不昧著良心壓制住說真話的衝動,怎麼可能有機會爬到跟他同樣的位置呢?想到這點,就慶幸還好以前表演學成績不錯!

主阿,你可以原諒我的不見義勇為吧!?最重要的是,你可以原諒我的老闆B.L.嗎?就看在他把無知的皇帝演得很好的份上,饒了他的笨蛋吧!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