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小孩到學校,在走廊遇到老師,遠遠的,只跟他點頭而已,沒進一步交談。

我也沒送到教室門口,在穿堂就跟哥哥道別了。

放學後,哥哥說老師跟大家宣導,請家長送到校門口就好了,不要送到教室。

我想,這句話應該是針對我們吧!

除了開學前兩天以外,我都是站在教室樓下,看著他上樓後走進教室前廊才離開,但對於他的老師來說,我還是一個太過媽寶的家長。

我並不想當這麼媽寶的家長,也不是不想放手讓孩子獨立,只是學校在我眼中,不是很安全的地方。

警衛亭沒有在校門口就做好把關,每個家長都能送孩子進校園。

只要有大人進出,難免在管理上會有漏洞,特別是學校的警衛也不是個個都盡忠職守;我就看過警衛早上只顧著跟義交聊天,完全不管門口走進去的是家長還是職員,這個時候即使跑進甚麼人,我想他也不會注意到。

再者,如果校方或老師的立場,是反對家長送孩子進校園,為什麼不在警衛亭就阻攔,落實好這個規則? 

少子化緣故,公立國小每個班級只有20個人左右,人數更少的如我們學校,諾大的校園只剩下12、3個班級,整棟大樓有超過三分之二是空教室或是儲藏室。

樓梯間因為白天節能問題,有一半是陰暗的狀態,要讓小孩穿過這些陰暗無人的角落,才能到達他的教室,再加上門口偶爾恍神聊天的警衛,我完全無法安心!

早上在校園內穿梭的家長人數,比老師還要多,當然我也是其中之一,所以,如果校方無法徹底限制每個家長進出,無法落實好校園安全,只是不斷要老師跟家長宣導"不要送孩子到教室"根本大有問題!

幾天前,我照常送哥哥到教室樓下,目送他上樓後正準備離開,哥哥忽然從二樓叫住我,我想說發生甚麼事了,上樓到教室門口一看,走廊外聚集了幾個同學,快8:00了,教室門還沒打開,老師遲到了!

我安撫現場同學的情緒,告訴他們等老師來開門,不要亂跑。當我說完正正準備轉身離開時,老師剛好站在我後面。

可以想像老師的謎之音:這位媽媽,妳竟然又給我出現了啊妳!

我急忙跟老師點頭,打算要開溜時,老師淡淡的在我身後說了一句: 「妳還是不要送到教室門口比較好

呃,現在是怎樣?

我之所以會站在教室門口,還不就是因為老師遲到沒開教室門嗎?

看到他們班幾個女生,因為不能進教室,在走廊跑來跑去,哥哥看到門是鎖上的,甚至還有點慌張,焦急的叫我去看;我都還沒說老師什麼,老師倒是先發制人。

學校並未規定家長不能送孩子進校(我想老師的眼睛很正常,她看得見其他家長的存在),但可是有規定老師到校時間吧?

當著孩子的面不想跟老師爭辯,我勉強擠出一點笑容回答說"好",迅速離開。

老師的堅持點是,父母該放手讓孩子獨立,孩子才會成長。

但什麼樣的情況下可以放手?

把一個不會游泳的小孩,放進腳踩不到底的池子裡,是一種放手,也可以說是一種謀殺。

我小學時,除了小一開學第一天有媽媽陪伴,接下來六年,每天都是自己走路上學。

不是我媽特別要培養我獨立自主的精神,是我媽必須工作,沒空陪我上學。

而且當時的社會氛圍,自己走路上學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

那個年代的治安,比現在好,很少隨機殺人又自稱精神異常的人,但還是有很多危險;我在小一就遇過一次,放學時被一個怪叔叔硬拖到暗巷,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甩開他。

真不敢想像,當初如果我沒機警的掙脫會發生什麼事。

回家告訴媽媽,我以為她會像電視上的媽媽一樣,反覆檢查我有沒有受傷,但她只是一臉不可置信的回答我:「喔,沒跟他走就好」。

我媽放手的非常徹底,隔天我還是必須自己上學。她可能認為,既然我已經掌握了逃生的技巧,如果再碰上怪叔叔,我應該也是熟能生巧。

我媽這種方式,放在現在很多標榜要放手讓孩子獨立,孩子才能成長的一堆言論中,她應該堪稱是一位「有遠見、懂得放手的教育家」吧!

我媽絕對可以提出一個獨到的教育觀點是:

「不要害怕女兒碰上變態,只要讓她碰上一次,就會學習如何面對,而自然成長了!」

但我真的因為那次被變態硬拖的經驗,而成長了嗎?

我只知道我每天上學都抱著恐懼的心情,那個怪叔叔的身影,彷彿隨時出現在校門口窺伺著我,這種陰影,直到小二因為搬家轉學,離開那間學校才消失。

不要說只是讓孩子自己從校門口走到教室了,我當然也想讓小一的孩子,自己從家裡走到學校,如果這個社會夠安全,我有什麼理由不想這麼做?遲早有一天我不會再接送,但絕對不是對於一個只有6歲的他。

如果校園夠安全,我為何不想讓他自己走到教室?

老師沒想過為何有一部分的家長不願就範,為何學校不能堅持立場,為何警衛敷衍了事。

老師一套做法,校方一套做法,出事了再來整個校園安全大檢討?

那為什麼同樣的校園,有的家長可以放心把小一生放在校門就離開,而我辦不到?

我不是超高標準,校園安全最基本的,不就是進出管制嗎?

我不能臆測別的家長想法,可能他們覺得這樣的校園已經很安全,就算可能有漏洞,反正我已經把小孩送進那個大門了,所有的安危就是學校該負責。

我是認為,學校要禁止家長進入就全面禁止,只有孩子跟老師沒有其他人,再加上嚴謹的警衛,才是所謂夠安全的環境。

以前我上班公司的警衛,每天早上就站在公司大樓門口,看大家身上有無帶識別證,沒帶一律不能進出公司。公司裡可都是成年人,有的男同事還壯得跟熊一樣,但學校裡個個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孩子,大部分的導師都是女老師。

警衛就這樣放任大家進出,只要有牽著孩子,就放行,也不管進去的跟出來的家長,人數是不是符合,有沒有人躲在學校裡沒有出來。

北投歹徒持刀闖入校園殺害女童的事件,造成多少恐慌,我想學校還是沒有記取教訓,只能家長自立自強。

因為老師不斷在課堂上宣導,不要讓家長送孩子進校,所以哥哥好幾次要求我不要進學校,我不想他為難,答應他兩個禮拜後,就會讓他自己進校。

但我應該還是會站在他身後,確認他已經上樓並且朝教室方向走,我才會離開吧!

我對學校的安全,抱持高度不信任,以前還真沒想過,小學的門禁比我想像中還鬆散。

有某些團體一直呼籲學校不該用圍牆。

沒錯,學校的確不需要圍牆,因為有心人士可以直接從大門進去,哪還要爬牆?

創作者介紹

記憶的形狀

Chris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